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71回 入深地问路杀更夫 闯高楼放箭伤人杰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却说黄天霸与人杰两人到了高坡之处,四下一望,只不知齐星楼在于何处?心下正在着急,忽听远远的一派锣声,由东北角而来。天霸不知何故,但听那声音渐来渐近,到了院前,乃是两个更夫,敲着更锣四处的巡夜。当时天霸怕为人看见,仍然躲在屋上,伏在瓦上,以便躲过这两人。哪知人杰性急,一时见找不到高楼,见此两个更夫,随即蹿步上前,到了他后面,抬起右腿,一腿打去,只咕咚一声,栽倒在地。前面那人不知何事,正欲回身来望;人杰举起左腿,复又打倒。两人见是夜行的强人,知道事情不妙,便想叫喊起来,人杰早提着一个更夫,刀柄一抽,刀口向上,刀背向下,在那更夫颈上压定。
      骂道:“你这狗头,若叫一声,便送你回去。”说着,天霸也飞身下来,将前面那人揪住,刀也如法炮制,不许他出声。更夫见他两人各执明晃晃的利刃,早已将舌头吓短,连忙说道:“爷爷爷,饶饶饶饶命!”人杰道:“你要性命,咱有一句话问你,如若说明,便放你回去。你这山上那座齐星楼在什么地方?快说明来!你便无事。”更夫听了此言,说:“楼楼楼。楼不是在前面么?”人杰道:“你这厮死在头上,还要说谎,你说它在前面,为什么咱二人皆看它不见。”更夫道:“爷爷!从我那来处走去,向那边看去,便看见那座高楼了。”人杰还不相信,忙道:“黄叔父!这厮如此可恶,你老偏去一走,究竟看有没有。”天霸听了此言,松开那更夫交人杰看着,自己到了前面,果然一座极高的高楼,在那山顶上面。只因前面是些大树,将他遮住,因此在下面看来,反而不见。连忙向人杰道:“贺贤侄,这楼看见了。”人杰听了此言,举起一刀,结果了更夫性命;复又一刀,将前面那人杀死,随着天霸向齐星楼前来。
      原来这座高楼,共有五层,但看见雕梁画栋,精美非凡。
      惟有那各处的花式,实在从未见过。头一层,一带栏杆。每栏杆面前一枝花朵;栏杆里面虽是走马廊檐,却又弯弯曲曲,宽窄不一。大约有五六步的远近,便有小小石墩;墩子上设着一灯,里面便是正屋。却又门径不一,或大或小,不下有一二十门;里面透出灯光,好似有人在里把守。第二层,见是六角式样,每面一个圆门;圆门里又套了一门,门上现出些虎头模样,张牙舞爪,凶猛非常。周围十二个滴水出檐,支在外面,每处瓦角上都挂着两个铜铃。就此两层已有一丈余高。欲想再向上望,只是看不清楚。天霸与人杰打了个暗号,见身后那个高树有二三丈高,无限的树头,由下至上。天霸便想蹿到树上,再看那三四层楼,以便到最顶上去。当时将身体一转,用个晚雀归林式,两脚一升,满想落定在树上。哪知齐星楼上早已看见,只听嗖的一声,顷刻间大树前面早放出一枝火箭。天霸晓得不好,赶着在树头上一垫,一个游鱼送水式,复行落下地来。谁知火箭闪过,只听炮响一声,那一带栏杆一齐倒下,所有那些花朵,皆变作铁子流星,四下纷纷直对二人打下。但听上面叫道:“何处鼠辈?敢偷看咱寨主的禁地!”说着,那石墩上面灯球火把一齐燃着,周围照耀如同白昼一般。
      天霸到了此时,已吓得手足无措,只得将朴刀取在手中,预备人到来厮杀。谁知但听得人言,却不见出来动手,反把个天霸弄得惊疑不定。正转身出去,只听一人喊道:“黄天霸,汝这狗头,今既入我山寨,欲想出去,留下头来。”天霸转身一望,正是镇山太岁王朗,手提连环枪,劈面刺下。天霸赶将朴刀架去,让过一枪,随手一刀,也对命门劈去。王朗哈哈笑道:“黄天霸!你也不打听打听,当着我还是在朝舞山上么?来得好,会我一阵去罢。”说着,枪头在刀口上一隔,身体一转,蹿到楼前,只见他左手一挥,将那铜铃乱敲。屋中立时出来十二个大汉,皆是青黄赤黑白五色面孔,锤棍斧叉,直奔天霸砍杀。此时贺人杰恐天霸有失,只得将双锤一摆前来助战。
      哪知这十二个人才要动手,复又一派喧嚷,齐声喊道:“王大哥!莫被这厮走了,咱兄弟来也!”只听扑扑扑蹿过树林,八九个强人手执刀枪,前来混战。
      天霸与人杰到此地步,只得将性命置之度外,施开手段,抖擞精神,隔架遮拦,与众强寇大杀不止。王朗在上面看得清楚,只见他二人两般兵器,左冲右突,惧怯毫无。复又向下说道:“天霸,你是好汉,便上楼来,咱与你杀个你死我活。”
      说罢,跳到第二层楼上,方角门一启,早飞出一件利器到了树前;顷刻之间,那树响亮一声,哗啦倒下,几乎压在天霸身上。
      二人吃惊不小,不知这里面暗器从何而来?赶着把刀杀了一回,不敢再行恋战,一声暗号,虚晃一刀,蹿身逃走。
      王朗见他二人败去,复行一声吆喝,许多强盗紧紧追来。
      人杰也就且战且走。到了那花园里面,只见一大汉,提斧砍来。
      后有人追,前有人阻,不禁连声叱咤。双锤隔过斧头,复又往前而去。谁知正往前跑,忽然又见一枝火箭从旁射来。举起锤头,正欲将它打落,哪知第二枝火箭,复又射到,闪躲不及,肩头上已中了一箭;当时只得忍痛逃奔,夺路而去。所幸前面尚无阻挡,一直蹿房越屋,逃出山来,四下找寻,只是不见天霸。此时心下好不着急,只得在牌楼前等侯天霸。哪知天霸在里面几乎送了性命。他见人杰敌住众人,心想:“王朗在那楼前,趁此上去,向后一刀,结果了性命,岂不完事?”当时主意想毕,提起刀,便蹿身绕过大树,飞上楼来,谁知到了面前,那个滴水廊檐忽然倒下;圆门一转,出来个蓬头使者,手执许多铁索,对面飞来,直向天霸摔下。天霸到了此时还想往旁躲避。谁知那铁索锋利无比,每圈上面,皆挂着倒刺钩儿,早已钩住他的短袄。天霸这一惊不小,赶用朴刀将衣襟割去。转身蹿出楼前,直奔院落而去。所幸人杰现已逃走,虽然有人在后追赶,仗着夜行的功夫胜人一着,也就从正屋蹿到山前。人杰见他出来,连忙喊道:“黄叔父!侄在此。”说着,依旧聚在一处,过了牌坊,奔琅琊道而去。二人一路言语,到了日光东出,已抵驿馆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