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476回 刘县令具详请示 施漕督拍案惊奇

施公案

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却说刘县令登场之后,命衙役将尸身抬上,把被褥掀开,不禁吃了一惊!暗道:“这案叫本县实是惊骇,莫说未曾见过,连这致命的所在,从未听人说过。若真奸情,本县定将这奸夫加一等问罪!钡笔敝患靡廴绱搜楸,高声报道:“男尸身下部致残,系毒物咬毙!毖靡凵形幢ū,贺芳忙到了案前,向县官说道:“这案求大老爷另换衙役,秉公相验。此人显系奸夫贿托,相验不明。仇瑶夫妇,两人在床,明是同房之时下的毒手。这衙役报的毒物咬毙,此乃有心掩饰,欺蒙老爷,求大人复验!绷醮蟪商舜搜,赶将衙役传来问道:“这尸骸身死,乃是夫妇同房,以致毙命,汝何以说是毒物呢?可知这案情重大,不能糊混。汝受何人贿托?从实供来!”衙役见县官如此询问,忙跪下回道:“老爷的前程,小人的性命,弑夫案件,非同儿戏。小人若受贿欺蒙,情甘具结。如有相验不实,请老爷反坐便了!绷醮蟪杉绱搜杂,乃道:“你说他是毒物咬毙,你究竟有何凭据呢?”衙役道:“下部尚有齿痕,照此验来,恐是毒蛇之类!绷醮蟪苫共幌嘈,只得亲身下了公座,目睹一番,果然不错。无奈李贺芳一口咬定是奸夫谋杀。
  当时刘县令只得将尸骸权行小殓,详情临封相验。然后将王氏、李氏并贺芳一干人证带回衙中,细细审问。无奈据仇李氏说他媳妇十分贤孝,绝无苟且;王氏但说愿随夫死,惟求大老爷将此案讯明,究竟是何物毒毙!李贺芳总说是另有奸情,请老爷照弑夫案办。把个刘大成弄得抓耳挠腮,想不出个主见。但看他婆媳言语,迥非奸淫所致。欲想代她剖白,又不敢十分相信,一人只是委决不下。却巧施公命地甲同店主前来,断那裘伯虎案件,传他前去。刘公得着此信,自是喜悦非常,说道:“本县正因这案难办,难得施大人到此,他乃是第一清官,疑难案件,不知断了多少,何不向他禀明,请他详查!钡笔北愦嗽,随着来人,一齐前去。
  到了店房,对施公请安已毕,侍立一旁。施公问了名姓,方知便是大成,乃道:“本院一向风闻贵县的官声甚好,今日奉请前来,只因本院路过此地,休息在此店中,夜间偶得一梦,因此破了这案件。本院虽是漕督,只因此案乃贵县境内的事件,特请贵县前来,将朱二带回衙中,录供详报,照谋财害命的律例抵罪便了!钡笔绷醮蟪膳蹬盗,口称遵命。遂即上前打了一躬,禀道:“卑职有一案不明,本欲具详请示,幸得宪驾到此,特来面询!彼当,将仇瑶的案卷呈上。施公展开看了一遍,也是惊骇非常。乃道:“据这仇李氏的口供,说这王氏实是个孝媳,但是这仇瑶身死,实在可疑。贵县权将朱二带回衙中,将此案完结,明日前来候示!贝蟪杉┕捕喜怀龈鲂槭,只得遵命退出,带了犯人,回衙而去。
  这里施公候他去后,复将案卷细看一番,只是不明其理。
  暗说:“夫妇敦伦,本是常事,而且他彼此阔别,自必鱼水和谐,胜人一倍。为何这般伤法?若谓毒物咬毙,姑作床上有什么蛇物,为何王氏也无伤损呢?这事叫本院实在不明!币蝗俗诜磕,将原卷看了十数番之多,依然寻不出理解。到二鼓以后,复又寻思一番,忽然拍案叫道:“必是这个缘故了!”
