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十一章 11拯救卡德尼奥

    堂吉诃德

    作者:[西]塞万提斯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8/12/27

    两人重新上路,他们的心情出奇的好,吃完了教士那些残羹剩饭,也算大饱口福。堂吉诃德发现一个快要烂掉的手提箱,他们打开箱子,里面有四件荷兰细麻布衬衣,还有其他一些麻布织品,一块手绢里包着不少金盾。桑乔兴奋地说:“老天有眼啊,给我们送来了外快。”他继续翻看,里面还有一本精美的笔记本和一些金钱,堂吉诃德让桑乔收起钱,笔记本给他。

    笔记本上开头写了一首像是情诗的诗,后面还有一封信,从信的内容看来主人一定是被情人抛弃了。除了信还有别的一些书稿,无非是抱怨、怀疑、奉承、鄙夷和信誓旦旦的话。桑乔对这些书稿没有兴趣,他把箱子翻了个遍,找到了一百多个金盾,他高兴极了,突然感到以前的苦难都抵消了。

    堂吉诃德突然看到有一个赤身裸体、胡子和头发都是乱蓬蓬的人在前面的山头上上串下跳。堂吉诃德想去追,可罗西南多不习惯走这种崎岖山路,步子又小又迟缓。堂吉诃德估计手提箱就是那个人的,他想去找那个人,可胆小的桑乔怕主人抛下他,坚持要和主人一起去。

    堂吉诃德骑着马走在前面,桑乔背着东西跟在后面。他们看到一个牧羊老人,牧羊老人告诫他们说这里只有羊、狼和野兽,是个危险之处。堂吉诃德问了他那个手提箱的主人的事,老羊倌说他早就发现了那个箱子,但他怕那是个祸害,也许早被魔鬼附了身,便一直没有去动它。

    牧羊人还说:“六个月前有个小伙子来过,他手里提的正是那个箱子,他外表英俊高贵,就是言行有些古怪,他逢人就打听哪里最险峻、最隐秘。他还抢了一个牧羊人的食物,我们问他来此干吗,他竟然哭了起来,我想他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刺激。我们的想法很快得到证实,他突然攻击他身边的一个人,要不是我们把他拉开,他会把那人连打带咬地弄死。他还喊:‘你这狼心狗肺的费尔南多,我要跟你算账!我要掏出你的心’大人,我们也想去找他,给他治病,最好问他有没有亲戚,好去报个信,把他领回去。”

    堂吉诃德更加坚定了寻找小伙子的信念。不过说来也巧,那个小伙子居然向他们走过来,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,我们暂且叫他褴褛汉吧。他很有礼貌地向堂吉诃德问好,像个老朋友一样文雅地拥抱堂吉诃德,然后说:“大人,虽然咱们不曾相识,但我要感谢你对我以礼相待,理当回报,然而时运不佳,唯有以美好心愿酬谢。”

    堂吉诃德说:“我了解你内心的痛楚,我发誓一定帮你排忧解难,否则我绝不下山。大人,请你告诉我你是谁,为什么要在山上像只野兽一样度日?从你的谈吐和衣着你一定是个贵人。”

    山林勇士上下打量堂吉诃德一番后说:“请看在上帝的份上,给我一点食物吧,吃完后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。”

    桑乔和牧羊人从各自的袋子里拿出了食物给他。他接过食物,狼吞虎咽地吃完后,他示意大家跟他走,来到一片绿地,他躺在地上说:“大人们,下面我要讲一个悲惨的故事给你们听,不过务必请你们不要打断我。”

    他接着说:“我是出身高贵的卡德尼奥,我爱上一个叫卢辛达的高贵美丽的姑娘。可是她的父亲不同意我们交往,但我的心已经全部交给了她,我今生非她不娶。我父亲去提亲,她的父亲却提出一个条件,就是让我陪他的长子去听从卡德尼奥公爵的派遣,我答应了。到了公爵那儿,我受到很好的招待,最欢迎我的是公爵的二儿子费尔南多,他雍容大度,风流倜傥,很快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。他把他的秘密都告诉了我,他说喜欢他父亲领地里的一位漂亮、端庄、守规矩的农家姑娘,想娶她。但谁也没想到,他占有了那个姑娘之后,欲望锐减,热情全消。他竟然提出跟我去我的家乡。

