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77回 验毒物表扬节妇 明字理叙述案情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王氏退了出来,听候传令升堂,当时便在大堂伺候。
      谁知刘大成往日皆坐大堂,今日忽然在花厅升座,命将犯人一并带入,当时威武一声,皂役、书差两旁侍立。先将李贺芳带上来,问道:“汝供你表嫂谋杀亲夫,可知你那位表嫂实是个孝妇。本县已访明实情了,好言劝汝,汝反强词夺理,可知诬害节妇罪名难逃,本县若不将此案理清,也不能使汝心服。尔且具结前来,若果取出毒物,便将汝加等问罪。”李贺芳听了此言,心下暗想:“明是这狗官欲了此案,见我言语坚执,特用这言词哄吓一番,此时若听他道,如何能泄我仇恨?”当时回答:“小人所禀,实系真情,若是虚浮,小人反坐便了。”
      说罢,当时便具了一张切结送到案前。刘大成复又说道:“王氏乃女流之辈,问案之际,本县与汝应得避嫌,你我二人,权在此堂上,令他婆婆协同王氏,并媒婆等人,到上房取验,若有毒物,随禀前来,你心可甘服么?”李贺芳此时拿稳取不出物件,当即回道:“只求我姑母亲眼看见,取出了这物,小人也就深信了。”说罢,大成便命媒婆并李氏、王氏,同到那花厅对过闲屋里面,复行将太夫人、夫人请出,督同看见。
      只见太夫人向李氏说道:“你这媳妇甚是贤孝,可知你儿子身死,并非他不端之故,乃是他贞烈所致,以至生此毒物,伤害你儿子性命。我们老爷禀明施大人,方得了这件秘法,为你儿媳申冤。你在这里眼看着便了。”便命媒婆取物,李氏也不知何故,说道:“我媳妇本是个好人,无奈我儿子身死可疑,因此前来控告,若蒙老爷问明,依然留我媳妇,以尽残年,也就感激不尽了。”说罢,只见那个媒婆,命王氏躺下,先将底衣脱去,命李氏将两眼遮盖,免得她见了害怕。随即从身边取出一根短小铁条来,一面用牛肉裹好,先在滚水内烫得湿热,然后由下部诱引,用力往外一拖,只听砰的一声,突见一物抽出在地,随即上前将它击死于地下。
      李氏此时大惊失色,忙哭道:“我媳妇也不是妖怪,为何里面有这毒物,难道我儿身死,便是这物件害死的么?”太夫人连忙道:“何尝不是?若非施大人寻出这个道理,几乎将你媳妇冤煞了。”说罢,便将王氏搀扶起来,连忙问道:“你此时觉身上怎样?”王氏道:“不知何故,但觉腹下松了许多。”
      媒婆当时说道:“娘子,你肚子有此怪物,焉得不害人的性命?现在老爷在堂上等信,我去禀明就来。”说罢,便取了那毒物,到了花厅,正是刘大成在那里盼望。见她走来,随即问道:“媒婆,尔可曾验明白么?手中所取何物?”媒婆见问,连忙上前禀道:“小人奉命将王氏试验,果如施大人所言,腹中有此一物,现在此间,请老爷审阅。这仇瑶身死,必是为此物咬毙的。”
      刘公听了此言,真是惊叹不已。随对李贺芳言道:“现在已有实据,这毒物是方才验明出来。”说罢,便将王氏在上房说的言语,以及媒婆如何试验的话,说了一遍。然后道:“汝这狗头,无端诬控,非本县细心查核,几乎将贞烈的妇人污了名节。可知此物名叫女贞,此乃防节保身之物,非真是节烈妇人,断不肯有的。汝此时可明白么?”
      正说之间,李氏又哭了出来,说道:“大老爷!我媳妇为这案件拖累多时,今日方才明白,这是老妇人亲自看见,想必我儿那日也是这样送命的了。但求大人将我媳妇放回家中,买棺为我儿成殓。这里老妇人叩求销案。”李贺芳听得刘大成一派言语,复见他姑母前来销案,当时只得不发一言,听县官做主。刘大成复又说道:“大凡平常细故,一经诬告,审出情由,皆加三等问罪。此乃杀夫讼案,汝乃挟己偏见,越俎公庭,汝说你表嫂往日不端,尚可解说。他自从丈夫外出,尽心竭力,伏侍孀姑。今日特遭此事,汝便该愈加怜悯,曲示张罗,代她办此丧事,方是亲戚的道理。本县屡次劝汝,还敢坚辞固执,顶撞本县,如此刁风,岂可以长?本县且将带汝至施大人面前,禀明此案,拟定罪名,以为遇事生风者戒。”说罢,就命差役,先将贺芳钉上刑具。然后命人拿了一块大红缎匾额来,铺在公案上面,自己取了大笔,浓墨写了四字,乃是“贞节可风”。
      复将自己官轿执事预备在堂前,然后将王氏传到面前,说道:“汝事姑尽孝,守节堪嘉。可知非遇着本县,几将汝冤沉海底。本县非施大人到此,也不能水落石出。今日案既问明,此后可愈加谨慎,以保终年,若日后不周,本县定来接济。那请旌表之事,谅施大人皆要代奏的,守节孝妇,幸勿稍失,勉之慎之。”
      这番话说罢,随命众人鸣炮奏乐,用了自己的仪仗送王氏回去。
      王氏当时却感激万分,遂即叩头谢恩,与李氏一同乘轿回去。
      这里刘大成带了那女贞毒物,同李贺芳一齐到了陶家洼来见施公,已经下昼时分。当时到了里面,先将试验明白的话,说了—遍。然后说道:“卑职年幼无知,但从赴任以来,无不以民心为心,实缘事大案重,卑职思量数日,实想不出个缘故,不知大人从何处得来,便如此明鉴万里。敢求指示,俾有遵循。”
      施公道:“贵县如此用心,诚为难得,本院昨晚因看案卷,见贵县详文说这王氏平时颇为贞节,因思古人造字,大抵因鸟兽成名,如此这般,不一而足。曾记《说文》:贞,定也,精诚不动,诚之谓贞;尸格上面又说他致命所在是毒物咬毙。显见这物是腹中之物了。以她贞节上推求,必是她丈夫外出,思念过深,日久便生此物。若是她平时不端,断不会有此物的。而况人之一身常有虫物,如虱子、蚤虫等类,无不由皮肉内生来,由此类推,方明此理。不料果然验出。”便叫人取来看示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