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巫蛊之祸:戾太子蒙冤 武帝丧子

    更新时间:2009/03/08

    一个搬弄是非的宠臣,一个书生意气的太子,再加上一个杯弓蛇影的老皇帝,就等于一场波及数万人的流血惨案,一出千年扼腕的父子悲剧。巫蛊之祸,莫须有之。卫皇后、皇太子、皇太孙一脉缘何死于非命?天灾?人祸?是什么酿造了人间荒诞?

      巫蛊事件是汉武帝一朝挥之不去的阴影。

      汉武帝第一次遭逢巫蛊,缘于一幕争宠闹剧。他的第一夫人——金屋藏娇的陈皇后,无子失宠,妒火中烧,找来巫师楚服,用桐木刻成小人,写上卫子夫等一干当红宠妃的姓名,日祷夜告;诅咒她们生病不生子,得死不得幸。这就是上起王公、下至黎民,谈之色变、闻之丧胆的“巫蛊”。

      不管陈阿娇如何神神道道,卫子夫照样花容月貌,生下公主。后来东窗事发,楚服被杀,阿娇被废。所谓巫蛊,不过是人们恐惧苦闷的心魔罢了。

      对于青年汉武帝,阿娇“巫蛊”歪打正着,为他移情别恋、废旧立新找到了借口。

      心魔起满城巫蛊

      晚年汉武帝,体质越来越虚弱,身形越来越佝偻,巫蛊的魔力在他心中越来越大。老皇帝寝食难安,日夜冥想:是不是有人在用巫蛊咒我?

      悲剧揭幕,汉武帝从身边人下手。

      第一个假想敌就是战功卓著的公孙敖家族。公孙敖和卫青是少年玩伴、沙场兄弟,当年从专横霸道的陈阿娇母女密室之中,冒死救出卫青。就是这个义胆侠骨的公孙敖,太始元年(前96)春正月,因为受妻子行巫蛊之事的连累,被灭族。

      第二个假想敌又是一位公孙先生,还是一位抗匈名将——公孙贺。公孙贺随军打仗,屡立战功。转岗当上了太子舍人,陪太子读书。又封为太仆,皇家车队的大队长,亲自为皇帝驾车。公孙贺娶了皇后卫子夫的姐姐卫君孺为妻,与汉武帝连襟,恩宠日隆。

      公孙贺多次参与讨伐匈奴,两次封侯;不过,他最为脍炙人口的却是拜相。

      太初二年(前103),武帝拜公孙贺为相。鉴于此前已有诸多同僚死于宰相任上;公孙贺视相位如鬼门关,难保一朝不慎,相位会要了他的命。他拒绝接受印绶,跪地嚎啕痛哭,众皆凄然。武帝拂袖而去,公孙贺万般无奈,勉强领旨。

      这样胆小怕事的丞相,怎么会跟恶毒的巫蛊搅到一起?灾难缘于他的儿子公孙敬声。公孙敬声在父亲任丞相后,接任太仆一职。父子俱列公卿,显赫一时。这个公孙敬声跟他老父可谓天壤之别,典型的“傻大胆”,骄横奢侈,目无法纪。征和元年(前92),他擅自挪用北军军费一千九百万,被投进大牢。

      《宠信江充》中,我们讲过,北军是皇城根儿底下的战略预备队。汉代保卫京师,有长安城南的南军和城北的北军两大营盘。南军的职责范围是大内皇宫,而北军则保证长安及京畿地区的安全。北军本来就是清水衙门,工资都发不出来;皇帝和江充机关算尽,才从京城阔少那里敲来一笔军饷,一下子给你挪用了,能不怒发冲冠吗?公孙敬声凶多吉少。

      公孙贺爱子心切,急中生智,以抓捕“通缉犯”朱安世为条件,替儿子赎罪。朝廷追踪多时的朱安世果然被公孙贺抓到。

      朱安世可不是省油的灯。那些宫闱内外、纨绔子弟的绯闻丑事、黑幕暗箱,他全门儿清。公孙贺要取他性命,朱安世仰天大笑:丞相,你和你的家族就要大祸临头了!朱安世要公孙贺一家陪葬!

