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403回 极恶穷凶飞燕授首 奇谈怪事麻雀鸣冤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双飞燕从房中蹿到院前,等到天霸等追赶出来,他早已飞上屋面,天霸也就赶上屋面。大家又在屋上面大杀起来。
      此时黄天霸杀得兴起,飞起一刀,认定双飞燕肩膊上砍去。双飞燕赶着将身一偏,让了过去,才预备还他一钩,不意关小西舞动倭刀,拦腰搠来。双飞燕说声:“来得好!”就将手中钩认定关小西的刀钩去,却好正钩着关小西的刀背;正拟向怀里来拉,却好何路通的双拐在双飞燕的手上磕到。双飞燕看得真切,急忙将钩收回来迎何路通的双拐。哪知计全又是一刀,从背后砍到;接着黄天霸又飞动单刀砍来。关小西也就抖擞精神,将倭刀舞动如飞,好似旋风一样,直向双飞燕浑身上下乱砍。
      双飞燕实在本领精强,饶着这四个人围住厮杀,他仍毫不惧怯,架开刀,躲开拐,有时得空,不论何人,还要还他一钩。天霸等见战他不下,也就个个胆寒。暗道:“咱们四个人杀他一个,若再不能取胜,是真枉为人了。”因此大家打暗号,都要拼力死斗,务要将双飞燕捉住,不能再将他放走。
      合该双飞燕恶贯满盈,今日难逃此难。不知不觉,一钩向关小西搠去。关小西将倭刀一起,来迎他的钩,只听喀嚓一声,又是当啷一响,无意中将双飞燕右手的钩削去了一截。双飞燕这一吃惊实在不小,意欲逃走,便将左手的钩,向天霸虚刺砍来。天霸向后一退,双飞燕就抽着这个空,撒腿就跑。只见蹿房越屋,其快如风。天霸一见哪里肯舍,也就飞赶下来。正赶得急切,忽见双飞燕身子一晃,接着咕咚一声从屋上滚跌下来。
      此时天霸好不欢喜,赶着就向腰间掏出一只镖来,正欲望下打去,却好计全已从上飞下,关小西本不会上高,已从外面转到那里,一齐来捉双飞燕。双飞燕由屋上滚跌下来,大家以为他失足,哪知他却用了一计:以为自己跌倒下去,屋上的人定然要跳下来,他便在地下蹲着,专等上头的人跳下,他好行事。
      计全还不知是计,才从那屋跳下。立足尚未定,哪知双飞燕一钩,已经向计全腿上钩到。计全说声:“不好!”只听咕咚一声,也就栽倒在地。双飞燕好不欢喜,即刻身子站起来,又是一钩刺去。天霸在屋上看得真切,说声:“不好!”即将那只镖认定双飞燕执钩的那手打来。双飞燕却不曾提防,正欲将钩向计全刺去,已被黄天霸的镖打中右手,不觉手一松,登时钩落在地。可巧关小西一刀砍来,就在双飞燕右腿上又砍中一下。
      此时双飞燕手中金镖,腿着倭刀,已有两处受伤,若论别人,早已不能动,他还在那里想挣扎,仍然拾起钩来,再争斗十数合。试问黄天霸等,好容易将他办到这地位,何能容他再挣扎起来与自己厮杀呢?于是大家一齐动手。天霸先跳下来,当顶就是一刀。双飞燕将身子偏去,打算来让,哪知不曾让得及,左臂膊上已中了一下,险些儿一只臂膊削去。只听双飞燕喊了一声:“哎呀!”便即栽倒在地。接着关小西又举起刀来,在大腿上连砍下来。计全见他已经栽倒,又报复他一钩之仇,也就爬了起来,在他身上连搠了两刀。何路通见他们都砍过了,惟有他不曾动手,心中也觉高兴,也走上前来,给双飞燕右边肩窝上连砍了两拐。一会儿工夫,你两刀,他两拐,把个铁铮铮的双飞燕,就弄得如泥塑木雕的一般,听人侮弄。天霸近前一看,见双飞燕已经不能动弹,倒在地上,只是哼声。于是才住了手,大家把双飞燕拖到屋内。此时客店里人众俱已惊醒起来,前来看视。天霸即将前后的原委向客店内的人细说一遍;又命店小二拿了两根既粗又结实的绳索,将双飞燕四马倒蹄全捆绑起来。然后大家这才又去安息。
      不一会已经天明,天霸等也就起来,命店内的人将本处地保传到,抬了双飞燕,一起解往本处地方官衙门里去,当由地方官审明口供,录了供状。黄天霸即请地方官就地正法。地方官知道有此案件。原来施公早已行文各省州县,一律缉获,且要拿住即行就地正法,所以地方官毫无为难。天霸见将双飞燕正法之后,又将双飞燕的首级装入木桶,带往犯事地方,悬竿示众。诸事已毕,只才趱赶回淮,暂且不表。
      且说施公这日往天王庙拈香回来,才出了庙门,便有五只麻雀,向施公轿前飞来,一翅飞进施公大轿以内,就在扶手板上歇下。施公一见,好生诧异,即用两手来挥麻雀,哪知再挥那麻雀也不去。施公心知有异,便说道:“麻雀,麻雀!你难道有什么冤枉,要求本部堂给你申冤?若果真有冤枉,你便各叫一声;若无冤枉,可快给本部堂速速飞去,不要自罹罗网。
      本部堂是朝廷一品官员,尔这禽类,何能前来侮我!”施公话才说完,可也奇怪,那五只麻雀,果然向施公叫了五声,然后飞去。施公一路想来,早已到了衙门。施公下轿,进入书房,更衣已毕,便将此事告诉施安。施安也甚觉奇异,因道:“据大人看来,这件事还办不办呢?”施公道:“若待不办,其中定有冤枉;若待要办,又从哪里办起?况且天霸等又不在此,还不知那御马之事究竟如何?叫本部堂好生烦闷。”施安道:“非是施安多话,前日桃源县来告的那个李盛氏,他那状词上,说是他儿子李世良身死三日,媳妇高氏就不知去向。在施安看来,难免其中无有冤屈之处,或者那李世良竟为高氏所害,他随奸夫逃走远方。今有此麻雀一事,说不定应在高氏那件案上。”
      施公道:“本部堂也未始不想到此处,但是何以有五只麻雀一齐前来呢?本部堂可实在参详不出了。”施安道:“大人也不必为此过烦,只将这件事放在心中,或者随后也会巧机碰着的。”
      施公道:“只好如此,若一定去办,这毫无头绪的事件,又从哪里办来?总之,本部堂这为国为民的一个心,上可以对神明,中可以对父母,下可以对幽独,总不敢置之度外便了。”正与施安在那里谈论,忽见值日的禀了进来,说是:“李昆与褚老英雄、朱壮士三人回来了。”施公一听,好生疑惑,怎么他们三人回来?这可实在奇怪了。忽见朱光祖、褚标、李昆三人一齐进来,先给施公请了安。施公就命他三人坐下,三人依次坐定。褚标先向施公说道:“老民可是要给大人道喜。”施公道:“老英雄是怎么?本部堂又喜从何来?”褚标道:“怎么不要道喜?而且这喜事,非小可喜事。”不知什么喜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