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13回 施大人待客情殷 张桂兰救夫心切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王七被万君召抢白一顿,到了外面向小二说道:“这两只肥羊,甚有油水,只是不易动手。咱们仍将那一种顶妙的药散入里面,多备绳索,抬入后面,专候我前去动手。”小二道:“咱们自理会得。但前来的那人,不过是火暴性子,惟有后来的,不但有那样膂力,好像是个内行,咱们倒要留心才好。”
      说罢,便命个伙计托了一盘肴馔,一把酒壶,放在里面。后面人来,取着筷儿,提了抹布,一直到了后面,拣当中一个方桌放下,向着君召说道:“请你老做陪客,为咱们这客人解恼,咱们小人奉敬一杯了。”说着,按了两副座头,将箸儿放好,手执酒壶,每人斟了一杯,便请他两人入座。
      君召虽是病后,凡事仍是留心,又因朱魁说这是个黑店,犹恐中暗算。当时虽然坐下,并不去取酒杯,两只眼睛但向那杯望。王杰早饥饿,只恨没有酒肴,此时已到面前,那个小二斟了一杯,接着就举手要饮。君召赶着拦道:“且慢,咱们先令他吃一杯。”说着,就将王杰的酒取过来,便命小二饮下,小二见他这样,心下早已害怕,暗道:“倘这内里面设被知道,如何是好!且待骗他一骗。”忙道:“这事小人何敢?小人情愿领罪,不敢这样无礼。而且方才言明,敝东有点呆气,若被他看见,他不说是客人赏赐,反说小人嘴馋,打着客人的旗号,自己饮酒。有此两层,还请客人自饮罢!”君召冷笑说道:“汝这厮倒会遮饰,道俺不知你这个买卖?方才中指甲内放的何物?替我从实说来,若有半字虚言,先要汝这狗命!”说着,便一把将小二揪住,用力一摔,倒在地下;一手握定他的下腮,一手将嘴拨开,不由分说,往里一灌。王杰见君召如此,更是火上加油,骂道:“原来狗头下这毒手,此必是店主所使,咱且将他擒住,送回阎王,然后与他算帐。”当时站起身来,一脚将杯盘踢去,蹿过腰门,到了前面,果见那个店主坐在那个店堂里面。不禁大怒道:“俺与汝今日何冤,往日何仇,一心要谋害俺?汝既有此心,也不怪俺手毒了!”说罢,到了前面,一手将王七捉起,按于地下便是一拳,早打得门面流血。王七尚自辩道:“汝这两个野种,何故在此撒野?咱也不是开了黑店,谋害人财,怕汝惊动官府,打得老爷便会得交手。”说着,便想在地挣扎起来。王杰不等说完,顺手便是个嘴巴,骂道:“老爷倒想饶汝,只是汝这强嘴,容你不得。”说着,又是一下,早打去数个门牙。接着君召也去了前面,向着王杰说道:“咱们不必与之拌嘴,哪怕他躲入天牢,俺要将他破绽寻出。且将这厮带了同去,若搜出不尴不尬的物件,然后将他治死,为众报仇。”王杰听毕,便将他提了起来。君召在前,王杰在后,穿过后堂,四下寻找。走了一会,只不见有什么腥味。君召正然疑惑,忽见墙脚下面有块方砖,向上一竖,又望下一落。
      君召连忙喊道:“王杰,这所在有了埋伏了,咱们且看他一看。”
      说着,将方砖拨开,便是个绝大的空房,下面黑洞洞空无一物;左边一顺下去,却有数层坡台。君召向王杰道:“这里定有消息儿,咱们且带了他进去,分个皂白。”
