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五章 05遭遇杨瓜斯人

    堂吉诃德

    作者:[西]塞万提斯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8/12/27

    桑乔从褡裢里拿出了纱布和药膏,取下主人的头盔。堂吉诃德一看到头盔破了,顿时很生气,又胡思乱想了,他按住剑仰望天空自语道:“我要向万物的缔造者发誓,在向那个对我无礼的家伙报仇之前,我要过上像可敬的曼图亚侯爵那样的生活,他为了给他的侄子巴尔多维诺斯报仇而废寝忘食。”

    桑乔说:“您看,堂吉诃德大人,如果那个骑士按照您的吩咐去拜见了杜尔西尼亚公主,只要他不再做坏事,就不该再受惩罚。”

    “你说得没错。我收回刚才的誓言。不过在抢到一个与此头盔一模一样的头盔之前,我还要过我刚才说的那种生活。”

    “您这样做既伤身体又伤神。假如我们一直都碰不到一个身披甲胄、头戴头盔的人怎么办?您难道真的要为了实现自己的誓言而给自己找各种麻烦吗?您看看,这路上根本没有披甲胄的人,全是些脚夫车夫。他们也许从来都没听说过头盔呢。”

    “你错了,”堂吉诃德说,“也许用不了多久,咱们在这条路上就可以看到很多披挂甲胄的人,这样的人多如牛毛。”

    “但愿如此,”桑乔说,“求上帝让我们走运。让我们付出代价赢得一个岛屿,这样,我死也瞑目了。”

    “桑乔,别担心,要是没有岛屿,一定会有富裕的王国在某处恭候你。咱们先不谈这个,你把褡裢里的食物找出来,吃完好去找个城堡过夜。”

    桑乔把食物拿了出来,两人吃起来。他们急于找到一个过夜的地方,便草草吃完了那些冷干粮,骑上马连忙赶路。他们看到几间牧羊人的茅屋,决定在那儿过夜。进店后,堂吉诃德二人受到牧羊人的热情款待。

    第二天,堂吉诃德二人告别了牧羊人,便来到了一片树林。他们在树林里闲逛了两个小时,最后来到一片绿草如茵的平地上。此时正当夏日炎炎,他们在此午休。堂吉诃德和桑乔翻身下马,让罗西南多和驴子尽情吃草,他们也把褡裢里的东西吃了个底朝天。

    桑乔没有给罗西南多套上绊索,因为罗西南多很温驯,很少发情,科尔多瓦牧场的所有母马都无法让它动邪念。此地正巧有杨瓜斯人喂养的一群小母马在吃草,这回罗西南多却一反常态,心血来潮地发了情,它嗅着母马的气味溜达着走过去,要强行同母马交欢。可是,母马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吃草而不是交欢,罗西南多非但未能得逞,反被母马弄得肚带断裂、鞍子脱落,浑身光溜溜的。那些脚夫们看到罗西南多要非礼母马,便手持木棒赶来,对罗西南多一顿痛打,它被打得浑身是伤,躺倒地上。

    堂吉诃德和桑乔看到罗西南多被打,气喘吁吁地赶来。堂吉诃德对桑乔说:“桑乔,依我看,这些人不是骑士,而是一群流氓恶棍。现在罗西南多被他们打伤了,我们得为它报仇。”

    “报什么鬼仇呀,”桑乔说,“他们有二十多人,咱们只有两个人。”

    “怕什么?我以一当百。”堂吉诃德说完,持剑向杨瓜斯人冲去,有主人壮胆,桑乔也跟着冲了上去。堂吉诃德刺中了对方一个人,把他的皮衣划开了一个大口子,背上的皮也撕了一片。

    几个杨瓜斯人仗着他们的人多势众,胆子便大起来,他们手持木棒蜂拥而至,把主仆二人围在中间,一阵痛打,没两下便把桑乔打倒在地,不一会儿,堂吉诃德也被打倒了。杨瓜斯人解了气无心恋战了,把货物放到马背上迅速逃跑了。

    桑乔首先醒来,他凄惨地对主人说:“哎,堂吉诃德大人,如果您手里有那个什么布什么斯的圣水,给我喝两口吧,兴许它能治好我的伤呢?”

