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22回 恨店东马虎鸾杀店 擒巨盗黄天霸施镖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窦飞虎、马虎鸾二人因醉酒之后,被贺家店的老板率领店伙将他二人绑缚起来,将他二人所有的兵器悉数取出,藏在一旁,把他二人闭在一间空房内。贺店主一至天明,便趱赶去迎施公送信,好献功领赏。沿途迎去,不到五十里光景,居然迎到施公的台驾。当下便由施公手下人传告进去,一闻此言,当即传贺世保问话。贺世保走到前面,见了施公。参见已毕,施公便问了姓名,又将拿住情形问了一遍。贺世保一一述说,因道:“小人虽将那两个强盗设计擒获,绑缚在店,惟恐该盗本领高强,万一醒来被他逃脱,不但有误大事,小人还要受伤。
      务求大人速派大将前去,将他押解来此,听候大人惩办,方有不误。”施公道:“尔所言甚是有理,本部堂便即刻命人前去便了。你且带路,候验明本身不误,自当领赏。”说罢,令贺世保退下。贺世保也就磕了一个头,退下来。施公即命黄天霸、李昆、关小西、贺人杰四人前去。当下四人答应,即刻跟随贺世保而去,暂且不表。
      再说窦飞虎被绑之后,到了天明时,酒已醒了。但觉身上四处疼痛,四肢皆动弹不得,心中暗道:“还是吃了两壶酒,醉到这样也是有的,为何身上痛得如此,这是何故?”此时倦眼迷离,欲将两手来揉两眼,正欲抬手,哪里抬得上来?却是被绑在背后。窦飞虎这一惊非同小可,赶着睁开眼向旁边一望,见马虎鸾也被绑在一旁,还未醉醒,尚在那边鼾睡。窦飞虎看毕,更加吃惊,暗道:“咱俩上了那忘八羔子的当了,他用酒将咱俩灌醉,设计害咱俩,他定是前去报功了。也罢,且待咱挣脱起来,若不逢命绝,尚可挣脱逃走;万一应死在这忘八羔子手里,也是命里所遭,不可设法。”一面想一面就运起气来,预备将身上绑的绳索全行挣断,他便可脱身了。哪知运好一回气,用尽平生之力来挣绳索,再也挣不断;心中着急,又平平气,预备再挣。却好马虎鸾已是将近要醒了,窦飞虎在旁只见他打了一个哈欠,也是想用手擦眼,忽然两手抬不起来。他便即此一急,早将酒吓到九霄云外去了,当下已是醒来,向旁边一望,见窦飞虎也睡在一旁。他疑惑窦飞虎尚不知道,即便唤窦飞虎:“你醒来,咱们俩被店内那忘八羔子暗害了!你醒来罢。”窦飞虎不等他说完,当即说:“小弟早知道了。欲要挣脱,无奈用尽平生气力,只是挣脱不开。兄长尚有什么法么?要想一想才好。不然,难道我们俩还束手待毙吗?”马虎鸾听了此言,只急得三尸冒火,七孔生烟,大叫一声道:“真气杀我也!大江大海总走了过来,皆不曾存什么畏避,不料在这阴沟里遭风,须放着咱挣不脱,若能挣脱开来,不把这一起忘八羔子杀个尽绝,咱誓不为人。老兄弟且等着,不要惧怯。”说着便将浑身上下的气运足了,便来挣断绳索。不一刻气已运足,只听他又大叫一声道:“咱道你是钢绳铁索,也不过是两根麻绳,就想将老子绑住么?去罢!”一声未完,只听咯噔咯噔几声响,早见身上所有的绳索,一寸寸如刀斩一般齐断下来。窦飞虎在旁好不欢喜,因急喊道:“兄长!可速来将咱解下,好去一起动手,将这伙忘八羔子杀个干净,以泄心中之恨。”
      此时,马虎鸾正欲去亲解窦飞虎的绳缚,忽见房门外拥进七八个店伙来。因在外边听得里面大声喊叫,恐有失误,怕他们挣断绳索,所以赶将进来。个个手中皆执着木杠、门闩等类,以防不虞。马虎鸾一见这些人进来,知道他们是预备要争斗的光景,他也等不得去解窦飞虎的绑缚,便去取他的两刃刀,好待厮杀。哪知掉转身去取兵器取不着,包裹都没有了。你道他可急不急,又向腰间一摸,想取三棱箭出来去打这伙人,哪知也不见了,这才知道是被店中人一起搜去。此时马虎鸾也顾不得手无兵器,又见外面进来这一伙店小二,已是拿着门闩、木杠,蜂拥打来。马虎鸾就大喊一声说:“好一伙忘八羔子,胆敢暗害爷爷么!还把爷爷的兵器藏了个干净。尔等以为爷爷失了兵器,就不能与尔等厮杀。好小子来得好!看爷爷的手段罢。”
      说着便进身去打,却好那七八个小伙计,皆是一拥而上。马虎鸾先闪躲了一会,得了空便进了档,见迎面有个小伙计,举着大杠子当头打下。马虎鸾说声:“来得好!”只见他将腰一弯,右手一起,认定迎面来的那小伙计一冲拳,正迎他小腹上打去。
      那小伙计万来不及让,早中了一拳,“哎呀”一声,一个端坐子,跌倒在地下。只听得乒乒乓乓,所有进来七八个小伙计,皆被他打死的打死,打伤的打伤;还有见事不妙,趁着腿快溜出来的。
      马虎鸾正打得落花流水,以为可解了窦飞虎的绑缚,趁此逃走了。正要去解窦飞虎的绳索,又有十来个庄汉,手中拿着钉耙锹锄之类,蜂拥进来。内中还有两个人,拿着两柄铡草的刀。马虎鸾大喜,心中暗道:“将这两把刀夺一把过来,咱便可以无虞了。”正是心中暗想,那些庄汉已一齐不分横坚直打过来;马虎鸾也不分青白横竖,打了过去,一阵遮拦隔架,已打倒了几个;两只眼觑定那拿刀的两个人,只听他大喊一声:“进来。”直奔拿刀的两个打去。那拿刀的两人,见他恶狠狠的打过来,也就恶狠狠的举刀就砍。马虎鸾却毫不畏惧,见两个来的切近,他便钻身进前。那人便举刀砍下,他便趁势往上一托,却好将那人执刀那双手腕抓住,就此用劲一捻,那人已痛入骨髓,这把铡刀早已离了手,只听当啷一声,抛落在地。
      马虎鸾也不去拾,复觑定那一个,赶着飞起一脚。那一个不曾防备,又复跌倒在地,手上的铡草刀又抛落下来。还有那些庄汉,见又打倒了两个,还不肯甘心,还是向前乱打。马虎鸾杀得兴起,也不管他有锹锄之类,就一阵乱冲乱打,早把那些庄汉打得个个倒退,再也不敢上前。马虎鸾此时才把铡草刀从地上拾起来,退转身进房,就拿这刀去割窦飞虎的绑缚。窦飞虎爬起来,马虎鸾就将手中的铡草刀,分了一把与他。二人说道:“咱俩就是走,也要勒令他将咱俩的兵器交出,前途方保无虞。
      不然怎么样去得?”二人正在计议,要到后面搜寻贺世保,忽又听得一片锣声,接着人声鼎沸。窦、马二人正要赶紧逃走,忽见从半空中飞进一只金镖来。毕竟马虎鸾中镖不曾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