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14回 郝素玉结伴请张七 张桂兰拚力战张焕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张桂兰骂了一阵,随着中军,一路向漕运衙门而去。
      不一会到了衙门,只见李七侯、金大力、何路通这干人纷纷而至。彼此晤面,各自问道:“黄贤弟受了重伤,如何是好!若有差错,俺们与王朗这强徒誓不两立了!但是大人心急如焚,必定要亲身前去,就此一来,又闹出许多周折了。”桂兰道:“我丈夫受此重伤,咱的性命也只与王朗拚了你死我活。咱们且到里面问明缘故,究是何物打伤。”正说之间,接着郝其鸾、郝素玉也陆续而来,众人一齐过了大堂,在内厅坐下。
      中军到书房报知施公。万君召只得请大人一起出来,先与众人行礼。桂兰首先问道:“万大哥,你兄弟的伤痕,究竟怎样厉害?从速对俺说明这个道理。”施公见桂兰神色仓皇,忙道:“女英雄且勿着急,此乃王杰由沂州而来,故知这底细了。”
      当时王杰将天霸在齐星楼上被金龙爪抓破头颅、恶狗沫伤了两足的话说了一遍。桂兰含泪言道:“此楼乃飞云子所造,这许多毒物,莫非有什么邪术么?用那妖术伤人。”王杰道:“楼乃是按着‘休生伤杜景死惊开’八个门户,且里暗藏五行,分着八卦,所有一切机关,都是生铁造就,关键一切,犹如活龙一般。至那恶狗的毒沫,皆是五行的毒气了。此种机关譬如那诸葛亮木牛流马,墨于案的飞鸢,也是这个道理。无奈此楼非寻常可比,生门、死门,无穷的变化。飞云子虽然可造,却须看楼图行事;离此楼图,莫说起造不成,便是破这高楼,也是妄想。因此他为这幅楼图不能擅离山上;不然,这齐星楼早经破去了。但是这消除万毒丸只有张老英雄有这物件,设非贺人杰说知,尚不知何处寻找。现在人杰尚是明白,天霸俱已不知人事,多亏殷龙将万功散为他敷上,若再迟延,恐有性命之忧了。”
      桂兰听了怒道:“此丸我父亲那里虽有此物,此去凤凰岭不下有五六日路程;自从他回转山头,临走之时,便说隐姓埋名,不问世事,即便俺亲自前去,恐他也是个不肯见面;即使得了此丸,非在受毒的面前调服,不能见效,这事也如何肯行?”
      说罢,不禁大哭起来。施公见她如此,心下愈加懊恼道:“常言‘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’,汝是他的女儿,为丈夫受了重伤苦苦求他,岂有不救之理?本院命郝素玉同汝前去,修书一封,与汝带去。”桂兰到了此时也是出于无奈,只得请施公一面修书,一面与郝素玉回转自己的衙门,收拾了一夜,预备次日一早动身。当时贺人杰的母亲,听说儿子也有重伤,自是放心不下,见张桂兰去求张七,也只得忙了一夜。到了次早,送她启行,自己在衙门候信。
      桂兰带着两个亲随,一个丫头,先到了漕运的衙门,郝素玉尚未到来,施公先将她传了进去,向着桂兰言道:“汝去凤凰岭将张七请来,便同径赴沂州,先救了天霸,本院与万英雄、众位英雄,择日带领大队,亲赴山东,向琅琊山攻打。”桂兰道:“大人的行期尚未定了主见,殷老英雄尚在沂州,不知如何盼望;咱们顷刻便自动身,仰求大人仍命王杰先回报个信息,好令赛花等知道。”施公道:“本院也有此意,无须女英雄吩咐。”
      此时郝素玉已进入内堂,施公叮嘱一番,一路小心前去。两人出了大堂,跨上鞍鞒飞马而去。
      在路走了两日。这日,到了一个庄上,夕阳西下,见有小小酒旗一角挂在檐外。素玉道:“咱们且进去饮食,那亲兵、丫头也该饥饿了,饱餐一顿,夜间便可行走。”说着,两人进入店门,见柜台外面,坐着个黑脸大汉,犹如锅底一般。两道倒刷眉,一双茨菰眼,腮下一部黄须,五短身材,坐在前面。
      看见桂兰进来,连忙起身问道:“娘子到此,莫非欲饮酒么?”
