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500回 傻和尚努力加餐 浑强盗艳装入赘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李根说了一派言词,不禁放声大哭。天霸连忙说道:“尊兄且勿悲伤,某等做宰为官,专除的强人恶寇,此时既知这事,断无坐视不救之理!汝且直说不妨。秦明初四行聘,那时你如何处置呢?”普润不等李根开言,连忙插言说道:“李根,你还自称是秀才,连这人情世务全不知道,也难怪秦明欺负于你。咱们冒雨而来,为的是腹中饥馁,想问你讨顿饮食,大嚼一餐。此时请咱进来,只顾你说长道短,我腹中乱响乱叫,便不听见,这不是你不识世务?俺与你明讲,你们将大壶酒、将大块肉,堆盘满盏,请俺们吃顿舒服午饭,莫说一个秦明,便是十个秦明,也要砍为肉酱。”这番话把个黄天霸说得发笑起来,只得向李根说道:“某等冒雨造府,实因腹中饥馁,尊兄既称慷慨,且命厨下略备一餐,加倍算给便了!”李根听了此言,连忙起身说道:“老朽因见大人前来,如拨云见日,遂将所有冤情尽情告禀,以致累诸位老爷挨饿,有罪!有罪!”
      说毕,随命人到厨下去取酒肴。
      顷刻之间,早摆得满桌。李根遂请众人入座。普润最饿得厉害,当时也不谦让,伸出五爪肉钉,夹了五块鱼,抢了半块肉,后又取了几个馒头,挤作一团,张开大嘴,向里面一纳。
      只见他狼吞虎咽一般,一连几次,早吃得干净。赵五兄弟见他如此吃品,遥想吃他不过,不如不吃的为妙。哪知普润仍然未饱,复向李根说:“你这老汉也太悭吝,常言道:‘在生不饱,强如活埋。’这饮食也不是喂猫喂狗,先前不吃的时节,也还可以忍饿;此时将馋虫引出,正吃得高兴,已早干净,岂不令我受罪么?你如要咱们去捉强盗,照这样的饭菜,再取十桌,包管你一件不剩。那时吃得愈多,力气愈大,哪怕有上千上万的强盗,包管你捉干净。”李根见他这样,直吓得摇唇鼓舌。
      复又命人如数的取出酒肴,请众人饮食。
      普润吃毕之后,捧着肚皮,十分高兴。遂向李根说道:“咱们无功不受禄,且将秦明行聘时是何情形,与咱说明,好代你活捉强盗。”李根道:“老朽自他送信之后,心下正无主意,哪知初四早间,便先来两个强人,一个名叫赛活猴孙五,一个名叫恶老虎高三,说他前来为媒,所有聘礼,随后便到。当时老朽想翻过脸来,恐怕全家没了性命,只得忍气吞声,出厅迎接。不多一刻,果然大吹大打,无数的喽兵抬着牛羊彩缎到了厅前,一齐放下,转身就走。那孙五同高三也就起身言道:‘秦寨主择定八月十五日为上吉良辰,前来入赘,尊处所有陪奁,就此赶快备办。’说毕,也是不分皂白,回山而去。这伙强人,全不知天理国法,说将出来,便做到这地步。可怜我女儿得了此信,就两次三番寻死觅活;老朽的妻子也是哭得死去活来。今日是八月初十了,离十五还有五天,那时他前来招赘,叫我如何处置?因此为这件事,想不出个主意。不料大人忽到此,真乃万分之幸!大人能申了此冤,除去这大害,不独老朽感激不尽,便是这左近地方老幼百姓,也是感恩戴德了!”说毕,便向天霸叩头不已。普润哈哈大笑道:“俺道他是要娶你女儿,既然是他要来入赘,这也是他倒运了。不瞒你说,我也同他一类,从前在山寨里面娶那压寨夫人,如此这般,吃了那一次的毒手。秦明这事件也与从前仿佛,咱也用这条妙计,请他受用,汝看妙与不妙!”赵五等人大笑不止,乃道:“怪不得你老做了和尚,原来受过这种苦楚,方才削去头发。既然如此,咱们便在此等候数日,除了这地方大害。那琅琊山上也少一强人,岂不是一举两得!”黄天霸也以为然。李根见众人如此,自是喜出望外。随命人收拾了三间房屋,取出衣服,请众人穿换。
