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85回 陷深坑险擒小将 中火弹急煞佳人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殷强跌下那陷人坑内,赛花正欲前来相救,复听铜铃声响,半山来了一人,手执大刀,飞奔而至。口里叫道:“何处的野囚,前来偷探?不要走,爷爷来也!”到了面前,举起一刀,便向殷赛花砍下。原来王朗自从黄天霸与贺人杰两人那夜来后,就知道施公那里总有人来,当即命各处埋伏了许多暗器;半山腰那个更棚与这陷人坑,是两个看守。殷强杀死一个更夫;那一个见有人来,就出了更棚前去报信。因此铜铃响动,把殷强陷入坑中。此时这人前来,殷赛花双剑一分,用了个二龙出水式,左手一剑,将刀隔去,右手一剑对定来人的咽喉刺去。那人见是个女子,也不将她放在心上,见自己一刀砍去,剑已前来,赶将身子偏让于左边,刀头一转,隔在一旁,两人厮杀起来。那二百个喽兵,齐声叫喊,山谷里面,如千军万马一般。贺人杰赶到面前,见殷强已中了埋伏,惟恐山上头再来强盗,赶着双锤一摆,杀上前来。谁知殷强跌入坑中,却是个鱼鳞铁网,铜铃一响,已有把守的军士,走来擒捉。殷强晓得不好,遂将生铁飞抓双手一举,两脚在铁网一顿,就想由坑内蹿纵上来。
      此时山寨里已早得信,王朗听得铃响,随向世雄说道:“朱二弟,你可赶快前去,怕施不全那里又有来人,交起手来,务必将他引到里面来,等咱活捉这狗头。”朱世雄答应一声,也就提了飞抓前来抵敌。见殷强正往上纵,遂即高声叫道:“你这杂种还想上来!不要动,爷爷来请你。”说着,举起飞抓,在坑前护定,两边喽兵一声叫喊,挠钩齐下,已将殷强擒捉上来。人杰到了此时,吃惊不小,随即提了兵刃即赶上来,已来不及。当时一声叱咤:“朱世雄休得逞能,俺贺爷爷来也!”
      双锤飞起,从顶上打来。世雄抬头一看,见是人杰前来,知道他的厉害,赶将那飞抓勒定了,足下蹦动开来,嘴里招呼道:“尔等赶将那厮押至寨内,请大王前来厮杀。”说着,并力上前,把锤头隔开去。人杰知道他武艺有限,遂将锤头乱舞,一气打下,早把个朱世雄杀得浑身是汗。殷赛花与那人战了六七个回合,忽见殷强被人捉去,心头大怒,双剑分开,一个二龙出水,早把那头颅砍下。两足一纵,到了前面,直向那喽兵砍杀。朱世雄见来了一员女将,深恐将殷强救去,只得舍了人杰,反奔前来,将赛花敌住。后面人杰又到,锤如雨点,一路打出。
      所有喽兵,杀得天翻地覆。
      王朗在里面听得,正派人迎敌,早有一人喊道:“大哥,把守此楼,让小弟前去。”钢叉一摆,飞下山来。见殷强正要挣扎,赶着又一叉。谁知人杰手段飞快,见他来得厉害,将身躯一矮,锤头高起隔去钢叉,一手将殷强夹在腰间,便想逃走。
      蒋责哪里肯舍?一声吆喝,所有的喽兵,围绕上来。殷赛花见救了殷强,也就放胆宽心,与朱世雄厮杀。两人一来一往,复战了有七八个照面,朱世雄只能招架,难以还手,掉转身躯直向山头逃去。赛花此时也不追赶,上前一步,将蒋责敌住,随向人杰喊道:“你将四哥解下,就此杀上山头。”说罢,双剑齐施,早将蒋责的钢叉逼住。人杰听了这句话,来不及解绳索,在殷强肋下,拔出腰刀,将绳索割断。殷强放开手足,飞抓乱舞,杀上前来。蒋责哪里是他三人的对手,高声叫道:“若是好汉,奔上山来,俺与你斗三百回合。”人杰笑道:“汝这狗头,也要逞嘴,俺怕你的埋伏,也非好汉。”说罢,三人各举兵刃追赶上来。谁知王朗见朱世雄败回,知那些寻常埋伏擒他不住,随即传令让他进来。当时与众人到了楼前,站立台阶,直等人杰。
      他三人见无人抵敌,也就蹿蹦纵跳,到了花园,离那棵大树前不远。殷强还要前进,人杰知道厉害,赶着喊道:“四哥且住,待俺前行。”当时便想绕过那树木,蹿上楼去。王朗早已看见,刀头一指,霹雷一声,火球飞至。人杰知道不好,随即向旁一让,到了左边;谁料殷强随后走来,迎面相逢,正落在肩头上面。登时燎起大泡,痛入骨髓,大叫一声:“痛煞我也!”飞抓一舞,跳到树前,直向王朗打下。人杰恐他有失,也杀奔前来。王朗也不交锋,复将栏杆一推,花朵中早飞出流星火弹,前前后后,直向两人打来。殷强到了此时,也就不敢前进,飞抓在手中舞得如雪片一般,遮挡流星火弹。奈此弹总线发作,火弹过去,无限的火箭,复又射来。殷强身上早已中了数箭。人杰又恐他再战,赶着喊道:“四哥此时不走,尚待何时?你脸上已中了火箭了。”说着,掉转身躯,便想逃走。
      到了琉璃厅口,里面已蹿出数人,锤棍刀枪,一齐杀人。当首便是曹勇,高声喝道:“汝这小贼,前番未送汝命,已是万幸,今日复来送死。曹寨主在此,不要走,吃我一铛!”说着,流星铛一起,连肩带臂,一下打来。人杰此时不敢恋战,只得将双锤一架,夺路而逃。所幸赛花未曾受伤,此时见众人杀到,知道力敌不过。随将铁背花装弩取出,一声响亮,一弩射出。
      曹勇冷不提防,见有暗器飞至,赶将身躯一让;后面那人躲避不及,早已射中命门,“哎呀”一声,栽倒地下。曹勇一人来厮杀,他三人趁此漏空,出了花园,复向寨门逃去。
      三人到了山下,方才碰在一处,喘息一番。此时殷强脸上已肿得有面盆大小,冷风吹人,疼痛非凡。赛花此时也就着急,只得令人杰将殷强背负肩头,回转店中,将原由告知了店主。
      店内方知他三人是施大人手下的人。赶着烧了面水,让殷强薰洗一番,身上箭伤,复行扎好。人杰虽未中火弹,右臂上又中了两枝火箭,两人睡在房中疼痛非常。到了天明,殷强大叫一声,早已疼昏过去。殷赛花真是手足无措,向着人杰道:“这事如何是好?早知如此,临动身时,将爹爹的末药皆带来了。现在用何药敷治呢?”人杰到了此时,倒是哼声不止,见赛花如此着急,便道:“此去十数里,有个村庄,这人家姓吕名叫云章,你到他家,说明缘故,或者有什么解救,亦未可知。不然就请他儿子去到殷家堡送信,他必然肯的。”不知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