      朱安世狱中上书,爆料公孙敬声与卫子夫的女儿阳石公主私通,还在皇上去甘泉宫必经之路上,埋了写满诅咒的木偶人。又是巫蛊!

      年老体衰的汉武帝再也经不起这些怪力乱神的刺激,急速崩溃。

      征和二年春(前91),公孙贺父子死于狱中,满门抄斩。

      四月,皇后卫子夫之女诸邑公主、阳石公主,大将军卫青长子长平侯,也卷入其中,无一免死。

      同一桩巫蛊,旁人眼里是飞来横祸,无不叹息扼腕;心怀叵测的江充却看出了机遇,找到了门路:

      首先,“巫蛊”是汉武帝的软肋。

      话说有一晴空白日,汉武帝打瞌睡,梦见数千个木人手持木杖要攻击自己。噩梦惊魂,从此,汉武帝开始觉得身体不适,精神恍惚,记忆力也减退了。此时汉武帝已成惊弓之鸟。

      再者,“巫蛊”已牵涉卫皇后家族。

      除公孙家族外,此次“巫蛊”还重创皇后卫子夫家族,包括两个公主和一个长平侯,宣告卫皇后和太子的失势。

      同时,“巫蛊”易于栽赃。

      汉武帝虽无愧一代明君,却也没少干糊涂事。当时,法定的就有不少“莫须有”之罪,如:“腹诽”,你嘴上不说,我认定你肚子里有意见,凭这一点,就可杀你的头!拔坠啤币惨谎。说你在地底下埋了诅咒的木偶人,随时可拿一堆蛊娃娃向皇帝揭发。至于是挖出来的,还是早就准备好揣在衣袋里的,谁知道?

      江充屡次挥舞法律大棒,严办皇亲国戚,献媚于汉武帝。眼看武帝日薄西山,时日无多;江充难免七上八下:一朝太子登基,自己岂不是“案板上的肥肉”,任人宰割?一不做,二不休。江充决定,给垂垂老矣的汉武帝再下一剂猛药:陷太子刘据于“巫蛊”,让汉武帝骨肉相残;一旦把太子拉下马,自己便可高枕无忧。

      由于汉武帝愈加迷信鬼神之道、礼遇方术之士,京城聚集的方术及神巫之人也越来越多。他们以邪道惑众,无所不用其极。也有一些女巫与宫中人士过往甚密,声称:在居处埋置小木人,定时祭祀,可以消灾免祸。于是不少宫女信以为真,如法炮制。由于彼此之间的猜忌怨恨,互相检举揭发对方诅咒皇上。汉武帝大怒,大肆诛杀后宫之人并株连到朝中人士,死者达数百人。

      这一次虽然死伤者众,但是和卫家没有任何瓜葛;屎蟛辉谄淞,太子也不涉嫌。江充目的没有达到,就心怀叵测地对汉武帝说:陛下过去多好的身子骨,现在落下了病根,肯定还有人暗埋小木人诅咒。要想枯木回春,只有挖尽小木人,杀光诅咒者。

      汉武帝听后,立即派江充治理巫蛊之狱。江充雷厉风行,带上一个胡地巫师,在长安城内四处抓人,施以种种酷刑。

      巫蛊之狱从京师波及各地,又荼毒了数万生灵。

      ?

