关闭

正文

第二回 做寿文才传佥士口 充幕友身入宰相家(一)

绿野仙踪

作者:李百川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9/04/16

词曰:班杨雄略,李杜风华,听属求笔走龙蛇,无烦梦生花。才露爪牙,蒙权臣招请, 优礼相加,群推是玉笋兰芽。

    右调《菊绽黄金》
    
话说冷于冰生了儿子,起名状元儿,至此时将愁郁开放,瞬息间又到了乡试年头。于冰要早入都中,揣摩文章风气,二月就起了身。先在旅店内住下,又叫柳国宾、陆永忠二人寻房;寻了几处,不是嫌大,就是嫌小,通不如意。前此住得王经承家房子,又被一候送官住了。一日,寻到余家胡同,得了一处房子,甚是干净宽敞,讲明每月三两银子。房主子姓罗,名龙文,现做内阁中,系中堂严嵩门下办事的一走狗,凡严嵩父子赃银过付,大半皆出其手,每每仗势作威福害人。他这房与他的住房止隔一墙,通是一条巷内出入。国宾等看的中式,回到寓处,请于冰同去观看。于冰见外院正中是一座门楼,门楼内有两扇屏门。转过屏门,看上面是一堂两屋,三间正屋:东西厦各有房;南面是三间厅子,倒也宽敞。各房里都是漆桌椅、板凳、杌子等项俱全,又是新油洗出的。房后还有厨房几间。于冰看了,甚是中意,随即与了定银并茶钱。次日早,即搬来住下。过了两天,柳国宾向于冰道:房主人罗老爷就住在西隔壁,每天车马盈门,看来是个有作用的人;早晚大爷中会了,也是交识,该拜他一拜才是。于冰道:我早已想及于此,但他是个现任中,我是个秀才,又年少,不好与他眷弟帖;写个晚生帖,我心不愿意。国宾道:世途路上何妨。做秀才且行做秀才的事,将来做了大官,怕他不递手本么?于冰笑了。到次早写帖拜望,管门人将帖留下,以出门回复。于冰等了三四天,总不回拜,甚是后悔。直到第五天,大章儿跑来说道:隔壁罗老爷来拜!于冰见写的是眷弟帖,日前晚生帖也不见璧回。少刻,柳国宾说道:罗老爷已到门前了!于冰整衣相迎,但见:一只猫眼睛,几生在头顶心中;两道虾米眉,竟长在脑瓜骨上。谈笑时仰面朝天,交接处目中无物。鱼腮雕口短胡须,绝象风毛;猿臂蛇腰细身躯,几同挂面。两人到庭上,行礼坐下,龙文问了于冰籍贯,又问了几句下场的话;只呷了两口茶,便将钟儿放下,去了。于冰送了回来,向国宾等道:一个中也算不得甚么显职,怎他这样个看人不在眼里?国宾道:想来做京官的都是这个样儿!于冰将头摇了摇,心上大是不然。又过了七八天,于冰正在房中看文字,只听得大章儿在院外说道:罗老爷来了。于冰嗔怪他骄满,随口答道:回他罢,你说我不在家!不意罗龙文便衣幅中,跟着两个鲜衣俊秀的小子,已到面前。于冰忙取大衣服要穿,龙文摆手道:不必!于冰也就不穿了,相让坐下。龙文道:忝系房东,连日少叙之至!皆因太师严大人时刻相招,又兼各部院官儿絮咕,把个身于弄得无一刻闲暇。前日匆匆一面,也没有问年兄青年多少。于冰道:十九岁了。龙文道:好!又道:年兄八股自然是好的了,不知也学过古作没有?于冰道:二者俱无一。龙文道:弟所往来者,仕宦人多,读人少。年兄是望中会的人,自然与他们有交识,不知此刻都中能古作者谁为第一。于冰道: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。晚生和瞽者一般,海内名士谁肯下交于我?况自入都,从不出门,未敢妄举。龙文将膝一拍道:咳!于冰道:老先生谆谆以古作是求,未知何意?罗龙文道:如今通政使赵大人文华,新授了工部侍郎,他止有一个公子,讳思义,字龙岩,今年二十岁,赵大人爱得了不得,凡事无不从其所欲。这公子酒色上倒不听得,专在名誉上用意。本月二十九日,是他的诞辰,定要做个整寿。九卿科道内,已有了二三十位与他送屏,他又动了个念头,要求严太师与他编寿文,做轴悬挂起来,夸耀夸耀,烦都堂王大人道达了几次。严大师与赵大人最好,情面上却不过,着幕宾并门下走动的人做了十几篇,下是嫌誉扬太过,就是嫌失于寒酸,总不象他的体局口气,目下催他们另做。