    “真倒霉!我手头实在没有这种圣水。”堂吉诃德说,“不过,桑乔,我以上帝的名义发誓,也许用不了两天,我们就会得到这种圣水。”

    看到桑乔沮丧的样子,堂吉诃德说:“这都怨我,我不应该向那些人进攻。他们和我不一样,不是受封骑士,也许是战神让杨瓜斯人来惩罚我。桑乔,你最好记住我的话,如果你再看到类似的无赖跟来捣乱,你应该举剑进攻,任意处罚他们。”

    桑乔对主人说的不以为然,“大人,我还有老婆和孩子要养,我可以容忍所有的挑衅,我不能听从您的指使。不管是无赖还是骑士,我都不会持剑进攻他们。”

    堂吉诃德说:“我的肋骨疼得厉害!桑乔,咱们一直走背运。如果时来运转,咱们肯定会驶进某个岛屿的港口,如果我征服了这个岛,把它封给你,你能胜任吗?肯定不行,因为你不是骑士,你连为你所遭受的侮辱复仇、维护自己尊严的勇气都没有。你设想一下,那些刚刚被征服的王国的居民,他们的情绪会平静吗?会服从新主人的指挥吗?这就需要新的统治者智勇双全。”

    桑乔说:“我也希望自己智勇双全。可是我以我父亲的儿子的名义发誓,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膏药而不是训诫。您看看自己是否能站起来,或者咱们去帮帮罗西南多吧,尽管它并不值得我们去帮助,它是造成咱们被痛打的主要原因。我从未想到罗西南多竟如此下作,我一直认为它是老实本分的唉,当您向那个欠揍的游侠骑士猛刺的时候,谁能料到会有乱棍打在咱们背上呢?”

    堂吉诃德说:“这回挨打,自然会疼得很厉害。可是想做大事就要先承受痛苦,游侠骑士的生活就是与成千的危险和不幸联系在一起的,不过,他们有可能因此成为国王,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,我对此十分有信心。在他们爬上高位之前,他们经历过各种苦难磨砺。我这样的人是可以列入这类优秀人物的行列的,桑乔,所以你别以为咱们在战斗里被打了就是蒙受耻辱。”

    “我倒没注意。”桑乔说,“当时我刚要拿起剑,肩膀就被他们的松木棒狠揍了一通,我晕了过去,倒在这个地方。我伤心的不是这顿棒打算不算羞辱,而是肩上背上被打得太疼了,那种痛真是刻骨铭心啊!”

    两人喊了几十声“哎哟”,叹了几十次气,最后才不得不硬着头皮爬起来。费了半天劲,总算给驴备上了鞍,桑乔把罗西南多扶起来,又把堂吉诃德扶上驴,套上罗西南多,拉着驴的缰绳,向大路的方向走去。他们走了不到一西里路,看到路旁有个客店,堂吉诃德又认为那是一座城堡,桑乔坚持说是客店。他们争论不休,一直争到大门前。

    看到堂吉诃德横趴在驴上,店主就问桑乔他哪儿不舒服。桑乔说他只是从高处掉了下来,脊背受伤了。店主的老婆心地善良,她赶来为堂吉诃德治伤。

    客店里有个女仆,宽宽的脸宠,粗粗的脖颈,扁鼻子,一只眼睛瞎了。另外,她长得很矮,从头到脚不足七拃。女仆帮着店主的女儿在库房里为堂吉诃德准备了一张破床。这间库房里还住着一位脚夫,他的床虽然也只是用驮鞍和马披拼凑成的,却比堂吉诃德的床舒服得多。

    堂吉诃德累坏了,像死了一样在这张破床上躺了下来。店主夫人母女俩儿给堂吉诃德全身抹上膏药,丑女仆在旁边提着灯,女主人看到堂吉诃德身上尽是瘀斑,就说这伤是打的,不像是摔的。

    丑女仆问桑乔骑士叫什么名字。桑乔说:“曼查的堂吉诃德,他是征险骑士,可以说是自古以来最优秀、最英勇的征险骑士。”

    “什么是征险骑士?”女仆不解地问。

    “你连这都不知道?世界上竟有这等新鲜事!”桑乔嘲笑道,“征险骑士就是刚刚才被人打,转眼间就可能成为皇帝。今天他可能是世界上最不幸、最贫穷的家伙,明天就可能有两三个侍从。”

    堂吉诃德听到他们的谈话,便挣扎着坐起来,拉着主妇的手,对她说:“美丽的夫人,你完全可以因为你的城堡里曾经有我这个人住宿而成为幸运儿,我并不是吹牛。你们对我的照顾我会铭刻在心。只要我一息尚存,我一定会报答你。我对天发誓,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爱着我的那个狠心的美人儿,我仿佛能看到她的眼睛。” 客店主妇三人仿佛在听天书,面面相觑,摸不着头脑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