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28回 枯树湾马虎鸾就缚 六里铺施贤臣息肩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殷龙正与计全畅叙寒喧,只见两个庄丁上前说道:“老庄主吩咐的事已办妥了,请示定夺。”殷龙听说,道:“拿住了么?”庄丁道:“拿住了。”殷龙说:“哪里拿住的?”庄丁道:“在枯树湾拿住的。”殷龙道:“怎么将他拿住的?”
      庄丁道:“用挠钩捉住的。”殷龙道:“现在哪里?”庄丁道:“现在外面。”殷龙道:“将他押进来。”庄丁答应,转身出去。殷龙便与计全说:“马虎鸾已被拿住,幸不辱命。”计全听了大喜。马虎鸾怎么被殷龙庄丁拿住?原来他误入后堡,固已不知路径,后来因殷刚、殷强遇见计全,殷刚便与殷强到内堡招呼。殷龙将值日的庄丁传了来,吩咐一切,真是个一呼百诺,这一句话说出来,不到半个时辰,合堡的人都知道了。马虎鸾走到枯树湾,只见两旁有两株枯树,道路也甚阔,并不知道此地是陷人坑。正往前走,忽然脚下踏空,跌下陷坑内。一声响亮,当时即转出好几个庄丁,手执挠钩将他搭住,随即用绳索绑缚起来,当有庄丁扯至殷龙庄上。不一刻将马虎鸾押至厅上,并有一个庄丁呈上一口宝剑。花熊在旁看见,认得是自己的,因方悟道:“原来他将我的宝剑盗去。”当下与计全说明,即将宝剑取过来。马虎鸾一见计全、贺人杰,大骂道:“你等用这诡计将俺擒获,这算什么好汉,给咱做小子还嫌你等无用。”贺人杰在旁大怒,便欲上前拷打。计全忙拦道:“贤侄不必如此,好在他已被拿,暂且寄在令岳处,多派数人看守。等大人到此,再去请示,应如何办理之处,悉听大人吩咐便了。”
      人杰见说,方才止住不动。计全又与殷龙道:“这恶贼悍勇异常,可惜他不为正。若是归正,也可为国家出力立功。如今还要请兄长多派几个心细胆大有为的人看守,将他看管起来,更要多加两条麻绳,加一加绑,方免后虑。”殷龙道:“不消贤弟费心,愚兄这里多可应办。”只见庄丁插口说道:“大老爷不消烦虑。这绑缚他的绳索并非麻绳,却是牛筋结成的。小人们知道他是个要犯,又闻他甚狠,恐有疏虞,故特为拿这牛筋绳将他绑起,任他本领再大,也断不能将这牛筋绳挣断的。”
      计全听说,甚是放心。庄丁也就即刻将马虎鸾押解出去,自有地方将他锁起来,派人看守。
      此时天已正午,殷龙早已命人备了酒筵。当有庄丁来请,酒席业已摆上,殷龙便邀计全赴席。大家入席,分宾主坐下。
      真个是欢乐畅饮,直饮到日落西山,方才散席。这日便留计全、贺人杰并花熊在庄上住下。殷龙晚间回到内室,早有他妻子李氏向他说道:“我日间听计老爷说道:‘施大人本拟出京回任时,预备给人杰完婚。’此事在我看来,施大人陛见之后,回任与否尚在未定;人杰今年也十八岁了,赛花儿年纪也不小了。难道施大人既有此意,又难得他老人家现在这里,不如等他老人家明日到我家来的时候,就请计老爷与他老人家说,留人杰在此,择个吉日,代他们把这百年大事成就起来,免得随后又要费许多周折。好在女儿妆奁一切,终是预备现成的,只要拣个吉日就是了。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殷龙听了甚是有理,因道:“你这话说的却也不错,不过有一件,你我皆无可无不可,即是人杰也没有什么为难的。但不知施大人可能应准。”李氏道:“我看施大人虽然脾气古怪,我料他于此等事件,亦不得不允。”
      殷龙道:“且待明日与计全说知,请他在大人前先探探口气,然后再做计议便了。”当下夫妇两个人也就安息了。
      次日一早起来,殷龙梳洗已毕,便至外面来看计全,却早已梳洗清楚。贺人杰、花熊也早已起来。殷龙就命人拿了早点,大家一齐用毕。计全就要告辞,殷龙再三相留。计全道:“小弟本可盘桓一日,只因大人不知到了何处。又不知令郎前去曾否碰头,故要前去探探踪迹。而况马虎鸾既已在此捉住,也当与大人禀知一切,好叫大人放心。有此几层,小弟所以不敢久留。”殷龙道:“既如此说,愚兄劝贤弟再留半日,一来等大小儿、二小儿回来,看他曾否迎着大人;二来愚兄尚有两句要言,要与贤弟商酌。”计全听殷龙说出这话,心中早已明白八分,因说道:“兄长所云要言,敢是要请我吃喜酒么?”殷龙道:“贤弟,你真聪明,怎知道愚兄就是此事呢?”计全道:“欲认心中事,但听口中言。此事却是也要办了。但不知兄长是个什么主意,如何办呢?”殷龙于是就将妻子所说的话,细细的说了一遍。计全道:“此举甚好!容小弟见了大人,当代婉转陈词,善为说项,料想大人不能不允。”殷龙道:“此事总请老弟大力一言便了。”计全满口答应。贺人杰在旁听了这番话,只羞得满面通红,低头不言。殷龙见人杰如此形状,却也暗暗发笑。
      日将至午,里面又摆出酒来,于是大家又复午饭。席尚未撤,殷猛、殷勇已经回来。殷龙一见,即问道:“施大人曾否迎上么?”殷勇道:“孩儿已迎上了。现在六里铺住下,今日不走了。回说:‘因日期已近,早日到京陛见,回来时再来拜庄。’孩儿说道:‘大人若不俯允,孩儿的父亲亲自前来请安,求大人枉顾了。但是父亲本不敢屈大人的大驾,只因此间房屋窄小不堪住,所以斗胆请大人厚临小庄暂驻檐帷,这却是过分之举。’施大人见孩儿说出这番话,又道:‘既承你尊大人之意,本部堂本不当却,实因趋赶进京,只得心感厚意,候回任之日再去罢。’孩儿见大人如此推辞,却也不便往下再说了。
      施大人又问孩儿:‘马虎鸾究竟可知设法将他捉住。’孩儿说:‘总可报命,所患他不曾进堡。若果进来,断没有再让他逃脱的。’施大人听说,又嘱咐说:‘上复令尊,务请设法相助,毋任该贼再有漏网之事。’孩儿当下就唯唯退出了。到了外面,又重托黄叔父再三奉请。黄叔父道:‘大人既执意不行,也就不必勉强了。’正议之间,却好何叔父、李七叔父、金叔父等人,亦俱皆回来,说不曾赶上人杰贤弟。当时黄叔父就将人杰贤弟在我们这里告知何叔父等人,诸位叔父也就放心了。孩儿临走时节,黄叔父又令孩儿与计全叔父及人杰兄弟说:‘请他们两位,一经将马虎鸾拿住了,即刻回去。’又令孩儿拜上爹爹说:‘本来要过来拜望,实因不便离开,望父亲恕罪。’”殷龙见施公不来,便与计全道:“大人虽执意不来光临,愚兄却是要亲自前去拜见一番,聊尽思慕之意,不知贤弟以为如何?”
      欲知计全说出什么话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