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24回 临大敌埋伏齐开 得御杯英雄出色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一撮毛见长蛇头机关拨动不开,知是埋伏破去,一声叱咤,拚力上前,那柄刀紧对君召与褚标砍来。褚标见他杀得性起,反转身子一让,眼见一撮毛一刀落空,立即上前一刀砍去,早已砍中肋下;君召接上又是一刀,结果了性命。张七与朱光祖正在那蜂虿刺、恶狗沫两个房门里面,何福坤与小阎王各提兵刃向前而来。张七本是个英雄老辈,那口单刀状如游龙一般,前后盘旋,直对何福坤砍下。何福坤与小阎王各提兵刃向前,杀得四五个照面,已只能招架,不能还手。何福坤只得让过一刀,来开恶狗沫的门户,未及动手,早被张七一腿踢倒,举起刀来,结果性命。刘飞虎与小阎王两人正与郝素玉、王杰厮杀,听得外面喊杀之声不绝于耳。但见黄天霸、贺人杰一干众人纷纷拥入,杀上楼来,声称破了埋伏,赶着撇了他两人,前去逃命。
      王朗此时见埋伏无用,真是气冲牛斗,大骂道:“云鹤,云鹤!汝这狗头,俺待你不薄,为何一言不合,遽尔逃去?弄得俺抛山不得,逃避无门,这座齐星楼反害了咱的性命,岂不是汝自用机关将俺暗害么?”说着,怒气冲天,举起钢鞭,奔向正梁下面,便想一鞭将铁箱打下。谁知一下未能打中,再行向上一看,那个箱子早已不知去向。到了此时,晓得大势已去,连忙双鞭一舞,蹿到楼前,便想逃走。谁知背后早有一人,大声喝道:“王朗,汝这狗头!咱飞云子在此。只因投顺施公,前来破这山寨,汝若一心改过,由此自己束缚,同咱去见施公,或者可饶你性命;不然,要想逃出此楼,也是登天向日。”这番话说得王朗切齿咬牙,大声喝道:“飞云子,你原来是个有始无终的畜类,今日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欲我投降,也是梦想!”说着,双鞭乱向飞云子打来。飞云子到了此时,便想结果他性命。忽然暗道:“此楼乃我所造,推原祸始,乃是曹勇这狗头的主意,我若将他拿获,日后为人议论,岂不说咱得新弃旧,见利忘义,杀害旧时朋友么?现在御杯既到咱手,不若趁时回转城内,献与施公;让他逃走,不幸被别人拿获,便不在我名下了。”
      原来飞云子上楼之时,王朗未曾看见,便先将各处关键望里拨开,所有死门一律闭起。大众人在下面就拨动埋伏,不是翻身打下自己,便是猛然突下搅坏机关。王朗见火箭倒射回来,更手足无措,两手上下不时乱动。正在仓皇之际,飞云子便趁此纵上正梁,将铁箱取下,把琥珀夜光杯端在手中,揣入怀内。
      此时与他拚力厮杀,当时不肯伤命于他;王朗随见飞云子已经走出,赶将双鞭一摆,去到了下面向外逃去。谁知巧遇见李七侯巡防到此,当即上前向他拦挡,喝道:“王朗留下命来,七爷守候已久。”王朗道:“让我者生,挡我者死,从速闪开,饶汝狗命!”说罢,双鞭在肩头打下。李七侯架住,恨不能就此将他擒获。彼此一来一往,战了有十数个回合,李七侯只战个平手,彼此不能取胜。王朗只得舞动双鞭,夺路而去。谁知道恶贯满盈,罪有应得,报应来了。天霸见他正要逃走,大声喝道:“汝该死的强盗,向哪里逃走?俺黄天霸饶尔不得,赶快前来,束手待擒。”王朗到了此时,已将生死置之度外,向着天霸道:“追人不可追急,咱王朗大事不成,也是天不容我。大丈夫可杀不可辱,一刀一枪,为汝杀死,岂可容汝拿获?”
      说罢,一双铜鞭,犹如天翻地覆一般,不住的对他两个打下。
      天霸与李七侯各将兵刃紧了一紧,前后夹攻,将他裹在中间,左右抵敌,直战二十个照面。王朗早两膀酸疲,动弹不得,满身汗如雨下。正在难解难分之际,只见殷赛花远远而来,高声叫道:“李叔父、黄叔父暂住手,这强贼待侄媳拿获。”当时如飞燕一般,蹿身到了面前,两剑砍下。王朗一人岂能力敌三将,忽然孙勇远远赶来,说道:“休得惊慌,俺孙勇前来助你。”原来张桂兰与赛花二人在栏杆前敌孙勇,见火箭已破,惟恐楼上有失,随即舍了桂兰,来到楼上。不期褚标等人,早将埋伏破去,到得顶上层,见王朗已经逃走,一路问了喽兵,知他向后园而去。因此飞赶前来,举锤就打。赛花见孙勇又来助战,虽然毫无恐怯,惟恐王朗趁此逃走,赶将铁背花装弩取下,嗖然一声,对孙勇射去。喝道:“恶贼休得逞能,咱宝贝来也!”孙勇正然争斗,不期对面来了一物,不禁吃了一惊,赶将身子一让,左肩头早已中了一下,“哎哟”一声,栽倒在地。
      王朗见孙勇受伤,更是心慌,手头一软,双鞭便舞动不得。
      天霸一刀砍来,已是招架不住。李七侯抢上一步,抬起左腿一下扫来,早将王朗打倒在地。若在别人,就此一刀,便结果了性命,无奈他是个钦犯,随后审明,奏知天子,要将他解京施刑。因此李七侯赶上前来,将他按住,腰下解开丝鸾带,紧紧将王朗缚住,背上肩头。天霸在前,赛花在后,转身一路杀出,真个是逢刀必死,遇枪即亡。到了楼前,高声叫道:“山上恶贼听了,罪魁王朗,已为俺天霸擒获,汝等众人及早归降,饶汝死命!若再恃强逞狂,顷刻放火烧山,焚个殆尽!”一声叫喊,合山喽兵以及大小头目,见寨主已被擒获,那片喊杀声音,震动山谷,深恨少生两只脚,鸦飞雀乱,各处逃命去了。
      且说飞云子弃了王朗,将夜光杯揣入怀中,夺路下山,向城中而去。不一刻进了官衙。施公正在大堂听候消息,见飞云子匆匆而来,起身问道:“壮士此来,想必是那琅琊山已破了。”
      飞云子答道:“托大人福,王朗已困在楼前,料想好汉英雄十分广众,一时断难逃去。只因琥珀夜光杯乃皇家御物,既已取来,岂能再失!因此先将这宝物送上,然后再去接应。”说着,在大堂上面将夜光杯从怀中取出,供奉在桌上。施公起身一看,自是喜出望外,忙道:“英雄立此大功,改日申奏朝廷,定加升赏。”飞云子道:“云某何敢妄望恩赏,但求大人将云某之罪减等施刑,那就铭感不尽了!”说着,转身向外,复又前去迎敌。未到头门,只见普润与李昆早抬来一个和尚,满身鲜血淋漓,到了公堂,扑通一声将秃囚掷下。飞云子见是醉菩提蛮和尚,随向普润问道:“一路而来,王朗可曾擒获么?”李昆道:“咱们为这秃禅,早已费尽无穷的气力,几乎为那块方砖突下了去,到了进城时节,遂将绳索绷开,哪知道王朗事件呢?”
      飞云子只得又转身前去。施公命普润将蛮和尚推在一边,等人犯到齐,然后勘问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