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398回 避火炮偷渡后山河 盗御马三进连环套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吴用人探明连环套内各处埋伏地雷火炮,当即禀明了黄天霸等人。当下天霸即命他出外歇息。吴用人当即退出。黄天霸与计全、朱光祖道:“今据吴用人所言,果不出二位所料。但前山既有地雷火炮,而后山又是水荡,如何可以上山去盗御马呢?”计全道:“在愚兄看来,此事竟非何大哥不能为力。但恐何大哥不肯帮助,又便如何?”只见何路通在旁说道:“计贤弟,你这话是怎么说?咱自从随了大人之后,与老弟共事,也有多年。同办公事,也觉不少。只要老弟吩咐下来,哪件事推诿过的?今日要用愚兄,但急吩咐便了,咱怎么个不行?老弟又何以知道咱不行呢?这可不是笑话。”计全闻言,知道自己这句话说错了,只得转过话来,说道:“何大哥!你为何不等人将话说完,就生起气来,说了这一串的话?其实你还不曾知道小弟的用意,你是何苦错怪人呢?”何路通道:“咱怎样错怪你?既是这样说,愚兄就算错怪于你了。你再讲罢!有什么事,就请吩咐,咱当遵命!莫要说咱又是不行。”计全道:“小弟所说这不行两字,并非说你不肯,只因那水荡不知离后山尚有多远?又不知有无船只?你虽能在水里埋伏七昼夜,咱们大家皆不识水性。就使你一人由水荡能过去,咱们不能过去,还不是个枉然么?若今你老哥独自上山,那后山的路径,你又不熟,咱们又何能使你独自前去?所以咱说出那个不行两字,是这个道理。你怎么就误会其意?只当咱说你不肯了。”何路通被计全这番话,说得顿口无言,连一句话都辩不出来。听了一回,这才说道:“既这么说,还得大家想法儿前去才好,终不成就半途而废么?咱总是现成,如有用咱之处,咱总效力便了。”天霸道:“你们两个人也不要抬杠,皆是公事。这个公事仍照公办了。在咱看来,还将吴用人喊来,问明他后路情形,再作计议罢。”
      当下又把吴用人喊进来,问道:“据你所说后山,皆是蚕丛鸟道,又有水荡拦阻,行走颇为不便。但是你如何得过去的呢?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曾识水性,因此涉水而过。”天霸道:“这水荡周围有多少宽阔?中间的水有多少深浅?你可明白说来。”吴用人道:“山后一带皆是水荡,所谓‘三面是水,一面是路’,即此之谓。若问中间的水有多少深浅,最深的地方有五六尺,其次皆四五尺,再其次只三四尺。”天霸道:“那里有船可渡么?”吴用人道:“从前寨内本有巡船,后来不知为什么一律裁去。”计全道:“四围一带有民船可雇么?”吴用人道:“那水荡不通河道,哪有民船?”计全道:“方才据你所说,前山各要隘,皆设有地雷火炮,除却后山,万不能上去。而后山又有水荡阻隔,不能飞越而过,你还有什么法想,可以上得山去?不妨说来,大家商议。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只有一个主意,恐不能用。”天霸道:“你且说来。”吴用人道:“前山要隘已有埋伏,万不能行。后山水荡阻隔,又不能过。为今之计,小人先下水去,来背老爷好上去。所幸那河面不过五六丈宽阔,次第将老爷们背过水荡,那不是老爷们可上山么?”计全道:“你既能如此,这就可以设法了。你不知道咱们这位何老爷,才是绝好的水性呢!”吴用人道:“小人不知。”计全道:“你且去歇息,再听咱们招呼罢!”吴用人当下退出。天霸道:“计大哥,你老有什么主意呢?”计全道:“也没有别样主意,所幸那河面不宽,只得请何大哥辛苦一趟,与吴用人到了那里,将我等背驮过去。好在我等人数不多,除何大哥以外,只有四人,只要两起,便可背过去了。”朱光祖道:“就此办法,不必再打主意了。”计全道:“但是明日午后,就要起身。”
      一宿无话。
      到了次日午后,约有申牌,众人都收拾停当,各带兵刃。
      何路通便穿水行衣靠,即带了吴用人,一同出了店门,直奔连环套而去。不到初更时分,已到了那里了。当下何路通即将外面大衣脱下,递与黄天霸手内。天霸也将外面大衣脱下来,执在手中。何路通便先下水,先试一试,觉得不太深,正要来背天霸,忽见吴用人喊道:“此处不能去,这地方的水是最深的。
      老爷虽不怕,恐黄老爷到了中间,也要下水了。还要走过去一箭路,那里的却是最浅。”何路通听说,即向西首走了一箭多路,然后叫天霸伏在背上,他背驮过去。朱光祖就在吴用人背上,也驮了过去。何路通、吴用人将天霸、光祖送至对岸,后又过来背关小西、计全,四人皆已过去了。何路通与吴用人,就席地坐下,歇了半刻。此时大家俱是短衣紧扎,当由吴用人在前引路。果然山势嵯峨,崎岖万状,大家皆是攀藤附葛,好容易走了有一个更次,才把那蚕丛鸟道将次走完。又走了一会,已看见正路。黄天霸道:“咱们已进了山,但是怎么办法?
      还是分头前去?还是合力同行?计全正欲答话,忽见吴用人道:“在小人愚见:莫若先到石室,将窦耳墩捉住,或将御马先盗出来,然后再搜寻埋伏,平毁山寨。”计全道:“此言甚合吾意。就请朱大哥、黄贤弟进到石室里面,咱们全在外面接应。”
      黄天霸、朱光祖二人答应,便急急望石屋而来。不一刻到了石室外面,此时已有三更时分。黄天霸即照吴用人所说之话,向那石板上仔细一看,果然有两个铁环,安在石板之上。
      天霸即将铁环执定,先向外一推,复向怀里一拉。只听吱呀一声,那石板向旁边转过,内里闪出一道石板门来。天霸又将那铁环向中间紧紧一按,果然落下一个双连环铁钩,将石板钩住。
      黄天霸在先,朱光祖在后,进了石门。又记定吴用人所说八十步一转,但见有石墩子,就向右边转弯。走了一会,果然见了六角门。黄天霸又记定吴用人的话,看定门上那两个铁圈,执定在手,轻轻的向怀里一拉。只听得门里哗啦啦一声响,好象有两样物件从旁边分开的声音。天霸正在凝神细想,早见两扇门已经开了。天霸大喜,便与朱光祖进去,便各处找御马。转弯抹角,走了好些地方,只是寻不出来。两人正在着急,忽听嘶地一声。天霸道:“这声音好似在那假山背后。”朱光祖道:“你我便去那里寻找。”就顺着声音一路寻去,到了假山那里,四面一看,并无空地。那假山以外,便是一道围墙。天霸道:“这可把我闹糊涂了。”朱光祖道:“咱们何不上假山一看呢?”
      天霸答应。当下二人便一齐跳上假山,向那围墙里面望去,只见围墙里面一带房廊。天霸便悄悄与光祖道:“你看那里这一带房廊,莫非即关在房廊里面么?”朱光祖道:“咱们且跳下去寻一寻。”黄天霸道:“但一件,跳下去可极容易,必要将出路寻出方好。我看围墙外面并无门路,此时跳下去,得了御马,没有门径,怎么将马牵出来?”朱光祖道:“老贤侄!你且这里等一等,让咱先下去踏看一番,那御马究竟在与不在,再作计议。”天霸答应。朱光祖即刻一个蹿身,飞跳下去。毕竟御马是否藏在里间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