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08回 临危地赵五救人杰 道姓名天霸遇云鹤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贺人杰上了二层楼来,王朗早已看见,赶将灯球一起。
      守门将士飞叉将军郭天保在前门正然防备,忽见灯球打着本门暗号,随即舞动飞叉,到了楼上,果见一个少年孩子,手提双锤在那里乱闯。郭天保首先喝道:“汝这无知的黄牙,乳臭未除,胎毛未干,有何本领?前来送死!俺郭天保一生无子,就汝这小畜生尚有人形,不忍送汝的性命。汝若顾全性命,在此喊三声义父,俺便高抬贵手,送汝下山,换那殷龙前来会俺。
      如再在此耽搁,这飞叉上面便是汝送命之日。”贺人杰哪里忍耐得住,喝声:“狗强盗休得胡言,且吃小爷一锤!”说着,一个流星赶月,双锤一连打下。郭天保只道是个乳臭小孩子,全不放在心上,见他双锤打来,将飞叉向上一架,满想就此开去。谁知人杰是天生的膂力过人,两锤堆在叉上,犹如泰山一般。天保的气力,又未全行使出,只听“哎哟”一声,几乎将飞叉打脱,当时连开数次,带拖带架,让过两锤,那虎口早已震裂。人杰见他难以抵架,锤头起处,不住的打来。郭天保只杀得汗流浃背,赶将飞叉虚刺一下,拨转身躯,向前逃走,嘴里高声叫道:“汝这小畜生,俺杀你不过,若有本领,就此追来。”人杰知道他又施诡计,到了此时,但想结果他性命,也顾不得这前面的厉害,喝声:“强寇哪里逃走?俺贺爷爷来也!”
      说着,摆动双锤接踵追去。
      天保见他紧紧追来,心下大喜,顺手拨动机关,前面早露出个门户,身躯一转走入进去。人杰也不分皂白,一气追到了里面,正寻天保厮杀。但听“喳喳”声音,飞出一群乌鸦,向着自己乱啄。人杰疑是个羽毛鸟雀,无什么厉害,便将双锤向前打去。谁知一只乌鸦飞到人杰面前,对定着头啄了一下,犹如铁链一般,真正痛煞;再想提那柄铁锤,竟提不起。原来这里面造就机关,这群乌鸦尽是铁嘴,所以啄了一下,登时大叫一声,顷刻之间,毫无踪影。人杰只得带痛四下寻路,谁知铜墙铁壁,无处可逃,黑暗之中,辨不出东西南北;肩头上伤痕又十分疼痛,因此大叫连天,乱喊天霸。天霸又为恶狗咬了一下,也是痛不可支,彼此但听见言语,欲想见面,并无门路。
      他两人困在楼上,暂且按下。
      但说赵五两人躲入假山后面,虽然王朗未曾看见,无奈躲藏的地方与那厅前一气砌成,方石一起,这假山便已下去。当时躲在那里,但见普润与蛮和尚杀得正难解难分。天霸、人杰早上楼去,心下这一惊非小。忙向赵四说道:“普润师与醉菩提战斗,咱们素不认识,还可上前相救;惟有他两人上楼,多半凶多吉少,不幸丧命在内,这夜光杯取不出来,尚是小事;设若因此下山谋反,争取城池,大人面前,除去天霸,尚有何人除这恶寇?”赵四道:“咱们两人欲想救他,唯有奔赴飞云子面前,请他设法相救,舍此别无他策了。”赵五听了,忙言道:“咱们就此前去,汝仍在这地方暗助普润。”说着,转过假山,一路向里走去。谁知那灯球火把,照得如同白昼一般。
      正走之时,劈面来了一人,正是王朗的兄弟王彬。见着赵五高声叫道:“赵五哥,汝赴淮安,何以夤夜回来,施不全可曾结果么?”赵五见是王彬,即应道:“这狗官已经摆布了。方才走到山前,听说天霸上山攻打,因此赶上山头,以便助战,现在寨主可在楼上么?咱同你去杀他一阵。”王彬只道他是好意,乃道:“黄天霸已中了埋伏,此刻命在须臾,咱同你就此前去。”说着,在前引路,向楼上而来。赵五见他同行,正是中他妙计,拔出腰刀,对定肩头,就是一下。王彬不曾防备,转身向后,见赵五一刀砍来,知他有了反变,正要喊叫,又是一刀结果性命。
      赵五随即飞奔前进,到了飞云子房内。谁知飞云子因王朗与曹勇心生疑惑,惟恐露出破绽,正拟私下送信殷龙,如若天霸前来。暂缓上山动手。后来听得人言,王朗已自行分派多人,分守各处;接着听见杀声,知是天霸到此,心下正然着急。无奈那楼图未经到手,一经翻脸去救天霸,后再大破此楼,就费了许多周折。只得出了房门,向前观望。但见第三层楼上,黑雾迷天,下面火光腾腾直上,知已中了埋伏。不禁大声喊道:“咱飞云子不去搭救,等待何时?”掀去长衫,一路飞奔而去。
      因此赵五前来,已不见面,彼时不知他在何处。眼见得楼上灯球乱起,也就奋不顾身,拔刀而去,一路砍到楼上,早杀死许多喽兵。但听下面喊道:“不好了!杀上来啦。”王朗在上面正命人去捉天霸,忽见下面人喊马嘶,正要命人查看。早有喽兵到来,说飞云子手执宝剑,由生门上楼助战。王朗听了喜道:“咱此楼是他所造,他如上去,这两人便能擒获了。”
      飞云子到了楼上,孙勇劈面遇着,连忙叫道:“云三哥,来得正好,黄天霸与一个乳臭的孩子俱围在下面门内。此时前去,正可擒他。”飞云子道:“这上面有俺动手,方厅外面那个胖大和尚,十分厉害,赶快前去助战。”孙勇不知他是计,双锤提起,匆匆下楼而去。飞云子不敢怠慢,入了生门,先到长蛇头那个门径,按定机关,踹了上去。想道:“这两个人想必便是天霸了,俺与他虽未见过,且救出门来,然后再作道理。”
      不禁高声叫道:“里面何人,可是黄天霸与贺人杰么?俺飞云子前来救汝,速通名姓,早早下楼。”人杰与天霸正在猜疑,忽听“飞云子”三字,天霸便大声叫道:“云三哥,俺天霸已受重伤,不分门径,普润僧同至山上,若蒙搭救,真国家之福也!”飞云子听说是天霸,赶即开了门户,绕过乌鸦嘴,穿过恶狗沫,到了前门,转身进去,见天霸正睡在地下,举手将他提起,驮上肩头,便想出去。天霸道:“云三哥且缓,那边还有贺贤侄受伤甚重,不知从何而去,可快前去将他救出!”云鹤道:“可是贺天保之子贺人杰么?”天霸道:“正是此人,是俺盟侄。”云鹤道:“那边虽隔了一层,就此前去,又入死地,咱先同汝下楼,然后再来相救。”说着,飞步到楼口,所幸孙勇不在栏杆的前面,一个箭步飞下楼来,便向花园内奔去。正恐无人保护天霸,却好赵五到了楼口,但见火光高起,对着楼上,自己不敢上去,只得转身去助普润。一路走来,正见飞云子背着天霸,当即上前将他接下。飞云子复去救人杰。不知此去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