      谗言毒父子相煎

      举国上下一片白色恐怖。江充见时机已到,推出最后的重磅之举。他秘授胡巫,禀奏汉武帝:宫中有巫蛊气。汉武帝大惊,命江充、宦官苏文、安道侯韩说(yuè,悦)、御史章赣(gòng,贡),结成四人重案组,入宫搜查。

      江充先从失宠的妃嫔处挖起,渐渐地延伸到皇后、太子的宫殿,纵横交错,遍地开花,弄得皇后和太子连搁床的地方都没有了。一番挖掘、调查之后,江充声称:太子宫中挖出的桐木人特别多,还写着谋逆的帛书!必须马上奏明圣上!太子大为惊恐。(充云:于太子宫得木人尤多,又有帛书所言不道,当奏闻,太子惧)。

      此时,汉武帝尚在甘泉宫避暑。太子命悬一线,赶紧与少傅石德商量。石德怂恿太子先下手为强,起兵捉拿江充。石德说:如今这些木人,谁也无法证明是巫师预先埋的,还是宫中原有的。只有先假托皇上的命令,捉住江充等人严加审讯,揭穿他们的奸谋,才能洗刷冤情。再说皇上在甘泉宫养病,是生是死还很难说。江充何等奸狡,万一重蹈秦皇公子扶苏的悲剧,矫诏陷害太子怎么办?太子犹豫不决,打算到甘泉宫亲自向父皇谢罪。然而江充肆无忌惮,根本不让太子脱身。

      万般无奈,太子决定铤而走险。

      征和二年(前91)的七月,太子派人装扮成武帝的使者,前去捉拿江充一干人。按道侯韩说起了疑心,不肯受诏,被武士们格杀。江充被抓。御史章赣和黄门苏文侥幸逃命甘泉宫。武士们把江充带到太子跟前,刘据痛骂江充道:赵贼,你以前离间你们赵国的父子还不够吗?现在竟又挑拨我和父皇!太子亲自监斩江充,又将胡巫烧死在上林苑中。

      太子派人拿着节杖来到未央宫,向母后卫子夫请罪。卫子夫最终选择“护犊”,即使成为大汉江山的罪人,至爱君王的叛臣,她也不能让恶毒的巫蛊再次夺走自己的孩子!卫子夫调用宫中所有车马,打开兵器库,集合长乐宫所有卫士,全力支持太子。

      苏文和章赣一到甘泉宫,立马向武帝告发太子谋反。武帝沉吟半晌,说:太子一定是害怕了,又痛恨江充,才做了傻事。于是,派身边的内侍去召太子前来问话。内侍过去也没少告太子的刁状,怕太子杀红了眼,把自己也宰了,就在外面晃了一圈,回来对武帝说:太子真造反了!他还要杀我,我只好逃回来了!武帝大怒,至此斩断父子恩情。(苏文迸走,得亡归甘泉,说太子无状。上曰:太子必惧,又忿充等,故有此变。乃使使召太子,使者不敢进,归报云:太子反已成,欲斩臣,臣逃归。上大怒。)

      汉武帝聪明一世,为什么会作出太子谋反的错误判断呢?

      第一,宠信江充。

      如果没有总导演江充,这场父子悲剧根本无从上演。武帝对江充过度宠信,过去的江湖混混江充,已经不再是“野火烧不尽”的杂草了,而是温室里的毒花,受不得半点委屈冷落。江充认定,今日不杀太子,武帝百年之时自己必死。江充迫害太子,实质上是内心虚弱的表现。

      第二,太子失宠。

      如果没有太子的失宠,这场悲剧便失去了原动力。太子之母卫子夫年迈失幸,太子与武帝政见不合,父子关系已经岌岌可危。闭目塞听的老皇帝不再把太子视为掌上明珠,不仅判断严重失误,处理还会更加苛酷。

      第三,近侍撒谎。

      如果派去传唤太子的近侍进城面见太子,说明武帝意图;太子有机会亲自向父皇说明真相,这场悲剧完全可能避免。汉武帝初听到“太子造反”,第一反应是太子“病急乱投医”。作为父亲,他对太子有一个基本的判断:儿子不是无法无天之人?上,这个近侍既胆小又胆大。胆小的是他连面见太子、传达皇帝旨意的勇气都没有;胆大的是他竟然编造太子造反的谎言。