我听了这个风声,急欲寻人做一篇,设或中他的目孔,于我便大有荣光。于冰笑道:凡人到耄耋期颐之年,有些嘉言懿行,亲朋方制锦相祝,那有个二十岁就做整寿的道理?龙文道:如今是这样时势,年兄倒不必管他;只是刻下无其人奈何!于冰道:自宰相公侯以及于庶人,名位虽有尊卑,而祝寿文词,写来写人,不过是几句通套誉扬话,倒难出色。这二十岁人题目既新,看来见好还不难。龙文笑道:你也体要看得太容易了!太师府中,各样人才俱有,今我采访到外边来,其难可想而知!于冰道:就这止用太师身分,与一二十岁同寅于侄下笔就是了。龙文道:大概作家通知此意,只讲到行文便大有差别;年兄既如此说,何不做一篇领教?于冰道:如老先生眼前乏人,晚生即做一篇呈览。龙文道:好!但是离他寿日,止有五天,须在一两大内做便,才好早些定规。干冰道何用一两天!于是取过一两张竹纸来,提笔就写。顷刻而就,送与龙文过目。龙文心里说道:这娃子倒敏捷,不知胡说些什么在上面。接过来一看,见字迹潇洒,笔力甚是遒劲?词傥牡溃嚎陀形偎究粘つ辛沂佬质僬,征言于余,问其年则仅二十也。时座有齿高爵尊者,私询于余,曰:古者八十始称寿,谓之开秩,前此未足寿也。礼三十曰壮有室。今龙岩之齿甫壮矣!律之以礼,不得以寿称也,明甚!且人子之事亲也,恒言不称老i闻司空赵公年仅四十有五,龙岩二十而称寿,无乃未揆于礼乎?曰:余之寿之也,信其人非信其年也。诸公曰:请述龙岩之可信者。曰:余之信之者,又非独于其人,于其人之友信之,所以深信于其人也。诸公曰:因友以信其人,亦有说乎?曰:说在《小雅》之诗矣!缎⊙拧纷浴堵姑范,《湛露》而上,凡二十有二章,其中如《伐木》之燕朋友!赌峡取、《白华》之事亲,悉载焉。盖上古之世,朋友辑睦,贤才众多,相与讲明孝弟之谊,以事其君亲类如此。由此观之,则事亲之道,得友而益顺,岂徒在盥漱馈问之节哉!龙岩出无斗鸡、走狗、打弹、击丸之行,入无锦帐、玉萧、粉黛、金钗之娱,惟以诚敬事亲为务,亦少年之鲜有者乎?察其所与游者,皆学优、品正,年长以倍之人,而雁行肩随者绝少。夫老成之士,其才识必奇,其操行必醇谨,其言语必如布帛菽粟,可用而不可少,此非酒醴之分所能罗致也。今龙岩皆得而友之,非事亲有以信其友,孰能强而寿之哉!昔孔子你不齐已有父事者三人,可以教孝;有兄事者五人,可以教弟;有友事者十二人,可以教学。余于龙岩亦云。宫、贵、寿均所自有,而余为祝者,亦为与其友明事亲之道,自服食器用,以至异日服官莅民之大,无不恪尊其亲而乃行焉,庶有合于《南陔》、《白华》之旨,而不失余颂祷之意也。如是即称寿焉,奚不可?诸公曰:善!余遂之,以复于客。后有观青,其必曰:年二十而称寿者,自余之与龙岩世兄始。龙文从首到尾看了一遍,随口说道:少年有此才学,又且敏捷,可羡,可畏!我且拿去着府中众先生看看如何。于冰道:虽没什么好处,也不至文理荒谬,任凭他们看去罢。严大师问起来,断不可说是晚生做的。龙文道:他的事体甚多,若是不中意,就立刻丢在一边,断不至同起年兄姓名来。放心,放心!说罢,笑着一拱而别。又过了两天,这日于冰正在院中闲步,只见龙文从外院屏风前入来,满面笑容。见了于冰,先作一揖,遂即跪下去了;于冰亦连忙跪扶,二人起来就坐。龙文拍手大笑道:先生真奇才也!日前那篇寿文,太师用了。果不出先生所料,竟问及先生姓名,大抵有着实刮目之意,小弟日后受庇无穷!左右已将先生名讳,在太师前举出;府中七太爷也会写字,他说先生的字有美女簪花之态,亦欣羡得了不得。小弟心上快活!说罢,又拍手大笑起来。于冰道:这七太爷是谁?龙文将舌头一伸道:先生求功名人,还不晓得他么?此人是太师总管,姓阎,讳年,是个站着的宰相;同今九卿道,有大半都称他是萼山先生。说着又将椅子与于冰椅一并,向于冰耳边低声道:日前我在七太爷前,将先生才学力保举。他说府中有启先生是苏州人,叫做费封,近日病故?滔掠腥司偌隽诵矶,又未试出他们才学好丑,意思要将此席屈先生,托小弟道达此意,黄金难买好机绿也!先生以为如何?” 