      两人当时下了台阶。谁知下面乃是一处极大的地窖。到了里面,却是砌就的三间暗室,上首三口大锅,刀铲刷帚,各式齐全;下面一个方凳,抠着凹槽,四条腿钉于地下;旁边一个大盆里,水勺、木桶放在其内。王杰道:“这厮原来也是个我辈,你看这几件家伙,岂不是快活凳、送命盆、浇心桶、刷毛台么?”说着,再抬头一看,墙壁上面尚挂着四五个人头,便是朱魁伙伴的那几件家伙。君召勃然骂道:“汝这个狗贼,丧尽天良,取了客人的财物,还要伤他的性命,这不是情理两亏么?汝既害死多人,俺便要汝偿命!”说着,便将王七捆缚起来,按在凳上,命王杰上去,将几个小二同喊来,使他见个明白。当时王杰便到了前面,所有的客人见君召看出破绽,知道是个黑店,一齐起身,跑个干净。许多小二恐连累着自己,也各自逃走了。只有那个送酒的,就躺在地下。王杰寻了一会,不见有什么别人,只得复行下去。王七知道没命,当下哀哀的求道:“二位老爷,小人触犯,有眼不识泰山,你两人盛怒,小人自知死罪;但是家有老母,别无人养,要活活的饿死了。”
      说着,只是叩头不已。君召骂道:“汝这狗头,做这丧心害理的事,你母亲要你这逆子,也是玷辱门庭,不如结果了,倒也干净;若你母无人养活,咱们回明施大人,命地方官月给口粮一份,正作开销,也比你这逆子行凶作恶胜加十倍。”说着,王杰按定身躯,君召拔出腰刀,咽喉一下,结果了性命。随即将锅炉、木盆,以及那动用物件,毁个干净。将尸首放入在下面,然后走了出来,进了饮食。君召先到街坊,问了保正的所在,然后将他叫来,说明来历,命他至县内报案。保正听说是施大人的差遣,分明是顶头的上司,哪里还敢怠慢?一面命伙计进城,一面连夜备了棺木。到了天明亮时,君召将这事吩咐已毕,仍然同王杰一起向淮安而去。
      这日到了衙门,却巧李七由里面出来,劈面见着君召,不禁喜出望外,忙道:“大人连日正然盼望,为何一去潼关,杳无信息?飞云子曾否寻到?”君召道:“咱们一言难尽。大人现在何处?且进去讲个明白。”李七道:“大人现在书房,你我可一同进去。”说罢,便在前引路,进了衙门。早有照门的丁役见是君召回来,知道有紧要的公事,赶即趋前到了里面。
      施公在书房内,正看那日行的公事,忽见门役进来说:“万英雄在外求见。”施公不禁大喜,一面说声有请,赶即起身出了书房,向外迎来。走至转弯,早见李七在前,后面两人,一是万君召,其余一人不知是谁。施公首先问道:“万壮士别来无恙!此去潼关,何多日也?且请里面奉茶。”君召见施公迎出,连忙赶上一步,向着施公说道:“万某不才,有劳大人盼望,大人公事平顺否?”说着,已进了书房,彼此见礼坐下。君召望着王杰说道:“此人乃殷老英雄使来送信,他姓王名杰。所有琅琊山事件,皆他亲目所睹,万某路遇此人,故此一同进谒。”
      说罢,王杰便上前行礼已毕,侍立一旁,便将天霸如何路遇普润,如何在蛤蟆山杀死洪魁,飞云子如何二上琅琊,及天霸与人杰受了重伤,并飞云子等侯楼图,说那消除万毒丸可救天霸的话,说了一遍。施公这一惊非小,忙道:“天霸受此重伤,下官如何拯救?若果此人丢命,这琅琊山从此就难除了。既是人杰说张七有这种丸散,且快传信桂兰,使她早早前去。”当时便进里面书房,命李七传进几个差官,将计全、金大力、王殿臣这干人,分头传来。先令中军到天霸衙门去送信。
      此时张桂兰自天霸动身之后,久久不见来信,但不知他胜负如何,心下正然盼望。忽听见中军到了衙门,向着里面说道:“漕督大人吩咐,快请黄太太速进衙门,有话吩咐。现在沂州来送信,说大人二上琅琊山,中了齐星楼埋伏,命在垂危,快请夫人前去救命!”张桂兰听了此官,大惊失色,忙道:“这是报马前来?抑是别人送信呢?”中军道:“听说万壮士回来,并有一位姓王的。”不知张桂兰可能救得天霸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