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96回 用机谋复见王朗 探消息初访殷龙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云龙欲去探访殷龙,飞云子虽绝意阻挡,全不肯听,当时起身,梳洗完毕,早有王朗前来问道:“两位兄长不远千里而来,实乃阖山之福;但不知三哥有何见教,设使黄天霸等人再来攻打,有何法将他擒获?”飞云子知道云龙阻挡不住,与其随后漏出风声,为王朗知道,不若此时见机进言,免得随后疑惑。当时向王朗说:“寨主但放宽心,既有俺兄弟前来,哪怕黄天霸怎样!常言道:‘水来土掩,将领兵行。’昨晚寨主曾言殷龙父子并贺人杰夫妻当在左近,俺大哥欲想就此下山,去寻找这班寇敌,若能打死他一人,他等便少一帮手。寨主不来,俺兄弟也想说明前去。”云龙见飞云子言语,就从旁说道:“俺云龙不到此则已,既上山头,岂能袖手?寨主有何人识他面目,且请同俺一行,代为引路。”王朗听此言语,心下甚是欢喜,乃道:“多承二位兄长的美意,但是远路而来,理合歇息数天,再为奉请,此时前去,心实不安。”云龙道:“吾们以肝胆相照,早迟皆是要前去的,何必如此官语?”当时王朗便命人摆上早点,复请了黄成兄弟,吃了饮食。云龙别了众人,带了几个引路的喽兵,下山而去。
      且说殷龙自救了贺人杰夫妻,恨不得将齐星楼立时破去,以报今日之仇。无如万君召前往潼关,不知何日方到,只得等淮安的人来,再为斟酌。这日人杰与赛花两人向他说道:“爹爹,你我在此,孤立无援,设若万君召一日不来,难道俺们便不去攻打么?常言道:‘人闲思旧怨。’你看这王朗如此声势,岂不令人闷煞!意想今日往山头,杀他几个喽兵,也泄了这鸟气。咱们在殷家堡独霸一方,也不在人之下,今日为这高楼,便束手无策么?”殷龙听了此言,连忙拦道:“吾儿有所不知,‘强中还有强中手’,前次一时之愤,便中了他的毒手,此时惟有暂时忍耐,少不得万君召总要前来。等到众人来时,其事方得妥当。”
      正说之际,只见殷勇、殷强跑了进来,向着殷龙说道:“方才店内来了两人,向那小二问咱们可曾到此,孩儿看那模样,好像琅琊山的喽兵,不知此来所为何事?”殷龙还未开言,早有贺人杰跑了出来,高声骂道:“何处杂种,前来探问,俺贺人杰现在此间,难道惧怕这狗头么?”说着,便飞身冲了出来,到了店堂,不分皂白,便叫喊起来。殷龙恐又肇祸,赶即随后追出。只见人杰向小二问道:“你见这两厮向哪边去了?赶快说明,饶汝狗命。”小二知道他的性急,欲想说出,又见殷龙追出,知他是阻挡的意思;欲不告知与他,犹恐他动气来,性命不保。当时只得答道:“爷爷,他已去远了,小人未曾看见,请你再问他人罢。”贺人杰不由分说,登时骂道:“汝这乌珠,也不是个瞎子,方才他两人明明问你,为什么同俺撒谎?”说着,伸开指头,将那小二的左手拖出,接着手缝套了进去,便拚力的一夹,只见小二如牛吼一般,已是疼不可忍,只得说道:“他二人是正北去了,爷爷可快撒手!”人杰听毕,顺手一松,只听咕咚一声,将小二推倒在地下,一溜烟飞奔而去。