又言:大后日是太皇后的祭辰,此日不理刑名,不办事务,大师也不到内阁去,正是个空闲日子;着我引先生到府前守候,准备传见等语。说罢,又将于冰的臂轻轻的拍了两下,又大笑道:小弟替先生快活,明年一甲第一是姓冷的了!于冰道:我是读人,焉肯与人作幕宾?龙文道:先生差矣!先生下场,莫非为的是功名,这中会两个字,固要才学,也要有命,就便拿得稳,将来做官,也出了太师手心否?这机会等闲人轻易遇不着,设或宾主相投,不但说中会,就是着先生中个状元,也不过和滚锅中爆个豆儿相同,何有费力?先生还要细想,还要着实细想!于冰低头沉吟了半晌,说道:先生皆金玉之言,晚生敢不如命!龙文大喜,连连作揖,道:既承俯就,足见小弟玉成有功。只是称晚生,真是以猪狗待弟;若蒙不弃,你我今日换帖做一盟兄弟何如?上冰道:承忘分下交,自应如命;换帖乃世俗常套,可以不必。龙文道:如此说就是弟兄了!一定要扯于冰到他那边坐坐,连柳国宾等也叫了去,不想已设下丰盛的席;又硬扯于冰房内见了妻子,两人叮咛妥当。到第三日绝早,于冰整齐衣冠,同龙文到西江米巷在相府大远就下了车。但见车轿马迹,执帖的,禀见的,纷纷官吏,出入不绝。龙文叫于冰打点了一片至诚心,又盘算问答的话儿。等到交午时候,不但不见传他,连龙文也不见叫。陆永忠买了几个点心充饥,心上甚是烦燥。又过了一会,方见龙文慢慢的走来说道:今日有工部各堂官议运木料起造明霞殿,又留新放直隶巡抚杨顺杨大人吃饭;褂……”话未完,只见好几顶大轿从府中出来,里面坐的是衣蟒腰玉之人,开着道子,分东西两路去了。龙文道:我再去打听打听!于冰等到日西时分,门前官吏散了一大半,方见龙文走出来,说道:七太爷不知回过此话没有,老弟管情肚中饥饿了。于冰道看来不济事,我回去罢。龙文道:使不得!爽利等到灯后,方不落不是……”正说间,猛见府内跑出个人来,东张西望,大叫道:直隶广平府冷秀才在何处?太师爷要传见哩!急得龙文推送不迭。于冰走到那人跟前,通了名姓,那人把手招,引于冰到二门前,又换了两个人引道;于冰跟定了那人到一处地方,见四围都是雕栏,那人说道:略站一站,我去回复。少顷,见那人用手相招,于冰到门前一看,见东边椅子上坐着一人,头带八宝九梁幅巾,身穿油绿色飞鱼貂氅,足登五云朱履,六十以外年纪,广额细目,一部大连鬓长须。于冰私忖道:这定是宰相!上前先行拜跪,然后打躬。严嵩站起来,用手相扶,有意无意的还了半个揖,问道:秀才几多岁了?于冰道:生员直隶广平府成安具人,现年十九岁了,名唤冷不华。严嵩笑了,说道原来才十九岁。分付左右放个座几与秀才坐。于冰道:太师大人位兼师保,职晋公孤,为天子倚托,平治之元老;生员茅茨小儒,今得瞻慈颜,已属终身荣甚,何敢列坐于大人之前!严嵩显个爱奉承的人,见于冰丰神秀异,已有几分欢喜;今听声音清朗。说话儿在行,不由得满面笑容道:我与你名位无辖,秀才非在官者比,理合宾主相陪。将手向客位一拱,这就是其刮目了。于冰谦退再三,亲自将椅儿取下来,打一躬,斜坐在下面。严嵩道老夫综理阁务,刻无宁晷;外省各官公私禀启颇多。先有一苏州人费姓,代为措办,不意于月前病故,裁处乏人。门下屡言秀才品正行方,学富才优,老夫殊深羡爱。意欲以此席相烦,只是杯盘之水,恐非蛟龙游戏之地也!说罢,呵呵的笑起来,于冰道:生员器狭斗升,智昏菽麦,深虑素餐遗羞,有负委任;今蒙不弃葑菲,垂青格外,生员敢不殚竭驽骀,仰酬高厚!但少年无知,诸事惟望训示,指臂之劳,或同少分万一!严嵩笑道:秀才不必过谦,可于明日带随身行李入馆;至于劳金,老夫府中历来无预定之例,秀才不必多心。于冰打躬谢道:谨遵太师钧命!说罢,告退。
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目录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闽ICP备17002340号-1
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