  说着,当时便写一道札文,将那审案的原由叙在上面,命天霸连夜进城,传刘大成明日午堂验明,前来复命。当时天霸只得领了札文,向城中而去。到了县衙,刘大成当即迎入,天霸遂在身边将公文取出,交与县令,对着刘大成说道:“大人吩咐,请贵县今晚将公事看毕,依计而行,定可知晓!贝蟪傻笔背菩灰环,请天霸吃了夜膳,命人送回驿馆而去;然后将公事细细看了一遍,回至上房,与夫人商议了一番。
  次日早间,未及升堂,将原人证传齐,说是午堂问讯。此时王氏在狱听候审讯,忽见有个老年媒婆进来说道:“娘子,今日里面夫人传出话来,命我带你到后堂问话!钡笔北憬叹叱,出了狱门,向后堂而去。王氏到了里面,只见上面旁边坐了一位二十二三岁的少妇人,正中间坐了一位四五十岁的中年太太。当时往前问道:“哪位是夫人?”早有媒婆指道:“这位便是夫人,那中间的便是太夫人!蓖跏仙锨,叩了两礼。只见太夫人问道:“好一位娘子,偏偏遭了这事。老身听见,亦为可怜了。你今年纪多大了?”王氏见她二人皆是一团和气,连忙答道:“小妇人今年二十八岁!碧蛉说溃骸澳愣啻蠹抻氤鸺业,于今几年了?你丈夫出门贸易,何以这许多年?家中除了婆婆而外,尚有何人?”王氏听了此言,不禁心内一酸,登时流泪,忙回道:“罪妇十八岁于归,弹指之间已有十载。丈夫结姻三月便至广东,直至前日方归故里。谁知命途多舛,便尔身亡。想来好不苦恼!”说到此处,那声便呜咽下来,不能再说。太夫人见她如此讲话,实不是个淫妇,乃道:“据你说来,实为可叹!但是你丈夫出外,家中做何养活呢?”
  王氏道:“针黹度日,侍奉婆婆!碧蛉擞值溃骸澳阌行『⒚?”王氏道:“丈夫在外,焉有小孩?”问到此处,太夫人便起身叹道:“照此说来,你真苦煞了!难道你年少青春,便能够久旷在此?我知道你受屈了。随我走来,有话问你!北憬跏闲恐,低声问道:“你这案件,老爷久知道你是孝妇,无奈你丈夫实是死得奇怪,不将这缘故问明,你那个表小叔李贺芳固然是要上控,就是你这个名节反而有伤。你且将你丈夫那日回来,以及临睡时同房,如何身死的话细说一番,好与你转禀老爷,结此案件!钡笔蓖跏现坏媒昂蟮幕,带泪含羞,说了一番。
  太夫人想了半晌,问道:“照你说来,是同房之时身死的了。但是你平日可曾思念么?”王氏道:“丈夫初出之时,四五年间,心有所思。只因妇人从来不敢越礼而行,故十年以来,犹恐守身未固,时值婆婆年老,立志同卧一床。一则代丈夫聊尽子道,二则完全自己名节。不觉苦志十年,反遭此祸!碧蛉说溃骸澳愕运奈迥昵,偶尔思想,近年可还思想么?”
  王氏道:“近年之间,每遇思念的时节,觉有一物,在腹下里面蠕动,稍顷便也忘却了!碧蛉颂舜搜,怪道:“难得!难得!你今日的冤枉可以明白了!蓖跏咸盟,也是不知何故,只见他出来对那少年的妇人低声的说了一番,然后对王氏道:“你且出去等候,顷刻老爷便升堂了!钡笔蓖跏现坏贸隼。谁知刘大成早已在套房里面听得清楚,随即传令坐堂,问明此案。不知如何讯结,且看下回分解。
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目录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闽ICP备17002340号-1
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