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65回 王头目倾心献策 施漕督虚己下人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施公听了黄天霸之言,随即笑道:“这事也可行得,但不过又要打扰人家。”你道他两人究竟何意?原来天霸见施公不肯先行回任,须候破了朝舞山,方肯回至淮安。犹恐这驿馆之内,不大稳便。曹勇今番受了这大亏,心下定然不甘,事后必着人下山打听。若知施公在这琅琊驿馆,夜半更深,前来行刺,纵有人防备,只可防得一时,不能日夜守候。因思吕云章乃是这地方财主,那里房屋又多,欲请施公到他家暂住数日。
      一则来就近等他破山,二则来可无意外之事,就是他们大众与强人争斗,也可放心前去。故将这话对他说了一遍,又将前晚寻找施公到他庄上,并在沂州镇酒饭馆里面遇见徐德升,以及争中间座位,并与吴球争斗的话,说了一番。
      施公道:“这吴球究是何人?何以也知道本院为山上捉去,莫非是他一类么?”天霸道:“总兵前日也如此着想,后听王雄所言,方知这人是个樵夫,平日并不做强盗,此人本领也还了得。但不知他这信息从何得来?”施公听说,复向王雄说道:“汝既认得这吴球,可知他这人究竟如何?他如不做强盗,本院为朱世雄捉上山去,他又何从得知呢?”王雄道:“大人倒不必如此疑惑,此人的本性,前夜已与黄总镇说过。至于说他得着信息,他每日午后,皆为我们上山打柴,前日定是上山之后,听得人说将施大人捉住,所以他喜出望外,欲去观一观。莫说此人虽是粗鲁,平生专抱不平,若告知他大仁大义,叫他前去,虽赴汤蹈火也不辞。”施公道:“你说他如此好法,本院为国家出力,为民间除害,与强盗种下深仇,被强人捉去,他若稍知大义,理合同天霸等人,将本院救出,方是正理。何为反而欢喜呢?”王雄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所以他成了粗人。他但听曹勇他们一面之辞,平时说大人如何贪赃,如何与绿林作对,将人捉去,所有的家财尽行人己,还要将绿林之家小杀个净绝。因此他听了这话,甚是不平。一听朱世雄将大人拿住,他所以要来看望。在小人看来,此人乃一勇之夫,若能待之以恩,便可听我所用。大人能将他说之归顺,命他诈入山中,里应外合,此事无不成之理;不然命人入城告知沂州府,大人将城中所有兵丁调来听用,再加诸位老爷这般本领,这座朝舞山方可破去。这皆是小人的意思,还求大人尊裁。”施公道:“本院做官以来,向不肯惊扰地方,秦蔼仁大人虽是好官,若将兵丁调来,地方上百姓岂不惧怕?汝且不必多虑,本院自有章程。
      但不知这吴球家中汝可认得?”王雄道:“他住猫儿墩地方,前日黄老爷与他还在那里斗的。”施公听罢,向着众人说道:“汝等连日已是辛苦了,此时可去歇息一番,向晚起来本院有话吩咐。”众人见施公如此,已猜着八九分,当时天霸命金大力、郭起凤等人,保护着施公,自己与众人,也就前去打盹。
      闲言少叙,到了晚间,大众醒来,齐至施公前请示。施公道:“古人言:‘询于刍荛。’又说:‘匹夫之言,圣人择之。’王雄所说之言,正合本院之意。难得有这吴球,本院想请黄贤弟与王雄,同本院前去一走。如这人尚在家中,望赶急回来送信,本院预备亲自前去,拚着三寸舌,两行齿,说以利害,晓以大义,命他投往山内,约期里应外合,将一千强盗剿除,除了这沂州大害。不知你等意下如何?”黄天霸道:“总兵等深恐大人不去,岂有不肯先行之理!”说着,王雄也到了里面。
      天霸便向他言说:“这个吴球,你想必是认得了,大人今想自己前去,将为国为民的话,对他细说一番,使他归顺。意欲命你同去,作个引线,你看这事可行吗?”王雄道:“若果大人前去,小人看来,他必然一心归顺。此时如果前去,他必然在家里面。不过他那地方不比寻常的所在,恐大人前去,未免亵尊。”施公道:“本院也不是在那里住家,不过闻他这人有这身本领,徒然误听人言,不能上进。故此前去劝他,一则为民除害,二则使他立点功业,随后也好得个前程,不埋没他。”
      王雄道:“大人有所不知,他所住的地方,虽有地方,却无房屋。只因猫儿墩这个所在,从前有个猫精,在那树林里面掘了极大的窠巢,青天白日,在满山作怪。彼时被吴球父子打死,恐他窠巢内仍有余孽,因此下去探望,谁知这下面有五间大小的地方,深也有一丈多深,一片平场,十分齐整。里面堆积了些獐狍鹿兔,皆是这猫精平时拖来的。适值他无处栖身,见有个地方,便叫他义子吴洪将这些物件收拾干净,改为自己的住所。人要前去,须得走至树林,由那个方洞下去,方可人内。”
      天霸听了此言,不禁说道:“怪不得日前与他交手,只不见他的房屋,但见他由树林内出来。原来他有这个所在,倒也别致习瞄。”施公道:“无论什么地方,本院皆去一走,以表我的诚心。”当时计议妥当,施安做了饭肴,众人吃罢。王雄便在前引路,施公带领着天霸,并关小西、贺人杰数人,一路向猫儿墩而来。
      约至二鼓以后,将近三更,已离前面不远。施公止步说道:“我们在此且住一住。王雄可先去通报一声,说漕运总督施仕伦前来讲话。”王雄见施公如此待下,实是敬服,心中想道:“朝廷有这样好官,天下自然太平。”一面走着,一面乱想。
      前面到了树林,本来是常到的所在,走到那大树跟前,便高声叫道:“吴大郎,你可在家么?”一声问毕,果然有人答应:“王头目,你何以此时前来?寨主买卖可好否?听说朱二大王昨日得了件喜事,我打柴回来遇见刘老四,方才晓得。次日到镇上吃酒,预备茶后前去,忽然遇见黄天霸那杂种跟着俺走,恐此去漏了风声,误了你山上的大事。不意他出言不逊,两人便交手,后来不耐烦与这厮动手,也就退到这里面。所恨俺两个儿子,皆为他打伤。你来此干什么?可对我说明!”王雄听了此言,不知为了何事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