      跑了有数十里路远近,早见两人在前行走,忽然一个少年回头一望,见了人杰,遂向那人耳边低声说了许多。人杰知他是琅琊山的奸细。走上前里高声叫道:“汝这两个杂种前来为谁打探?俺贺人杰来也!不要走,吃俺一拳!”说着,就是一个泰山压顶对那少年打下。你道此人是谁?正是云龙同那个喽兵二人。云龙看见人杰动手,随将身一闪,让在一边;早把喽兵吓得魂飞天外,赶急两手举过头顶,用了个二龙出水式,将人杰一拳让了过去,转过身躯,飞奔逃走。人杰本是个会手,见云龙站在旁边,晓得他是试看武艺。当时冷笑道:“俺贺人杰生在江湖,好汉英雄,也不知见了多少,若是不服,何妨战个高下?”说着,立着身躯望着云龙。云龙也就答道:“朋友,你这话头说谁?若要动手,俺便陪你;若回你半个不字,也不能在潼关行走了。”这句话,原来云龙有心说出,令人杰知道。
      谁知人杰一心好胜,当时便大怒起来,出言骂道:“汝这狗头,用这潼关吓谁!爷爷怕你,也不敢来。”云龙双拳劈面打来。
      人杰左脚支在前面,右脚后跟紧靠在股头,将身倒卧,见云龙劈面打来,赶将脚尖踮定,右腿一扫,紧对着云龙腰下打来;云龙随即向下一蹲,两手对着靴头,便想握住。人杰叫道:“不好!”随即收回腿脚,改了个江心捞月式,脚头向下。
      两人在此,你来我往,正是打在一团,斗在一处,起了有数十个拳式,早把喽兵看得如木偶一般。正然难分难解,后面殷龙复又追到,见他两人拚斗,知对面不知个落脚,赶着上前叫道:“人杰休得无礼,何处英雄前来访问,俺殷龙来也!”
      云龙见对面又来一人,听他报出姓名,心下不禁大喜。随即蹿身跳出圈外,就望着殷龙道:“咱云龙此来,正自访汝,来得好,咱两人见个高下!”殷龙听他说“云龙”两字,不禁疑惑道:“君召曾说是云家五子,此人自说云龙,莫非此人便是飞云子一类么?此时前来,特地访我,莫非其中另有别故。”当时不便问他,忙答道:“你既前来会我,莫说是无名小辈,便是潼关以外的名角,若回他半个不字,也不知咱的厉害!”云龙听他已经知觉,连忙笑道:“今日我有事上山,不能在此耽搁,非是好汉,明日在此拚个你死我活。”说着,便撒了众人,与喽兵回山而去。
      这里殷龙与贺人杰同聚一处,开言说道:“汝这畜生全然不知利害,可知此人前来,并非与我等寻仇,乃是有益于我,汝可知道?”人杰道:“岳父何出此言?他乃琅琊山的强人,岂得与咱们有益?若存好意,还与我等动手么?”殷龙道:“你方才不听他言,自称是云家五子,居住潼关,见咱说出姓名,便尔回山而去,汝试想来,岂不是飞云子一类么?”人杰听了,此真是如梦初醒,乃道:“孩儿既已与他交手,显见负却他的美意,设若翻过脸来,岂不误了大事?殷龙答道:“这事倒可无虑,他如不来,又何必约定明日呢!明日到此,汝可勿来,咱与他自有道理。”说着,两人一路而来,到了店内,专等云龙的消息。
      且说云龙回转山中,早有王朗上前问道:“大哥今日下山,可曾遇见殷龙么?”云龙道:“咱因日光已午,腹中饥馁,不便交锋,只与贺人杰斗了数十合拳脚。此人在俺看来,也不过是寻常之辈,只须明日将殷龙打死,这许多小辈便可无虑了!”
      王朗见他言语,不禁欢喜非常,连连称谢,即命喽兵摆下酒来,款待他兄弟。席散之后,飞云子向他问道:“大哥,今日下山,既已会见人杰,但不知黄天霸可曾在此否?”云龙道:“愚兄正要询问,只因喽兵在旁,不便启齿,已约定明日相会了。”
      正说之间,早有黄成进来询问。不知他说出什么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