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23回 飞云子初次识施公 众英雄更番战王朗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施公见飞云子一番话头,当时喜出望外,乃道:“施某得遇英雄,可谓相见恨晚!但是所绘那座楼图,何以看他不出?此时英雄既到,敢求指示一二!”飞云子道:“此中变化,言之不尽,便是云某说来,也是略言大概。总之,他按的个东西南北中的五行,由五行按八卦,分了生死门户,临时破敌,非在先将众人派定,某人破何处,某人在哪个方位指示明白,随后方能前去。且这楼图非某所绘,乃是祖代留传。诸如东方甲门,乃是按东方甲乙木,木能生火,故里面栽着许多榆柳枣杏引火之物,矾石路径通于南方。南方丙门,即丙丁火之说,六角方亭堆许多箭头,箭必有矢,矢乃属金,故南方虽是火门,里面与西方却有相通。西方庚门,庚者,庚辛金,金盔金甲神人,手执利器,虽是木位埋伏,其实金能生水,故铁索穿到后面木位之上,直通北方。北方壬癸,又是属水,那派黑气皆水所致,许多土埋通于中央。中央为戊己的方位,戊己皆是属土。
      故外面看来,分为四门,里面却有生生不穷之意。木能生火,火能生金,金能生水,水又能生木,木又能克土,水又能克火,火又能克金。其中或生或克,非临时细心的审认不可。第二层则由五行中生出八卦,外面是‘休生伤杜景死惊开’八字,其实内里是‘乾坎良震巽离坤兑’,所有那走兽飞禽,皆钢铁造就,接着方位,运动机关,由生门进去,处处得生;由死门进去,则步步逢殃。云某今日到此,不知大人麾下有多少能人?此去破山,云某愿在前引路,使各人上去,皆入生门,将那许多机关闭住,便可横行无阻,毁拆此楼。此时且请大人将麾下众人的姓名说出,云某好量才委用。”施公听了这番言语,不禁喜笑颜开,忙道:“承蒙指示,如醉方醒。欲取花名,此事甚易,明早大堂传命,请壮士择人从事如何?”当时便命备了酒席,将万君召、赵五、赵四这三人传来相陪。
      一宿无话,次日黄天霸与贺人杰早领着桂兰、赛花进城而去。他四人本在店中养病,昨晚中军传出信,说明早大人大堂传令。深恐上山时节,没有他四人差使,因此带病前来,准备厮杀。少顷,施公具了衣冠,所有漕标的将士概行站在两旁。
      先将花名册铺在公案面前,点名已毕。飞云子先将众人观看一回,拣那有名将士派了方位。过了一会,自己在公案前,写了一个人名单子,递与施公观看。乃是:引路赵五、赵四,守牌楼郭赵凤、王殿臣,寨门金大力、何路通,巡防李七侯、李昆、方刚、关太。第一层栏杆张桂兰、殷赛花,东门黄天霸,南门贺人杰,西门普润,北门郝其鸾。第一层楼面,金龙爪万君召,长蛇头褚标,蜂虿刺朱光祖,恶狗沫张七,乌鸦嘴郝素玉,壁虎尾王杰。所有殷勇、殷猛、殷刚、殷强,皆跟着殷龙在各处接应。施公将人名忙看毕,向着飞云子道:“壮士如此分派,足见井井有条。但是第三层,乃紧要地方,那琥珀夜光杯,必然在这上面,何故这地方并未派人?”飞云子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此处乃王朗拨关键的所在,等到下面破去,再行上楼。
      那机关一转,关闭死门,只就大为不利。因此云某不才,在这上面稍助一臂,以俺一人敌一王朗,将那总机关抢到手内,开动生门,百无一失了。但是云某年幼无知,将许多老英雄分派前去,其罪甚深,还乞诸位见谅!”说着,两眼直望着张七。