      当晚又备了酒肴,为天霸等人接风。这许多闲话,权且不表。
      却说黄天霸到了十四晚间,向李根说道:“明日便是十五,咱们与秦明交手,若不将他擒住,更是火上加油,归罪于你。动手之时,又恐汝女儿惧怯,不知在这左近地方可有间屋?且将汝女儿、妻子先行躲避,等秦明前来,汝与他略见一面,等到送房之后,汝便趁此躲去;随后之事汝且不问,只听了有锣声,然后再回转家中。”李根连连称是。只见普润笑道:“俺这个胖大和尚,妆做新人起来,也不十分丑陋。但是他进了洞房,汝等要起先打个暗号,不然为他看出破绽,那时便为祸不浅。”天霸道:“这事咱自理会。咱们定个条例,在房外捉他不住,咱们三人担这责任;若进入洞房,擒他不得,这便归罪于你。”普润道:“这个主见也好。”说毕,当晚李根便将妻女送至别处,二鼓以后,方才回来。厨下备了酒肴,为天霸、普润四人助威,直吃得明月西沉,方才席散。
      次日早间,也照着办喜事一般,前前后后挂灯结彩。到了午后时分,普润便饱餐一顿,然后换了紧身短袄,腰间藏着利刃,进了内堂。早有两个大胆的仆妇,命普润净面漱口,换了装束,在床沿边上专等秦明进来。外面天霸、赵五等人,早有李根送出三套衣衫,命他三人换上,扮作儒士模样,好陪新人。
      所有庄汉、长工,无不分派着执事。直至日落时分,远远的听人声喧嚷,鼓乐齐鸣。早有门丁进来禀报道:“离此约有里许,有顶绿呢花轿,前面许多执事,大吹大擂,向庄前而来,想必便是秦明了。”天霸听了此言,恐他们临时慌忙,乃道:“汝且前去等候,等他到了门前,然后再来报信。”正说之间,听门外一片人声、爆竹声音,到了里面,说是媒人来了。天霸见不是秦明,只得耐着性子,整束衣冠,同赵五迎了出来,向着高三一揖;高三也不意竟有天霸在此,当时同至厅前,叙了寒温,分宾坐下。却巧李根正在里面,听说媒人前来,也只得出来与两人见礼。接着门外大炮连声,人喊马嘶,纷纷而至。高三知秦明已至,随即迎了出来。到了门前,但见许多喽兵拥着大旗金扇,后面也有许多少年幼童,披红插花,两边开道,直至庄屋前面,排立两旁。当中远远的来了一匹五花大马,白铜鞍辔,五色争光,鞍鞒上一匹大红绸缎,打了十字两朵团珠,挂在后面;上面坐着秦明,也是满身的大红,红袄、红袍、红帽、红靴,远处看来,犹如火星菩萨相似,不是个财主官人,还是个黉门秀士。
      当日秦明说道:“俺做了他女婿,若现出强盗的本相,不但他们见我,恐怕俺夫人看见如此,就要吓煞了!你是见多识广,喜事里的规矩,谅该知道,且代我配一身簇新的衣服,预备应用物件。”高三听了这言语,哪里知道什么,乃道:“这事大王不必过虑,包管在咱们身上。常言道:‘大红大绿,婚姻成熟。’咱们买卖场中,虽忌的红色,无奈那绿衣、绿帽穿戴在身,大不雅观,还是红的为佳。”秦明当着他真个知道,听了哈哈笑道:“你也太无礼了,你明知喜事,要穿红色的衣服,偏先说出绿衣、绿帽穿戴在身,咱的夫人尚未娶来,哪里派戴绿帽子呢?”此时到了庄前,早有喽兵放炮连天,奏乐之声,不绝于耳。李根见他这般恶相,早已浑身发抖,站立不住,扑通的朝下一跪。秦明不知他为害怕所致,疑惑他是跪接自己,当时在马上相见,赶着撇了鞍鞒,飞下坐骑,高声呼道:“岳丈请起!小婿初次到府,理合登堂拜谒,下了全礼,方是子婿的道理。何敢劳岳父如此,是不将令小婿折煞么?”说着,便走上前来,一拉李根。不知李根此后其事如何,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