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01回 花堂上灌醉新郎 洞房中误逢和尚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秦明来拉李根,早有高三将他扶起,道:“秀士何必如此?女婿乃是半子,理合入内受拜。”说着,便命从人升炮,将秦明、李根一齐邀入厅上。李根心下直是乱抖,只得大着胆量,向秦明说道:“大王乃一世英雄,入赘寒门,已万分之幸,何敢自居长辈,受此重礼?”高三哪里肯听?早命秦明拜了四拜。厅下鼓乐喧天,倒也十分热闹。黄天霸与赵五弟兄早已换了装束,扮作文士模样,儒冠儒服,站立阶前;此时见秦明行过仪注,当向前作了一揖,命人奉过莲茶,请秦明上座。但见他身高八尺开外,黑漆的面目,一双低眉,两个铜铃眼,高鼻阔口,腮下一部短须,丑陋之中露出杀气。他也不知是天霸等人,见他文士衣服,心下暗暗笑道:“这两个朽烂腐儒,居然大胆前来陪我,俺且用两句话吓他一吓。”随向天霸说道:“这两人尊姓何名,两臂有多大膂力?每天能杀几人么?”天霸见秦明如此言语,明知他来吓自己,乃道:“某等乃文墨之士,不知杀人。大王若肯教传,十日半月,照着大王头颅,即多几个,也可杀去。”秦明见他这样,也不知有意骂他,乃道:“秀士,你也不知厉害了,‘杀人’两字,乃性之所致,岂是教传而来;你若要俺教你,等俺花烛之后,一同到俺山上,看俺杀人如何?”天霸道:“大王说不会杀人,今日便想显显手段,不知大王果惧怕么?”说着,大众也大笑起来。赵五道:“黄贤弟又发狂论了!常言道:‘书呆造反,永不成功。’也与你杀人的一样。”李根此时恨不得将秦明送进里面,早早完结他性命。当时说道:“今日天已不早,厅前备下酒肴,且请大王宽饮数杯,然后送入洞房,与小女百年和合。”说着,便请众人入座。
      天霸与赵五有意将秦明灌醉,入座之后,任意传杯,你三拳,我五杯。上了四五个大菜,秦明已有了五六分醉意。高三在旁笑道:“大王今日花烛,酒量不可使尽。黄秀士可看主人薄面,少敬一杯。”天霸想他烂醉如泥,前去摆布。忽见高三插言拦阻,暗道:“你助纣为虐的强盗,他本人已情愿如此,你反这般讲究,若不将你灌醉,也算不得俺手段。”乃道:“高寨主所言虽是,今晚乃吉日良辰,理合开怀畅饮,不必拘礼;你既恐大王昏醉,你何妨为大王代饮呢?”说着,满斟一杯,递了过来。高三不好推却,只得一饮而尽。接着赵五、赵四,也是如此。于是你来我往,有半个时辰,早将两个媒人醉得如泥塑木雕相似。
      秦明虽有几分醉意,只因一心好色,恨不得立刻入内。心下尚是明白,向着李根说道:“岳父年迈,理当安息,令嫒想也盼望,何不就此散席?且小婿酒量太浅,设若误了佳期,反恐令嫒不悦。”说着,便想起身进去。天霸见他要走,恐他进去看出破绽,心下正然着急。却好李根女儿的乳娘甚为伶俐,见秦明尚未大醉,赶着上前言道:“老奴奉小姐之命,转告郎君,请郎君多饮一杯,以助兴致。因喜事吵闹,小姐身体柔弱,送房时节,不能奉陪,故命老奴代敬一杯。”说着,取过大斗满斟一杯,奉敬过来。秦明听说是小姐之命,乐得心痒难熬,忙道:“多谢小姐,这酒是该饮的。”伸着两手接过,一饮而尽。乳娘又是两斗斟来,秦明俱皆饮下。谁知这里面放下麻药,顷刻之间,酩酊大醉。天霸想此时就结果他性命,无奈他带来的喽兵俱在厅下,只得令人奏乐,将秦明送入里面。一面命赵五兄弟拦着腰门,自己同他直至里面,向着那几个随身喽兵说道:“你家寨主今日花烛,这里面无须招呼,外边备下酒肴,汝等且去饮酒,待你寨主醒来,呼唤再来。”四个喽兵见天霸如此吩咐,如获至宝一般,忙道:“小人便奉命饮酒,若寨主传唤,且请秀士方便。”说毕,便一齐出去。
      天霸惟恐他假装醉,仍是照着送房的仪注,为秦明收拾。
      秦明此时由外进来,已有好一刻工夫,嘴里虽醉得不能开言,心下却半醒明白。见天霸命了两个女仆,掌着两张灯在前引路,到了洞房门口,见里面直是黑漆,一点灯光没有,不由得含糊问道:“俺今日前来招亲,正夫妻完娶之日,为何里面没有灯光,难道你家小姐不在里面么?”天霸听了,正吃一惊,忽见方才这个乳娘答道:“寨主,你也太粗鲁了,我家小姐乃金玉之体,兰蕙之姿,从来在闰房里面,不见生人。今日寨主前来,虽是夫妻,初次见面,总有点羞答答的,故命老奴将灯熄灭。寨主进去,脚下放稳一点,不要惊吓了小姐。”秦明听了笑道:“咱们既为夫妻,还有什么害臊?既然如此,俺就轻轻走路便了。”说着,如怕踩死蚂蚁一般,走入里面。
      此时普润躲在床上,吃了满肚的黄酒,将上下衣服脱个干净,直挺挺仰在床上。听见秦明进来,当时也不声张,先将那口戒刀顺在手内。但听秦明扑通一声,将门关上,嘴里咕咕哝哝的说道:“我的娇娇滴滴的心肝,魂灵儿为你想煞了。俺这样一个山头,金银财宝,哪件没有?现在琅琊山寨主王大哥那里,又约我共图大事,他如做了天子,我至少也封个王爵,你那时还不是随心所欲?今日你我夫妻非亲亲热热的不可。”说着,走到床前,两手将床沿一摸,却巧普润直挺挺睡在那里。
      秦明哈哈大笑说道:“我道你还未睡下,哪知道在此等候了。”
      说着,便将磕膝跪在床上来。此时普润实在忍耐不得,左手向前一揪,身体向上一拗,高声骂道:“你这狗强盗,道俺是谁?还不代我滚去!”说着,向外一摔,只听“哎哟”一声,秦明早跌了下去。
      秦明知道有了变局,赶着在地拗起,直奔前来,以便开门逃走。普润哪里容他?跳下床来,便是一刀,黑暗中砍去。秦明幸是一个会手,听见刀风到了身上,赶向左边一让,伸手摸个物件,可以招挡。却巧窗桶里面竖着个面盆木架,提在手中,便上下左右乱舞一阵。无如木架甚大,房间里地方狭窄,虽然有这笨手家伙,不是碰了这件,便是打倒那件,全然不能顺手;二来有几分醉意,加之由外面亮处进去,黑暗之中不分皂白,比不得普润本在黑暗处看,尚有个地步。两人乱打一会。此时天霸在外面早听见两人动手,遂赶着脱去长衫,拔出腰刀,跳了进去,高声喝道:“汝这无名的草寇,俺黄天霸是也!还不代我将头献下。”当时劈面进来,前后攻击。秦明听是黄天霸三字,已吓得魂不附体,架开单刀,便想夺门而去。不知秦明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