      长安城中,谣言四起。丞相刘屈氂(máo,毛)听说太子谋反,慌慌张张地逃到城外,连丞相大印也丢了,派长史(秘书长)乘快马到甘泉宫报告。

      第四个人通报太子谋反!三人已成虎,何况四人?对于这场“巫蛊之祸”,后人往往抱怨武帝冷酷无情;谁能体会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听到儿子谋反,何等寒心!何等震怒!武帝问丞相长史:丞相准备怎么处理?长史说:丞相已封锁消息,不敢发兵平叛。武帝大怒:事态已经到这个地步,丞相居然还讲面子,要风度!论儒雅,他比得上周公吗?周公尚且剿灭乱臣管叔、蔡叔,丞相居然坐视不理?汉武帝顾不上病痛,从甘泉宫中出来,亲临长安城西指挥平叛。武帝下诏征召京城临近各县的士兵,各地两千石以下的官员由丞相调遣。在平叛动员会上,汉武帝明白无误地告诉所有士兵:谁全力捕杀反贼,我大大有赏!又亲自策划作战阵形:用牛车结阵,坚闭城门,不许放走一个反贼!

      汉武帝等于向天下人宣告:太子刘据不再是我的儿子,而是大汉的敌人!

      太子这边如何应对呢?首先,太子向百官讲明自己用兵的合法性:皇上病重,困在甘泉宫,不知是否有变故,而奸臣江充已经准备作乱。紧接着,太子假传圣旨释放长安城里的囚犯,发给武器,由少傅石德和门客张光统率,抵抗丞相的军队。他又派使者持节杖,征招驻扎在长水及宣曲的胡人骑兵军团,没想到汉武帝的侍郎赶来,告诉胡人:太子的节杖是假的,不要听他的命令!原来,汉朝的节杖本来是纯赤色的,太子使者持的就是这种赤杖。这次汉武帝加上了黄色的旄缨,用以防伪。于是,太子使者被斩。胡人骑兵军团掉转矛头,攻打太子军队。

      太子想到北军护军使者任安,请求他发北军精兵助战。但任安实在不想趟这父子相残的浑水。

      如果任安帮了太子,太子失败,他是同案犯,一定会被杀;如果他不帮太子,太子屈死,太子平反之日,他也活不了。

      宦海沉浮,身不由己,只有居其间者才知个中甘苦。

      任安的选择是接受太子之节,却不出兵。但是,汉武帝并不理会他的苦心,反而认为任安首鼠两端,对朝廷怀有二心,任安最后仍未逃一死。

      正规军调不动,太子只好征召民兵。受尽江充“巫蛊”祸害的长安平民,听说太子杀了江充,都愿意帮助太子挺过难关。太子之兵终于正面遭遇丞相大军。双方混战五天,死伤数万人。长安城血流成河,尸横遍地。

      后来人们听到汉武帝的昭告,才知是太子作乱,于是一哄而散。

      太子兵败,情理之中。

      一是太子手中没有兵权。

      我们想想那个作壁上观的任安。他曾是卫青的部下,居然袖手旁观。如果太子握有兵权,任安会不会拔刀相助?很难说。

      二是汉武帝亲自主持平叛。

      汉武帝虽年迈有病,但他对整个政局的掌控能力绝非太子能比。因此,只要武帝宣布太子“造反”,京城的百姓就不会支持太子,太子必败无疑。

      兵败的太子只能选择逃亡。那夜,轮到司直田仁守城门。所有的士卒都在等待他的命令,田仁默默无语。终于,侍卫打开城门,太子带两个儿子策马离去。田仁知道,放太子生路,就是逼自己走上绝路。丞相刘屈氂赶来,要杀田仁的头。御史大夫暴胜之拦住他说:田仁是二千石的官员,要杀他也得先奏明皇上,怎么能擅自处死呢?他有苦衷!田仁怕武帝杀了儿子将来后悔;暴胜之怕丞相冤杀好人将来受到追究。局外人尚且看明了父子相残,两败俱伤;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却全然不顾:痛骂暴胜之自作主张,把他关进大牢。暴胜之狱中自杀。