      桂兰道:“咱们酒是不饮,有什么肴馔尽数取来,一总给钱与汝。”
      那人听了笑道:“这里面大肉馒首、牛肉包子,正好饮食。”桂兰与素玉到了里面,外面两个亲兵同丫头坐在一处。素玉将那黑汉一看,向着桂兰说道:“这个黑畜生不是善类,咱们且防备他片刻,免得又生枝节。”张桂兰道:“妹妹请用点心,咱可摆布于他。”说着,那黑汉走到前面,张开大嘴,露出黄牙,笑脸向桂兰说道:“现在天色晚了,娘子乃女流之辈,有何要事,便想夜行,岂不坏了身体?连日客商来往,说前面十里地方有个山洼,名晚猴子窝,出了一伙强人,专门打家劫舍。凡有客人走他山前经过,不分男女,掳入山林,男则入伙,女则为妻。数月以来,所有行人,只敢巳、午、未三个时辰路过此地,交罢申初,便不能行走。咱看汝两个娘子,皆是女流之辈,鞋弓足小,有何本领?见了强人,不但不能抵敌,恐一吓便是栽倒了。那两个亲兵,他是身小力亏,有何胆量?咱这店中,另有洁净房屋,在此暂住一宵,明日上午前去,岂不是好?”
      素玉尚未答言,桂兰着怒答道:“承你店家盛情前来关照,无奈俺是强盗案中自幼长大的。莫说一伙强人,便是上千上百的强人,奶奶也毫无惧怯!汝且勿管闲事,若有强人,俺会摆布,不要汝在此噜苏!”黑汉听了此言,不禁带怒言道:“汝这贱货好不识抬举,咱好意将此事告汝,既是如此抢白,若遇强寇,可勿后悔。”说罢,便含怒而去。
      桂兰也不理他,吃毕馒头,向小二取水净面,给了银钱,同素玉同去赶路。谁知这个黑汉本是个有名的强盗,各唤黑李逵张焕,自幼在此做买卖,平时劫掠客商,奸淫妇女,不计其数。方才见桂兰有点姿色,本想将她骗下,到了夜间,好去苟且。不料桂兰也是个绿林豪杰,将他看出破绽,抢白一顿,正是无可出泄。一人暗道:“汝这两个贱货,老爷欲想汝到手,怕汝跑上天去,不令她知道俺厉害,也不叫做黑李逵了。”想罢,便到了里面,取出他一身装束,出了后门,直向前来。
      且说张桂兰与郝素玉出了店门,明月早已东升,两人策马当先,带着亲兵,一路向凤凰岭而来。行了有十数里路径,前面路上一片树林,密密层层,遮盖在前面。桂兰向素玉说道:“咱们加一鞭,免得又费周折,你看这树林里面,恐不干净。”
      素玉尚未开言,忽听树声响动,一柄锤头向马头打来。桂兰说声:“不好!”赶将马头一领,向左一让,拔出利刃,将一锤隔开去,不禁高声叫道:“何方强人,敢来剪径?姑奶奶张桂兰在此!”说着,飞下马来,蹿入树林,便寻人厮杀。只听里面也叫骂出来:“汝这无耻的贱妇,胆敢出言不逊,顶撞老爷!俺非别人,黑李逵张焕是也!汝既前来,且与汝杀个死活。”
      说罢,便跳出树林,举锤便打。桂兰抬头一望,正是那酒店黑汉,当时骂道:“黑贼,敢在你姑奶奶面前献丑!不要走,吃我一刀!“说着,一刀早对着肩头打下。张焕总欺她是个女子,无什么惊人的本领,也就急架来迎,双锤并起,将桂兰的刀磕于下面。桂兰见一刀未中,不觉心中火起,蹿前跳后,舞得如蛟龙出水相似,一刀紧似一刀,向张焕浑身乱砍。黑汉复与他战了一回,心下甚是踌躇,虚打一锤,跳出圈外,定身向张桂兰问道:“汝这女子从何处而来?为何也用这张家的刀法?”
      这句话说出,不知桂兰如何回答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