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17回 遇雠仇强盗双行刺 施胆略英雄独立功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窦飞虎、马虎鸾二人出了客店,直奔草凉驿行辕而来。
      到了行辕,正是三更已过。二人先在行辕外面静听了一会,觉得里面静悄悄的,毫无声音。二人便走到行辕后院墙,靠着墙根,窦飞虎便缘墙而上,就如壁虎一般,快捷异常。接着马虎鸾亦跳了上去,真个是身轻似燕,体捷如猿。二人上了墙垣,就在墙头上借着星光向里面四处一看,但见灯火不明,人声静悄。二人大喜,又看了看,只见逼近后垣墙有一所竹院。竹院前面,便是一进五开间上房,在侧又是一所三开间的客厅。窦飞虎说道:“那五开间里面,施不全光景就住在那里了;即不然,那左侧客厅内一定是他的住屋。咱们何不就此下去呢?”
      马虎鸾道:“兄弟你且慢着急,你听那边更声来了。”窦飞虎侧耳一听,果然闻得从行辕里面有了更锣之声,渐闻渐近。窦飞虎道:“咱们何不等他更夫来得切近,将他捉住,问明施不全实在住的所在,好去下手,也免得捉摸不定。”马虎鸾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      二人正说话间,那更夫已行来切近,但见走前一人手提灯笼,后跟一人敲着更锣,口中喊道:“里面诸色人等睡醒些呀!防备有人来偷物件呀。”说罢,又将更锣敲了三下。飞虎听见更夫口中喊说有人,他倒吓了一跳,赶紧将身子往下一伏,预备等那更夫走到跟前,便去动手。那边马虎鸾见他将身子伏下,他也作了个倒卷珠帘式,两只脚挂在墙头上,两只眼仔细去望更夫。不到半刻,那两个更夫已走到了切近。马虎鸾一见,便将手掌一击,用了暗号,随即拔出两刃刀,将两只脚一松,一个翻身,已跳落在地。只下认定前一个更夫,迎面就是一刀,却不曾着伤,只迎着他门面晃了一晃。那更夫正向前走,忽见墙上跳下一人,已经吓了一跳,正欲嚷叫,已见一把明晃晃的钢刀,来到自己面门之上,只听说道:“你嚷!咱就是一刀,断送你的狗命。”这更夫被此一吓,再也不敢声张。那后面的更夫,眼见得面前的人如此,他哪里还敢怠慢,掉转身来想欲逃,说也奇怪,心里尽管这般想,哪知两只脚就如钉在地上一般,再也拔不起来。正在着急,窦飞虎又从后面跳下来,出其不意,就认定这更夫背后,一刀背砍下,这更夫连一句话都不曾喊出来。窦飞虎倒又跳在当面,举刀在手,低声道:“你若要嚷,咱也是一刀。”这更夫也是不敢声张,只得跪在地下,哀哀求道:“乞大王饶命。”窦飞虎正欲问话,只听马虎鸾向那更夫问道:“尔既怕死,尔可将施不全的住处说来,就饶你的狗命;若有半字不实,即刻一刀将你砍为两段。”那更夫道:“大王如果饶命,小人定然实告。”马虎鸾道:“你速速讲来,不要多话。”那更夫道:“施不全可是总漕施大人么?”马虎鸾道:“正是!”那更夫道:“施大人现在就住在那一进五开间那所屋,东首第二个房间里面。”马虎鸾道:“现在施不全想也睡了。”那更夫道:“施大人是早睡了。小人方才走那里经过,看那屋内还有他带来的一个人,是十八九岁的孩子,还不曾睡,此时不知他睡也不成?”马虎鸾见说施公房中有个孩子,并不曾睡,心中就有些疑惑起来,暗道:“难道他逐夜皆有人保护么?”因又想道:“凭我这一身武艺,不必说是个小小的孩子,未曾睡去,还在那里保护,就是个三头六臂的汉子,又何惧哉!”因又问道:“你话果真么?”那更夫道:“小人焉敢撒谎。”马虎鸾当时执刀在手,就在那更夫衣上,割下一块小襟,喝令更夫将口张开,用小襟塞了口,使他唤叫不出,又将他两手背绑起来,轻轻的提向竹院一摔;那边窦飞虎亦复如法炮制,也向竹院一抛。然后二人飞身上了房檐。直奔上房而来。蹑足潜踪,轻快无比,不一刻到了上房。
      马虎鸾照着更夫所说的话,直向东首那间房屋檐上,轻轻的用了个猿猴坠枝的架式,两只脚挂在檐口,将身子倒垂下来,贴近窗户,将刀轻轻的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小孔,自己用眼光向房间里去望。但见房里还点着一盏半明不灭的残灯,当面设着一张铺,铺上垂着帐幔。施公此时已睡的光景,就铺面前下首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后生,手中拿着一对软索铜锤,却在那里打盹。马虎鸾一看心中大喜,暗道:“施不全,今日合该要断送性命了。你叫人保护,你倒叫那年力精壮的人在你身旁看守,怎么叫这个小小的娃儿在此保护?”想罢,便将身飞落在地,急将两刃刀去拨窗户,已被拨开。此时真是怒从心上起,恶向胆边生,手执两刃钢刀,脚一蹬,就从那里一个箭步,飞身进内,认定房间里铺上戳了进去。至铺面前,那把刀尚未送进去,还不曾落得稳,正向前面跑的时节,忽听当的一声,只见一样物件在那两刃刀上一砍。马虎鸾说声:“不好!”再一细看,是铺旁边坐着那个小孩子。此时马虎鸾却不顾得去刺施不全了,只得掉转身来,敌住这两柄软索铜锤。
      你道贺人杰为何到此时才知道的呢?看官有所不知,他却是早已知道了。当马虎鸾与窦飞虎跳上房檐来到上房之时,他就有些知道;及至马虎鸾从房檐上倒垂下来,用刀轻轻的去戳窗户眼,他是那时更清清楚楚晓得有人前来,却故意装作打盹,让马虎鸾不把他放在心上;他却居心要诱马虎鸾进房,他便出其不意,想一个人将马虎鸾捉住,在施公面前显显手段。所以等马虎鸾将到床前,正欲将刀送进去行刺,他此时可不能再慢了,是以即将软索铜锤先将他两刃刀上打去。居心想这一锤打了出去,只要他受伤,就可以将他捉住,在施公面前献功了。
      哪知马虎鸾功夫纯熟,又兼力大无穷,手中的刀握得甚紧,虽经了一锤,却不曾被他打落。只听当的一声响,马虎鸾知道不妙,便转过身来敌住铜锤。贺人杰见一锤不曾将他的刀打落,心中暗想:“咱这一锤,却腕力不算轻的,他刀不曾被我打落,此人的本领,就不在我之下。咱倒要防备防备,不可看轻了他。
      心中一面想,手中的那柄锤头,趁马虎鸾掉转身来时候,也就认定马虎鸾太阳穴打来。马虎鸾才转过身躯,见一锤从太阳穴打到,说声:“不好!”赶着将身一偏,把锤让过。贺人杰见这一锤又不曾打中,却是杀得兴起来,口中大骂道:“好大胆的强盗!咱家老大人与你有何仇,你敢黑夜前来行刺!须放着老爷在此,尔可快留下名来,待老爷擒住于你,将你明正典刑!”
      厂说着,手舞铜锤如雨点般直往下落。毕竟二人胜负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