      叛乱终于平息,杀戮却没有停止。田仁被杀,任安腰斩。任安生前多次致信好友司马迁,希望太史公能在皇帝面前“推贤进士”,迟迟未得回复。谁知临刑前,意外得到了司马迁的回信。

      今少卿抱不测之罪,涉旬月,迫季冬,仆又薄从上雍,恐卒然不可讳,是仆终已不得舒愤懑以晓左右,则长逝者魂魄私恨无穷。

      “如今您遭遇不测之罪,再过一个月就是冬末,我不得不随皇上去雍地,我担心,一旦您突然离世,那我再也无法向您抒发我的愤懑之情,您的魂魄也会抱恨无穷!弊肿制、惺惺相惜,那是两千年前的君子之交、生死之谊!

      同时,太子的门客中,只要曾经出入太子宫门者,诛杀;跟随太子发兵的处谋反罪,族诛;被太子裹胁的普通士卒全部发配敦煌郡,守边。

      汉武帝与皇后卫子夫也到了恩断情绝的一天。汉武帝派遣使臣来到未央宫,收缴皇后的印玺和绶带,卫子夫悬梁自尽。

      难举棋生死相隔

      逆子出逃,汉武帝怒气未消,群臣战战兢兢。

      恰在此时,壶关(今山西壶关县)三老(掌管教化)令狐茂冒死上书武帝:

      1?皇太子与皇上父子关系至亲至密,决非世间其他关系可比;

      2?江充是一布衣,却奉皇上之命迫害太子;

      3?太子受到江充的迫害却不能与父皇沟通,忍无可忍才起兵杀充,兵败逃亡;

      4?子盗父兵,以求自免,并无邪恶之心;

      5?速速罢兵,不可让太子长期在外逃亡。

      令狐茂是汉武帝晚年第一个敢于站出来说公道话的人。他说出了人人心中有,又个个口中无的大实话。满朝文武,莫不知太子冤屈,却无一人敢于为太子辩冤。令狐茂担了这个风险。

      令狐茂讲了两个问题:一是对太子起兵杀江充的看法,二是劝武帝尽快停止对太子的追杀;入情入理,情真意切。

      汉武帝看后,幡然醒悟,但还是不愿公开说明赦免太子的事(天子感寤,然尚未敢显言赦之也)。汉武帝此时急转弯,确有难度。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;难道还要为父的先认错吗?

      但是,汉武帝晚一天赦免,太子就多一分危险。历史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内心犹豫而停止进程。就在汉武帝徘徊不定之时,噩耗传来——太子被逼自杀。

      原来,太子逃到湖县(今河南灵宝县西北),藏匿在一户人家。这家人贫穷善良,靠卖鞋供养太子。一天,太子突然想起一位发达的老朋友也在湖县,希望他能够接济自己,减轻恩人一家的负担。谁知,送信人被官府的人发现了行踪。八月,官吏围捕太子。太子自知无法脱身,紧闭房门,自缢身亡。这家主人在;ぬ拥母穸分斜簧,太子的两个儿子全部遇害(皇孙二人皆并遇害)。

      当时山阳县的男子张富昌还是一名士卒,他一脚踢开房门,新安令史李寿赶快上前抱住太子,解救下来。但是,太子已经气绝身亡。尽管太子未能救活,但是汉武帝非常感激,事后,封张富昌、李寿二人为侯。

      在“巫蛊”阴云笼罩之下,汉武帝内心的安全;推矫癜傩蘸廖薅,不过他可以举国之力,在肉体上消灭任何潜在的敌人,包括自己的儿子。然而,错杀爱子,汉武帝痛何以堪!太子下世,储君之位面临新一轮角逐,汉武帝将怎样应对这一难题呢?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