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84回 小夫妻逃走殷家堡 贤郎舅约探齐星楼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贺人杰正要起身,只见殷强走了进来,在房外问道:“贺贤弟,可曾起来?”人杰听是殷强,连忙答道:“小弟起来了,哥哥且坐一会,即刻出来。”说着,就披好衣服,到了外面。殷强道:“小弟此来,非为别事。但是那琅琊山上究竟如何厉害?若能将飞云子访到,自是好事;设若寻不到他,难道这山头就不去破吗?我想王朗等人也不过是个我辈,只要将他引出山来,把他擒住,这楼自然可破。即便有埋伏在内,有了人,还怕那御杯不得到手吗?因此愚兄前来询问,但不知贤弟与妹子意下如何?”殷赛花听了此言,也知道他的用意,乃道:“哥哥莫非要去破山吗?妹子也有这个意思;只因他初到此地,不知他可情愿?咱们想施大人如此厚恩,设若万君召将飞云子寻不到,误了限期,固是有那处分。江湖上面,谁不知我们这班英雄的大名,今日为一个王朗造了这齐星楼来,就无一人敢破,还要寻张找李,求人帮助,岂不为人取笑?爹爹的意思,虽是爱惜你我,只不想这个道理。想我等在时,若能前去将王朗捉住,破了此楼,毋论施大人要重重保举,便是万君召、黄叔父等人,也把我们看得起。而且张桂兰与郝素玉婶婶,从前干了许多大事;咱们本领也不在她之下,为何不去破山头?因此欲想前去,一则恐爹爹不肯答应,二则伯他初来,贪恋此地。那时迫他前去,设有他虞,爹爹与母亲岂不说我不贤?故而未经说出。你今既有此意,只问他便了。妹子无有不可。”
      贺人杰听了此言,正是喜出望外,忙道:“你两人果能如此,岂不是条上策!虽然我肩头上中了一箭,尚无大碍。有我三人这本领,只要王朗下山,那时不怕他走上天去。不过岳父面前须你们开口,方可行得。若是我去同他说,他必说我伤痕未好,且待痊愈,再行同去。那就无可更改了。”殷强道:“贤弟,你说哪里话来?若想告知爹爹,一年也走不了。在咱看来,不去则已,去则不辞而别。好在这条路径你也走过,到了那里,破得齐星楼更好,不然纵有人受伤,或为他拿上山去,那时再赶回来报信。我三人皆是爹爹心爱的人,怕他不去解救么?”
      他三人本是年幼无知,恃着自己的手段无敌,便把琅琊山看得容易。贺人杰听了这话,不禁喜道:“果然哥哥如此妙计,你我今晚便收拾停当,明日午后,就自动身。”殷强同殷赛花也就答应。
      当时商议停当,三人到了殷龙的房内,请安已毕。殷龙见他一对小夫妻,如一双美玉一般,自是欢喜。当时就吃了早点,又到了上房里,与一班舅嫂等人,谈说了一会。殷龙见人杰不提淮安之事,疑惑他安心在此,以待消息。谁知到了晚间,赛花先将自己的动用短衣并两口利剑,打在一个包裹里面,随手带了铁背花装弩,换了小袖衣衫、大脚裤、铁尖快鞋;复行取了二百两银子,放在包裹之内。此时贺人杰已与殷龙吃了晚膳,回转房中。见殷赛花收拾已毕,两人就连衣而卧,安歇了一宵。
      到了五更时分,殷强又过来,肩头上负着一个包裹,身穿玄色短袄,排门密扣布列胸前;头戴一顶英雄盔,浑圆一朵绒球颤在面前;玄色洒花兜裆衩裤,薄底靴儿;手提一柄生铁飞叉,腰刀藏在里面。向着人杰道:“天色现在不早,再迟可有人看见,那时便走不了。”赛花道:“你我虽然前去,也要留个信下来,使爹爹知道方好。不然岂不说咱等背父而逃?”殷强道:“咱那里已留下字迹,爹爹起来,到我房中,便可看见。你两人不必耽延了。”人杰听了此言,也就催赛花赶快前去。
      当即三人到了房外,将窗格倒关起来,出了檐口,扑扑两声,便由屋上出庄而去。一路晓行夜宿,赶奔前趱。
      这日到沂州府界内,殷强道:“贺贤弟,此地离琅琊山还有多远?你我且寻个客店,安息一天,打听他山上的事件,然后再去破楼,你道我此言如何?”人杰道:“前面离琅琊驿不远,这地方热闹,虽有客店,但是我等前月在此耽搁了许多日期,总有人认得;设若漏了风声,王朗逃走,或使人暗来行刺,那时岂不是多事么?在咱看,还是别寻个客店为是。”赛花道:“你如此说,就此前去寻找,惟最要便当方好。”人杰答应了一声,当时转过了那驿站,走了有四五里远近,有个小小村镇,里面有十数户人家,其中有个客店。人杰到了门首,只见个老者向他问道:“客人可是寻店么?这里面地方虽小,一切尚是清洁;现在上首房内,尚无人住,客官共有几人?何不在此歇马?”人杰道:“此地正好,我去找个朋友就来。”当时转身向外,前来告知了赛花,三人就在这店中住下。谁知这地方,乃是个僻静的所在,所有来住客人,大半俱在前面住下,非到了阴天雨夜,方有人住。故这店中生意十分淡薄。老者见他三人俱是少年,而且又武士打扮,忙问道:“客官由何处前来?到此何干?”人杰道:“只因咱们这朋友,到此地寻亲,忽然身子不快,故在你店中暂息两日。”当即问了酒肴,送上茶来,然后走去。殷强道:“无论二百三百,今日到此地,晚上我是要去的;哪怕他是个刀山,我四爷也不惧怕。”当晚一人饱餐一顿,在房中养息了一番,到了二更以后,每人各带了兵刃,蹿出房屋,只向那琅琊山而来。
      行了十数里路径,又值黑夜之中,到了前面,只见山阜上那派风景,如长江大海仿佛,所幸星光之下,尚辨得出东西。
      人杰在前引路,蹿林越树,到了半山,那个楼前搭个更棚,里面点着个灯球,两人在里敲那更鼓。殷强走上前去,将那个更棚一掀,拔出腰刀,一刀砍去。更夫见有人来,赶着起身一望,见是个少年大汉一刀砍来,早吓得魂不附体,连忙让过一刀,向殷强跪下道:“爷爷饶命!”殷强道:“你且将埋伏说明,由此上去,还有没有埋伏?咱便饶你这狗性命。”再寻那一个更夫,早已不知去向。殷强疑惑他逃命去了,出了更棚,便与赛花上山走去。谁知方上山坡,未到那个楼门面前,忽然脚下一绊,咕咚一声,栽倒在地。接着一阵铃声,早将殷强陷入坑内,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