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86回 见伤痕英雄痛儿女 探消息豪杰访强人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殷龙天明起来,梳洗已毕,不见人杰出来,心下暗道:“这总是他夫妻贪睡,此刻尚不起身。我且不必喊他,看强儿在那里有何事。”随即信步走出,才到殷强房内,但见案上放一张纸帖,上面写了数句:“禀父亲安,男与妹夫、妹子,同破齐星楼去也。”殷龙见了字条,不觉大惊道:“这三个畜生,好不知事!连天霸与朱、褚两人尚不敢前去,你们有多大本领,竟自背我而行,岂非自寻死路么?”当即跑到赛花房中,哪里有个人杰?殷龙这惊不小,即命殷猛、殷勇两人前去追赶,哪里追赶得上?到了上午时分,仍就回来。这三人本是殷龙心爱的儿女,此时见他们冒险,只得向殷猛说道:“汝且去此,赶赴淮安报与施大人知道,说贺人杰带同你妹子三人去破琅琊山,惟恐他此去有失,快请黄叔父与朱老英雄一班人众,前去救护。
      我此时随即动身,在琅琊山左近等候。设若万君召回来,得了齐星楼的原图,那时便大众去破这山头,千万莫要误事!”说毕,殷猛只得领命往淮安而去。自己与殷勇、殷刚,带了动用的各件,一路追赶而来。
      这日到了山东,正访琅琊山的路径,忽见有个老者,喘吁吁的向那人说道:“我昨日店中住下三个客人,谁知是施大人的手下,昨日夜间去破齐星楼,皆受了王朗的重伤,现在问我吕云章的庄子,你们可知道这路径么?”殷龙听了此言,忙向那人道:“这三人可是两个男子、一个女子么?”老者见殷龙询问,忙道:“你老何以知道,问他则甚?”殷龙道:“此人现在何处?赶快带我前去,那伤痕可致命么?”原来此人就是店内店主。见殷龙问得急迫,指道:“前面过去,东边那个庄上第二家,便是他住的所在。”殷龙听了这话,顺着路径飞奔前来。到了店前,只见殷赛花站在店前。殷龙不禁怒道:“你这三个畜生瞒得我好苦。设若丧命此地,叫我怎见施公?现在他二人究竟怎样了?”赛花见了父亲前来,如半空中接着日月,忙道:“他虽中了火箭,尚还支持得住;惟四哥伤痕太重,现在昏在床上呢!”殷龙此时光景,已是怨愤交集,欲想再骂他夫妻,又是娇养惯的,实在骂不出来。看着殷强,自是着急,忙道:“你且将受伤的原由,告诉我来,看我可有敷治的药料?”
      赛花将昨夜人山,如何中他埋伏,前后说了一遍。殷龙尚未听毕,不禁顿足道:“这事如何是好?这火弹名叫流星弹,内有毒药造成,打在人身,不过七日,便要身死。为父的无救药,只有褚标那里的化热丹可以解救。但离此甚远,着人前去,也来不及,如何是好?”殷勇道:“爹爹且勿着急,孩儿看咱们那个清凉散,也可用得。何不先代他敷上,能将这火气拔去,也就轻松一半了。人杰兄弟已中了火箭,此时先代他将箭药敷上,然后再讲罢。”当时殷龙只得将包裹打开,取出末药,将箭疮敷好。究竟人杰受伤不重,虽然觉得疼痛,自从敷药之后,那火气已拔出了几分;惟有殷强,只是昏迷不醒。殷龙此时眼望他受罪,恨不能将王朗擒住,一刀报了此仇,焦躁一番,只得出来向赛花埋怨;赛花此刻,也是悔之不及。只望褚标果能到此,两人方可有命。
      谁知殷猛奉了他父亲之命,去到淮安送信,一路之中,不敢怠慢,昼夜而行,这日已到了漕督的衙署。当时找了巡捕,说明来历,进内报告施公。施公听了此言,也是大惊失色,说道:“贺千总如此冒险,设若有失,如何是好?”随即将殷猛传了进来,问了一遍,方知是殷龙留他在家,恐怕误了限期,因此他三人暗自前去。施公道:“贺千总你性太急了,那样一座高楼,岂是你三人能破的?”当即将黄天霸、关小西一班人众,并朱光祖等人,一齐请来。见了殷猛,访知这番事件,无不齐声说道:“三人前去,必然有失。殷龙虽是赶去,还要请大人示下。”施公道:“本院为这案件,恨不得立时破获,无如飞云子下落未曾访明,因此权且等候。褚老英雄虽然又去探访,不知何日回来。本院此时,只好急其所急:黄贤弟、关贤弟同朱老英雄三人,就此随殷猛连夜而行,赶到沂州,如他三人未曾受伤,仍然同回,等把飞云子访明,再行前去;设若有意外事件,大众便聚在那里,等万壮士回来,再行定夺。那时能破不能破,皆可知道了。”黄天霸见人杰为齐星楼案件复又前去冒险,心下甚为着急,见施公如此吩咐,惟恐朱光祖推辞,忙道:“朱老叔,人杰这小孩子,你老怪喜欢他的,设若此去有失,冥冥之下,何以对得起天保?你我就此去了罢。”说着拖了光祖,别了施公,回到自己的衙门。张桂兰与人杰的母亲也是吃惊不小,当时将黄天霸朴刀以及随身的物件,一齐打入包裹,命他连夜而行。光祖此时也无可推辞,带了兵刃,与天霸到了辕门,关小西同殷猛两人已在那里等候。天霸又向计全、何路通叮嘱一番,叫他们小心保护;万君召一经回转,便大众齐来。说毕,别了众人,直向沂州而去。
      看官,你道殷猛前来,为何施公叫褚标又去探访?只因万君召走后,褚标对朱光祖说道:“我看齐星楼这案件,断非此数人可破。若能将凤凰岭张七请来,便可得个大大助臂。今日万君召虽去,惟恐迟不救急,误了限期,为害不浅,”光祖说:“张七那人,倒不必去请,惟有琅琊山的消息,现在如何动静,全不知道;不若去打听明白,一经万君召回来,那时便可以前去,到了山下,有人接应,也可不至于耽搁,岂不比去请张七较为妥当么?”两人计议停当,褚标也不告知施公,一人便向山东一路走去。后来施公不见褚标,询问起来,方才晓得。这也是殷强命不该绝。他三人来到沂州,褚标已先期住下。这日上山之后,受了重伤,次日褚标已打听明白,心下吃了一惊,明知化热丹可以解救,虽在自己身边,却不知他们的下落,只得在琅琊山左近四处寻访。不知殷强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