      施公会意,答道:“壮士何必过谦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,何况众英雄,也曾受国家的恩典。张老英雄此次前来,更属公私两尽,岂有不愿出力之理,壮士但请放心,鼎力相助便了。”
      当时分派停当,传命众人,勿得漏了消息。
      是日到了晚间,施公大摆筵宴,犒赏三军,预备上山破楼。
      到了二鼓之后,一个个结束停当,各带兵器,飞步出城。到了琅琊山上,早有赵四、赵五在前引路,转过牌楼,飞身上了寨门,到得里面,听山上毫无动静,瞧瞧无一人声音,心下疑惑。
      暗道:“王朗莫非已得了信息,就此逃走不成!”正疑惑之际,早见飞云子运动身子,黑布包脑,皂衣皂裤,手执短刀,一路向楼前而去。少顷,天霸、贺人杰也过了方厅,在假山前守候;其余众人,也就陆续到此会齐了。栏杆前面,早见张桂兰与殷赛花在那里乱杀。孙勇见他是个女子,全不放在心上,双锤一起,左右开弓,每人一下打去。张桂兰见他来得凶勇,双刀将锤隔去,高声骂道:“狗强盗,姑奶奶的丈夫两次三番皆为汝这狗头用了埋伏,几乎送了我丈夫性命,今日特来寻汝,以报前仇!”说罢,双刀还未砍去,殷赛花的宝剑早已刺来。孙勇凭着自己武艺,奋勇当先,与他力战,毫无半点惧怯。
      这里正杀在一处,那东南西北四面门户,早有人前去攻打。
      只见飞云子高声叫道:“汝等皆由东门进去,到了里面,再分方位。”正走之时,忽见邓龙、郭天保一路迎来,见了众人,赶即敲动金铃,传了号令。上面王朗在第三层楼上,听见铃声,早已魂飞天外,赶将机关拨动,只见栏杆外面火焰当空,许多火箭由里面发出。天霸、赛花正杀得性起,忽见火箭乱飞,晓得他的厉害,只得转身向外逃去。谁知火光到了半空,忽然一阵风来,倒转到里面而去,栏杆里面喽兵直烧得焦头烂额,喊叫连天。赛花见埋伏无用,复舞动双剑对孙勇上下砍来。孙勇此时更加诧异,暗道:“寨主在楼,专司拨那机关,何故这埋伏忽而更变,烧入里面去了?”当时只得拚力上前,力敌两员女将。
      邓龙与郭天保在那里正战天霸,满想铃声一动,火箭射来,接着上面的铁板突下。谁知敲了一会,呼应不尽,天霸的单刀早到了面前,郭天保知他的厉害,飞叉一起,招架相迎。接着贺人杰锤头又到,邓龙正举刀相助,早被普润的戒刀在肩头砍了一下,已是动弹不得。郭天保知有了奸细,赶即上楼开动埋伏。那万君召、褚标二人,早已上了二层楼面,与郑得仁、一撮毛两人杀得难解难分。郑得仁舞动枪头,分心刺去,万君召早是一刀隔在旁边,随手一下砍来,用了个丹凤朝阳式,得仁向后一退,枪头舞起,架在一边。战了三四个回合,知是战他不过,忙将金龙爪的机关拨了一下。果然响亮一声,一条金龙,张牙舞爪,向君召面前横下。君召吃了一惊,正待举刀挡,但听一声喀嚓,那龙爪断折在下面,嗦然一声,全行突下。郑得仁这一惊不小,见自己的门户为人破去,随即拖起银枪便想逃走,早被万君召上前一刀,结果了性命。转身向北行去,见一个小小方门,顺手一推,早见一撮毛、褚标两人杀在一处。褚标朴刀遇着一撮毛的手段,却也不相上下。君召大吼一声:“逆贼还敢如此猖獗!王朗的埋伏已为俺破去,汝看金龙爪还在那所在么?”一撮毛见君召进来助战,已是出乎意外,听他说金龙爪无用,更是忧惧非常。不知此人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