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44回 飞毛腿刺杀假施公 殷赛花投宿关王庙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计全等九人直往大名府而去。走至中途,计全因问来差王贵道:“大名城中有什么宽大的客栈?”王贵道:“要算吉升栈最大了。施大人就在那里住的,捉住刺客之后,方搬到府衙。”计全道:“咱们就在吉升栈聚齐。”大家答应。计全又向王道:“你可先赶一步进城,先见咱们大人,告诉他,我们在吉升栈聚齐。”王贵答应,飞马而去。于是计全又向众人说道:“我等这个样儿,还是不妥。须要改扮起来,陆续进城,方不碍眼。”殷龙道:“此话便是有理。咱就扮作乡佬的模样,叫赛花改作村女如何?”计全道:“使得。”猛、勇、刚、强四人道:“咱弟兄装扮什么呢?”计全道:“你四人就是生来面目,好在穿的衣服皆是公子打扮,不要更改。”猛、勇、刚、强四人答应。计全、李昆、贺人杰改扮了军官模样。当下就分头前进。离城不远,计全、贺人杰、李昆先行进城,就往大名府去见施公,回明一切。施公又将各情告知一遍。然后退出来,往吉升栈住下。殷龙父子及殷赛花,亦陆续来到。大家见面,彼此会意,分别住下。只等施公令下,便去关王庙行事,暂且按下。
      再说假施公与黄天霸等人离了大名府,直往京城大道而行。
      走了一日,已至广平府界,时将日落。正要寻找客栈,忽见前面有一处苇塘。这苇塘芦草丛杂,地方幽僻,若有刺客藏在此间,必无人看见,天霸也就暗中防备,又故意不做防备。施公的马刚走苇塘旁边,忽见苇塘内那些苇草一动,噗一声,蹿出一个人来,迎着假施公就是一刀。天霸急急上前救护,假施公已被刺死,跌于马下。那人一见刺死施公,好生欢喜。正要转身飞跑,却好天霸、关小西等蜂拥上来,四面围杀。那人便竭力招架。只见他凶勇异常,毫不惧怕。天霸等与他约斗了有二三十个回合,忽见那人觑着空,虚砍一刀,撒腿就跑。天霸等急急相赶,哪里能赶得上?你道此人是谁?原来就是飞毛腿智慧。他打听施公已经起脚,先与无量送了个信,然后他就一人瞒着大众,独自出来跟了下去,在此埋伏,刺死施公;他就不知道是个假的。看官,这假施公又是哪里来的呢?原来是从监里那死囚与施公模样仿佛的,装扮起来。黄天霸等人,也是假扮的。其实施公、黄天霸等,皆在大名府内住着;飞毛腿哪里得知,就是大名府合城的人,也一个不能知道。当下,假施公自有人将他掩埋起来,假黄天霸等也就回转大名府而去。飞毛腿自然也回关王庙送信,夸张自己本领功劳。无量听说,好不欢喜。复又防备了几日,怕有人前来查访捉拿等情。过了几日,见并无人来,心下也就没事。惟有无量来救智亮。
      且说施公见众人俱到,便暗请殷龙到大名府衙内,向他商议道:“本部堂请老英雄前来,有一事要与老英雄商酌,拟请老英雄扮做村老的模样,令嫒扮做村姑,暗藏利刃,前往关王庙,诱令该庙住持将令媛骗人暗室,作为内应;老英雄也在那里,用言将该僧稳住了心,然后再将寺中路径打听明白,本部堂自有人前来接应。”黄天霸道:“某等定于今夜三更时分前去,断不有误。此系除患之事,幸老英雄切勿推却。”殷龙道:“某等已奉命而来,何却之有?当照大人吩咐便了。”施公又道:“事成之后,本部堂当为令嫒奏请奖赏。”殷龙道:“这却过当,倘有疏忽,望祈勿罪。”施公道:“这须老英雄协助,断无不成之理。”殷龙答应,当即退出。回至吉升栈,将此话与赛花说明。赛花本意要帮助人杰立功,今闻此言,焉有不愿之理?当下就改扮起来。不多一刻,改扮停当。殷龙也改扮清楚。
      约有日落时分,父亥二人出了店门,出城往关王庙而去。这里,黄天霸、贺人杰、计全、关小西、李昆、何路通、李七侯、殷家四虎,也就陆续扎束停当。当即出城,在附近一个所在等到三更时分,以便前往,一齐动手,暂且按下。
      且说殷龙带着殷赛花,约有二更时分,到了关王庙门。此时庙门尚未闭,父女两人奔入山门,直往庙内而去。走至大殿,见有两个小沙弥在那里讲白话。殷龙首先走了两步,走到那小沙弥面前说:“大师父!敢在你们庙内借个光,容咱父女两个暂住一宿,明日当得奉上些香仪。”那小沙弥听说,当即涎皮涎面,向殷龙说道:“放着客店你们不去投宿,反到这里来借宿。须知道咱们出家人怎么留得妇女在此!这是有干法纪的。”
      殷龙道:“大师父!你们两位有所不知,这因咱们贪赶路程,今日多跑了些路,此时已有初更时分,城门是关了,城外又没处止宿,不得已才到贵刹借宿一宵。务祈大师父行个方便。”
      那两个小沙弥道:“你们虽如此说,我们可真不能做主,这须我们当家的他说行就行;说不行,你们父女只可再寻别处投宿。”殷龙道:“一家有一主,一庙有一神。既如此说,就请二位师父进去与当家的大和尚说一声;恐怕他不行,我与你一齐进去,哀告他老人家行个方便。”小沙弥道:“你们且在这里听信便了。”小沙弥转身进去,到了方丈,却好无量在那里吃晚饭。小沙弥道:“禀师父:现在庙内来了父女两个,口称:‘因贪路程,无处止宿,要在咱们庙内借宿一宵,明早便走。’徒弟不敢自主,特来请命师父,留与不留,好去回他。”无量听了这番话,心中一动,暗道:“这真是咱的时运到了,但不知那女子生的如何,如果品貌美秀,便将她留此庙中,与她乐一乐,有何不可?”一面想,一面问道:“这两个父女,有多大岁数了?”小沙弥道:“看着那老头子约有五十多岁,那女子不过二十上下。”无量一听,就想问小沙弥那女子生得如何?
      又碍难开口,因说道:“既如此,咱且与你看来。”说完就站起身来,同小沙弥往外便走。不一刻,到了大殿。
      殷龙在那里正是盼望。忽有小沙弥出来,后面跟着一个和尚,殷龙想道:“一定是方丈无量了。”打算上前问话,又听那和尚道:“人在哪里呢?”小沙弥答道:“就是坐在窗格口的那两个。”无量见说,就近前来。殷龙也就起身迎接上去。殷赛花见爹爹迎上去,她也随即走过来,口中说道:“爹爹你老人家务要同这位老和尚情商,请他留我们在此坐一夜,行个方便。你女儿实在不能走了。”就只两句话,那一种娇声娇语,早把那个无量的魂灵儿捏在半空中去了!当下无量听了这两句话,连姓名都不曾问,便与殷龙说道:“我们这庙里本不能留妇女止宿。因你如此年纪,又因你这女儿走不动了,出家人行的是方便,故此留你们父女两个暂住一宵。你且跟我这里来,有个僻静所在,与你两人住下罢。”不知带往何处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