    “我向他夸耀卢辛达的漂亮、娴静和机灵。我的夸耀勾起了他想看看卢辛达的愿望。见卢辛达后,费尔南多神魂颠倒,坠入情网。他经常当面赞美卢辛达,还写情诗,我感到很不舒服,但是没有多想。他背着我向卢辛达献殷勤,直到有一天他请求我向卢辛达的父亲去提亲,我才知道他的意图”

    卡德尼奥的故事中提到一部骑士小说,堂吉诃德很来劲,可听到卡德尼奥诋毁书中的一位高贵的夫人,他又气得暴跳如雷。卡德尼奥讲到一半就犯病了,因为他的故事被迫中断,他拿石头掷向堂吉诃德,堂吉诃德仰面摔倒。看到主人挨打,桑乔攥紧拳头向卡德尼奥打去,卡德尼奥一拳把桑乔打倒,然后骑在他身上,朝着他的肋部狠狠地揍了一通。牧羊人想去解救桑乔,也被打倒了。等把所有人都打得筋疲力尽,浑身是伤,卡德尼奥才不慌不忙地躲进了山里。

    无缘无故挨打,桑乔要找老牧羊人算账,老牧羊人却说他早说过褴褛汉脑子有毛病,可他们执意要找他。结果桑乔和老牧羊人相持不下,最后互揪胡子,拳脚相加。要不是堂吉诃德劝阻,两人非得打得皮开肉绽不可。

    堂吉诃德问牧羊人到哪里能找到卡德尼奥,因为他急于知道他的故事结局。牧羊人说不知道卡德尼奥确切的栖身之处,不过,只要努力在周围找一定能找到。桑乔对这种漫无目的又经常挨拳头的征险事完全失去了兴趣,而且他又被堂吉诃德禁令不能随便说话。无奈之下,他向堂吉诃德提出想回家去,堂吉诃德便解除了他的封口令。从此,桑乔可以放心大胆地发表看法了,对今天挨了那个疯子的拳头一事,他说主人没必要去打断他的故事,他愿意诋毁小说中的人物就由他去,他愿意说某人是他的情妇也由他去,没必要和他争辩。

    堂吉诃德辩驳道:“他说的那些人都是正派人物,他竟说女王同一个医生姘居,是对女王一种极大的亵渎和侮辱。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他的神经已经不正常了。”

    “知道他是个疯子就没有必要去找他了,任他发疯吧。大家‘各扫自家门前雪,莫管他人瓦上霜’。”

    “桑乔,你住嘴。从现在起,你管好你自己的事。你听清楚,我已做的和将来要做的事都自有我的道理,完全符合骑士规则。在这方面,我最清楚。”

    “大人,”桑乔说,“咱们在这山上漫无目的地寻找一个疯子,也是骑士规则的规定吗?咱们就是找到了疯子,说不定他不再讲故事,而是把您的脑袋和我的肋骨全部打烂!”

    “闭嘴,桑乔,我再说一遍。”堂吉诃德说,“我到这儿来不仅是要找到那个疯子,而且还要在这儿做一番事业。”

    “您到底要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干什么?”

    “我要仿效阿马迪斯和罗尔丹,在这里扮成一个绝望、愚蠢而疯狂的人。”

    “我觉得他们都是受了刺激才去办傻事、修苦行的。而你为什么要变疯呢?”

    “这是有充足的理由的。就像那个疯子,情人抛弃了他,他就疯掉了。所以,桑乔,你不必劝阻。我也是个疯子,一直疯到托你送封信给我的杜尔西内亚夫人,并带来她的回信为止。如果她不理睬我,我的疯癫就会结束。否则,我会一直疯下去。”

    “上帝哟,大人,你的话让我想起您说的什么得到王国或帝国,什么按照游侠骑士的习惯给予岛屿或其他恩赐,看来全都是空话、胡诌。如果有人听见您把理发师的铜盆说成是曼布里诺的头盔,他们准得说你的脑子有毛病。要是上帝保佑,能让我见到老婆孩子,我就把它带回家去修理一下,刮胡子用。”

    正说着话,他们来到高山脚下,那座山陡峭得像是随时会倒下来。一条小溪萦绕着一块绿色草地蜿蜒流淌。草地上绿树成林,又有花草点衬,十分幽静。

    堂吉诃德一见此景又疯癫了,他高喊:“天啊,我要为我所有的不幸哭泣。噢,杜尔西内亚,你是我黑夜中的北斗星,是我命运的主宰。形影相吊的大树啊,请你从现在起陪伴着孤独的我吧。噢,桑乔,请你把我所做的一切都告诉她吧。”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