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10回 寻救药送信淮安 脱病躯误临黑店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孙勇命王朗去请飞云子,当时蛮和尚就言道:“寨主何必以此为虑,咱们山上有许多好汉,还怕殷龙怎样!即使飞云子有了他意,俺这刀枪头上,不致于落在人后。”王朗道:“多谢诸位仁兄竭力帮助,但是强中还有强中手,纵有能人,总不比这座高楼可静以待动。”说罢,便命人到飞云子房内,请他前来商议。飞云子自救了天霸,深恐被人看见,进入房内,先将自己的宝剑、许多暗器藏在身边,准备厮杀。到了天亮时候,外面杀声渐渐的散去,忽见一个喽兵匆匆进来,说道:“王寨主在方厅内等侯,请寨主速去议事。”飞云子只得起身,随那人走入厅内,见众人闲坐里面,无防之意,心下方才坦然。
      只见王朗起身言道:“云三哥,这是小弟薄命,难得你老造下此楼,满望共成大事,不料天霸两次三番被他逃脱。今日上楼,期其必死,谁知王杰与赵五兄弟顺了官贼,救了众人,不又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么?因此请三哥前来,为俺划一个良策。”飞云子听了此言,不禁大喜:“也是他气数该绝了,他既请俺划策,不趁此时将原图骗出,更待何时?”想罢,乃道:“这事请寨主无须多虑,但能信实待俺,不听谗言,这座高楼,凭在小弟身上。莫说黄天霸受伤甚重,性命尚且不保,便是转死还生,前来攻打,也不过是自寻苦恼。但此非一朝一夕的事件。
      现在楼下杀死众人,不计其数,且命人前去埋殓,然后命人下山访天霸消息。一面山上置下埋伏,整顿高楼,再图机会,还怕什么官兵攻打?”王朗听了言道:“三哥如此用心,真乃合山之福,小弟敢不深信;但是这楼图尚在楼顶上面,与夜光杯收在一处,一时尚难取下。”飞云子见他不肯取出,当时也不催促,但道:“此乃不急之务,从缓整顿便了,但是山寨前面非严加把守不可,恐殷龙见女婿受伤,前来报仇。”王朗也只得依言办理。
      不说飞云子守候楼图,再说赵五将天霸救出,一路到了客店,早已不省人事,赶将人杰放将下来,赛花见丈夫命在垂危,不禁放声大哭。赵五道:“人杰虽然受伤,一时尚不致送命;但是天霸头足皆肿,神志糊涂,恐其性命不保。飞云子临行之时,说是消除万毒丸方得救性命。但不知此丸在何处购买?现在且不必痛哭,打算主意,救人为重。”殷龙想了一回道:“从前人杰伤痕,幸得褚标前来救了性命,此时这消除万毒丸是何人所造,绝非市镇药铺购买。咱们一面将那万功散先为他敷上,一面命人奔赶淮安送信。或者张桂兰与众人知道这个药名也未可知。”殷龙正然吩咐各事,但见人杰睁开二目,向殷龙说道:“岳父不必焦愁,前在淮安,每闻张婶母谈及,说他父亲张七自制炼就一丸,名为消除万毒丸,无论跌打、刀伤,虫蛇恶毒,将此丸服下,不到一夜工夫,便能起死回生,上场交战。孩儿的伤痕,尚无大碍,岳父可从速命人向淮安而去。”殷龙听了此言,虽是有了出处,但是天霸受伤甚重,往来有个月日路程,设若辗转不及,送了性命,如何是好?心下正自踌躇。王杰道:“此去淮安非俺不可。咱这两条铁腿在路走起来,一日可行二三百里,约有半月工夫,便可回转;此事不能耽搁,你老如有书信,从速写成,就此便去。”殷龙道:“此乃汝亲眼所见,前往淮安见了大人,但将这细情说明,自有人去请张桂兰前来解救。”说毕,王杰就带了包裹,出门而去。
      且说万君召自与飞云子弟兄别后,与普润到了河南,一病不起,只得命普润先去送信,自己在客店养病,满想耽延数日,便可动身。谁知一月以来,仍然未愈,所有盘费概行用尽,渐渐的将衣服变卖。那开店的店主见他如此落魄,不但不去照应,反而赶他出去。君召初时尚不在意,后愈催愈紧,不禁怒道:“汝这狗头,知道老爷是谁?咱乃漕运总督施大人的朋友,前往潼关访案,路过此地,病在店中,难道你这房饭店钱,尚有差错么?今日来催,明日来要,不是老爷耐气,先将汝这乌珠剜下,然后鸣官算帐。”谁知那店主也不是好人,专门在黄河一带开那黑店,与那些绿林朋友皆有来往。王朗欲害施公,此事他也知道,听说与施不全是朋友,又说到潼关访案,无非与绿林中朋友作对,暗道:“这也是此人命该绝了。咱闻王大哥正与施不全交战。何不将此人送了性命,献上山头,做个见面之礼,好到他山上入伙,免得在此做这买卖。”当时故意说道:“小人有眼不识泰山,不知老爷是钦差所使,还求大人方便。”
      说罢,便命人送茶送水,周到万分。君召只道他是真心照应。
      到了上灯时分,这店主复又进来,向着君召问道:“老爷前往潼关去访何案?咱闻施大人是个正直清官,意想投奔于他,谋个出路,老爷若能引进,便是出头之日了。”君召道:“此事在咱身上,但是咱病后初愈,如有上等酒肴,赶快送来,日后加倍照给于你。”店主听毕,喜出望外,暗道:“咱正忧无处下手,他既要酒要肴,何不就此摆布!”因道:“这是小人奉敬老爷,想要什么,但说不妨。”当时便走了出来,命人取过四个菜碟,皆是清淡的肴馔;到了自己房内,将蒙汗药放入酒壶,然后打了一斤黄酒,送在君召的面前。
      君召正是病后,闻这一派酒香,登时扑入鼻中,垂涎欲饮。
      不禁斟了一杯,只见颜色焦黄,令人可爱。随即饮了一口,看是色香味三绝。取过箸儿,夹着肴馔。究竟是病后方愈,禁不起这个酒兴,忽然头眼昏花,撑持不住,不禁诧异道:“咱平时虽不能十分豪饮,也不至如此浅量,为何才饮一口,便如此昏晕,莫非这店主有什么歹意么?”想到此处,便将杯放下,暗道:“苦果这狗头如此暗算,不将他送了狗命,也不知咱的厉害。”想了一会,却巧院落内有只花狗,即割一片咸肉,在酒杯内涮了一下,摔在阶前。那狗一口吞下,未有片时,便乱叫起来,四下乱蹿;再等了一会,只见着栽倒地下睡去。君召见了这种情况,登时心头火起,站起身来,将桌子掀去。一声响亮,早惊动了外面店主,已知君召看出破绽,急急跑进里面,准备结果他性命。谁知君召举眼看见,蹿前一步,抓着领头,便将店主按在地下,举拳就打。不知那人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