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392回 朱光祖再进连环套 黄天霸搜寻窦耳墩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朱光祖与天霸道:“今日双钩虽未盗回,好在他藏钩的所在,咱已知道。包管我明日再去,将那双钩盗回便了。”
      天霸道:“他这双钩究竟藏在哪里?”朱光祖道:“咱在先也不知道,只以为随身所带。哪知到了他房里,四处寻找,不见此物。后来听他梦中所说,才知他双钩所藏的地方。那时也怪我贪心,不然,那双钩也可到手了。”天霸道:“怎么贪心?”朱光祖道:“咱听他说了双钩的所在,咱本要去。后来一想,他既然睡在这里,何不将他杀死?只要他死了,那双钩虽然厉害,既无人用,也就成了废物了。”天霸道:“你老的这主意,真是不错。后来怎么不杀那老儿呢?”朱光祖道:“咱怎么不去杀他?咱才将火卷一亮,哪里晓得就这一道亮光,把老儿惊醒了。他便大喊起来,说是:有奸细,叫人来拿。咱听此言,哪敢怠慢,即刻举刀砍去。哪知道一刀砍去,已不知那老儿何处去了。咱那时却不敢恋在那里,因此才出了他的房门。再向外面一看,东方已经发白,我便急赶回来。这不是咱贪心么?若不贪心要杀,那老儿的双钩,岂不盗回了么?”天霸道:“原来如此。但是老叔明日再去,他那里岂不严加防备?怎么得盗出来呢?”朱光祖道:“咱料彼这两日来,不致防备,以为咱断不敢去的。过两日,他那里却有了防备;以为咱料他防备松懈下来了,恐怕咱要前去,因此防备起来。那时咱要前去,岂不仍是空跑?咱偏要在他料所不及料,防所不及防的时候,前去出其不意,将他双钩盗来,岂不省了许多事?”计全道:“朱大哥!你真可谓知己知彼了。但你老虽然料事如神,咱却有些不放心你老独自前去,在咱的愚见,不若黄贤弟与你老同去。使他在那里掣老儿肘,你老便去盗钩。等得盗到以后,再来招呼他。能合力将那老儿制服住了便好;不然,能将那御马盗回,亦是大妙之事。不知你老意下如何?”朱光祖道:“计贤弟,你这话倒使得。叫黄贤弟与咱同去,咱也多一帮手,就此说法便了。”
      一日无话。到了晚间,黄天霸与朱光祖,各自脱去外衣,穿了夜行衣服,各藏兵刃,暗暗出了店门,又望连环套而来。
      不一会,到了山下。朱光祖放出飞檐走壁的手段;黄天霸也是如此,好在他两个人皆是熟路。话休烦絮,一齐越过五关,果然那里毫不防备。天霸与光祖道:“老叔!你便前去盗钩,咱便去那老儿房里办事,能将他一刀杀死最妙;即使不然,咱总将他牵制住了,你老放心大胆盗钩。但钩一到手,你老可要送个信来。如若不及送信,总以天明为度,无论事之成否,那时便下山回店,再作商量。”朱光祖道:“此言甚合我意,咱就去了。”黄天霸道:“你老请便。”朱光祖说罢,即便蹿身而去。
      这里黄天霸也飞身上屋,到了大寨后三进。先到东首那间屋面上。伏身望那房里,静听一会,里面既无声响,又无动静。
      便缩身下一只脚,倒挂在檐口,一只脚盘在树上,向房里细瞧,仍不见有什么动静。天霸因将腿放下来,跳落在地。取出火种,将纸卷燃着,就手一晃,放出亮光,向里一看,仍看不清楚,因有窗户阻挠。天霸即用刀尖戳了一个眼,近身窗外,用足了
      眼力,向里观瞧,房里并无人睡。天霸见窦耳墩不在这里,因又蹿到西首房间外面,靠着窗户旁边,正在凝神侧耳,忽听更锣响处,天霸知道有打更人来,因暗道:“何不捉住那打更的,问个明白?”一蹿身飞上屋面,专等那更夫前来。不一刻,只见那更夫敲着锣缓缓而来,嘴里喊道:“各寨睡醒些呀!恐防有奸细进来呀!”一面喊,一面转过大寨的后面。天霸在屋上往下一看,见大寨后并无房屋,乃是一片空地,地上堆了许多乱石。天霸此时即飞身向寨后跳去。只见他一个箭步,早已飞到地下,却好站在那更夫面前。那更夫正往前走,忽见半空中飞下一人,这一吓即便往后一倒,跌倒在地下。天霸见他跌倒,随即将手中刀向更夫面上一晃,说道:“你嚷,咱就是一刀,立刻送你的狗命!你不必害怕,但直说便了。”那更夫听了这话,好容易挣了一会,才说出一句话来:“老。。老。。老爷开恩!”黄天霸道:“咱且问你,那窦耳墩这老儿今往哪里去了?为何他不在寨内?他平日所住的那两个房内,咱已寻过了,皆不见他在那里。你可知道他现在何处?”那更夫说道:“小人可真不清楚。既然不在上房里,或者现在内寨,也未可知。再不然,咱家寨主还有一个好地方,别人是不能到的,就是有人晓得在那里,除非自家人才可进去;不然,连门都不会开,怎么进去呢?”天霸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所在?何以如此难进去?”那更夫道:“那要晓得却不难。只用两个指头,向那石板上一按,不知怎样那石板就竖了起来,里面就现出石门。人即从门内进去。等进了石门,又用两指在门里一按,不知怎样,那石板复又盖上了,依然如初。听见那进去过的人说,里面地方极其宽大,还有好些房屋。所有珍奇异宝,皆藏里面。咱家寨主还有个小姨姨,住在那里。他今夜不在大寨内住,除去内寨,定然到那石室屋里去了。”天霸闻言又问道:“你可知这石室在哪里呢?”那更夫道:“知虽知道,但是不会开那石门。还听人道,那石门如不会开,误碰里面消息,定然要被大青石压死。因此小人不但不敢去开门,连那里也不敢常去。”天霸道:“你若怕死,便领咱前去一看,将那石室看过,再领我到内寨去走一遭,咱便饶你性命了。”那更夫道:“只要老爷不杀小人,无论什么地方,小人都情愿领带老爷去的。”天霸说:“既如此,引咱前去。”那更夫不敢怠慢,便站起来,提着灯笼,在前引路,领着黄天霸,直望石室而去。转弯抹角,已离石室不远。只见那更夫指道:“那峰岭参差,悬岩峭壁的,那里就是了。”黄天霸闻言,便将更夫两膀背绑起来,又在他身上割下一块衣襟,给他塞在口内,把他向无人处一抛,这才前去。不知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