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80回 回衙门激说朱光祖 问路径打倒王大拳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朱光祖与褚标席散之后,问施大人可有书信带往海州?
      施公道:“本院岂可无情?人既不能前往,简帖复又不周,岂不令万英雄怪我?老英雄且请回衙安歇,本院少顷写就,命黄贤弟带回如何?”朱光祖道:“如此,某等前去,便可措词了。明早动身,不再来院请示,俟万君召如何回答,再来禀明。”
      当时与褚标两人就此告别,带了人杰,一同回总兵衙门。此时张桂兰与贺人杰的母亲,见朱光祖、褚标两人到衙门,一天未曾回来,正在家里盼望。忽见两人一同走了进来,张桂兰连忙问:“老爷子!可是今日吃醉了,睡在施大人那里胡说连天么?不然何以此时才回?”朱光祖笑道:“我倒未曾胡说,偏为这小猴狲说了一番,惹下这件事来,叫我如何办法?”张桂兰就忙问何事,褚标只得将施大人请他到万家村的话说了一遍。张桂兰道:“这事实是难说,即如我父亲回去之后,至今连信息俱无,把个凤凰岭以他为养老的所在,听你有何大事,他不但不肯出来,连好歹一句话皆不开口。万君召叔叔也是如此古怪,此事确实难行。但施大人如此盛情,贺贤侄又是个年幼的孩子,怪可怜的,吃了人家的暗苦,免不得你老下一番说词,将他请出。好在你老口舌便利,虽然这题目难做,尚不至惹人笑话,说你全无用处,连客皆不会请。”朱光祖听了此言,不禁笑道:“你看你这张利口,先将你父亲说得古怪,同万君召一样性格,不肯出来,露了自己脚步,怕人批驳于你;然后用这派话头来激我,总要将他请出,不然羞也羞煞了。可是你这利口,我也不同你辩,但愿黄贤侄出外十年,终日与那些男子英雄打仗,不回来同你交锋,那时你也就要念佛修心,不说这刻薄话了。”
      张桂兰听了此言,不禁啐了一声道:“你这老古董,人家说的正经话,你偏用这话缠人,你便去罢。明日要动身呢。”说着,自己也就回转房去。却好黄天霸也由院上回来,将书信交与朱光祖,然后取出一包银两,与他两人为路费。当时又说了些话,并请他致意万君召一同前来,然后回转上房。
      次日一早起身,朱光祖与褚标两人,每人各带了一个包裹,吃了早点,直向海州而来。原来海州虽是个直隶州,却与淮安毗连,不过三四日路程便到。万君召的所在虽在海州的乡下,离城也只有数十里地。这日朱光祖与褚标到了海州,先在城外找了个客店住下,向那小二问道:“这一带有一万家村,你可知道吗?”小二道:“这个最大的村庄谁不知道?但是姓万的太多,他们族中,连自己皆认不清楚。不知你要问去哪一个万家?”朱光祖道:“他村上有个万君召,这人可在家么?”小二道:“别人或不知道,好个万英雄,却甚有名望。听说淮安漕督施大人羡慕他的武艺,保举他为官,他只是不肯。现在终日在家栽花插柳、种竹养鱼,享那田园之乐。就连这城内也轻易不到。你老从何处来,问这人何故?”朱光祖道:“咱不过与他朋友,便问一声,看他在家不在。”当时小二送上茶水,问了酒肴,与他两人饮食。当晚与褚标歇了一夜,次日一早,给了房钱,直望万家村而去。
      行至晌午时候,见前面有一座大大的村镇,镇外一带尽栽着杨柳,每棵杨柳中间夹着杏树。遥想二三月之内,真是个绿荫满地,红杏在林。两人到了镇前,去那个杂货铺中询问。朱光祖道:“你看这个镇市,好一个所在。为什么与我从前来时不对,莫非咱们走错了不成?”褚标道:“咱虽与万君召认识,他这所在确未到过。既是你有点疑惑,何不到镇上问他一句?”
      当时朱光祖只得进了镇门,上首有个杂货铺子,门首站立个少年,约有二十上下年纪。光祖走上前来,打了个拱手道:“朋友,借问一声,这里可是万家村么?”那个少年将他一望,见是个过路客商,乃道:“你这人也不是瞎子,这圈门上明明写的是‘华家镇’,为什么要代他改号!说是什么‘万家村’,还不为我滚去。你这个老杂种,向着你爷噜苏。”朱光祖看了此人,反觉好笑,心中暗想道:“这厮真是造化,放着俺十年前的性情,早将你这厮一拳打死!俺问你的路,便出口伤人。”
      当时反笑道:“朋友不必动怒,老朽不认得字,故而动问,既不知道,再问别人何如?”说着,便向前去。
      谁知那少年见他如此说项,疑惑他可以欺吓,当时追了上来,一把将他的肩头揪住,骂道:“老子叫你滚,你便要在镇上胡闹,你要问路出镇门去,这地方不准你到。”此时朱光祖虽然动气,总因自己手辣,不肯轻易动手,反将一肚怒气按捺下来。谁知后面褚标正是忍不下去,当即上前喝道:“汝这少年,如此撒野!俺朋友问你的路,你不知道也就罢了,为何不许他另问别人?难道这镇上是你一人家住么?还不与我松手?像你这模样,也要在俺面前骂人!”少年见褚标前来说他,当时转过脸来,高声驾道:“你这个老乌龟,老子与他说话,谁要你多言?你来,我爷爷就与你作对,只要你认得爷爷的拳头,也不打听打听,爷爷在镇上,谁不知道这个王大拳,容你这个老杀材的多嘴。”褚标见他举起拳头,实是又怒又笑,骂道:“你这小狗头便叫王大拳吗?你褚爷爷也叫褚大拳,怕你那个大拳遇见俺这大拳,就叫王不拳了。”那个少年听了他言,哪里容得下去?当时举起拳便向褚标的胸前打下。褚标倒也好笑,顺手向外一推,只听咕咚一声,一个仰面朝天,早跌在地下。
      当时爬起身来,抱头便跑、嘴里骂道:“你这两个老杂种,在此等着爷爷,总叫你吃苦头便了。”说着,出了镇口,飞奔而去。朱光祖笑道:“这人也是倒运,今日遇见你我,但不知他姓甚名谁?”旁边那店内说道:“二位爷!这人便是前面万家村的,此人姓王,你老问万家村何事?”朱光祖闻了此言,便问他的路径,不知那人说出什么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