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372回 未亡人明心求殉节 刁族长得意代鸣官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杨士兴听了堂叔杨怀仁这番话,不免半信半疑,因暗道:“不论是身死明与不明,也该去吴家送信。”因立刻着人前去。原来吴家也是阜宁县的大族,在有名的吴家甸。这吴氏之父,名唤吴有德。他妻子李氏,膝前有两儿一女,女儿就许配杨大富为妻。这吴有德为人忠厚非常,实在是个有道长者。家里也有些薄薄的产业,在吴家甸居住,就要算他是个首富。自女儿嫁到杨家之后,除非家中有婚丧喜事,才将女儿接回来过两日,事完之后,又将女儿送回夫家。虽常有穷人说道:“你女婿久不在家,就留你女儿多住一两个月,也不算什么事。”吴有德听了这些话,便与人争论道:“女婿在家,将女儿接回来多住些时日,他翁姑自有女婿侍奉。女婿不在家,便仗着我女儿侍奉他父母。我若将女儿接回来,则女婿的父母又靠谁人侍奉?”这是向旁人说的话。及至向他女儿所说,皆是叫她善事翁姑,留心家务。却好吴氏也从未违背,总是唯唯听命,所以在杨家也极其贤孝。这日吴有德正从外面回家,忽见杨家有人前来送信说,女婿于昨日回来,今一早不知如何便会身死,请他赶紧前去。吴有德听了此话,真是半天里打下一个霹雳,因问来人道:“究竟大富因甚病死的,你可知道么?”来人道:“听见说大富是身死不明,所以请你老人家赶紧前去商议。”
      吴有德只得进内,大略告诉妻子李氏一遍,李氏也吃惊不小。
      当下夫妻两人即刻出了门,雇了一辆车子,趱赶前去。吴家甸距杨家庄有二十余里,不一会已至杨家。
      未入大门,吴有德夫妻便一路哭了进去。杨士兴夫妇见亲家已来,吴氏见父母俱到,于是大家又哭起来。惟有吴氏哭昏了几次,真是哭得肝肠寸断,死去活来。好容易慢慢劝住了哭。
      吴有德先问了一遍,如何身死情形,杨士兴即大略告诉了一遍。
      吴有德又细细问了女儿一遍。吴氏也就细细将始末根由,哭诉了一遍,因道:“我的爹妈呀!你女儿也不要活了,就此随你女婿一齐儿死了,免得你女儿有冤无处申,死了丈夫还落个不美之名。不如从此一死,也可表表心迹!”说着,就一头向壁上撞去。杨士兴的妻子在旁看见,赶紧抢上一步,将吴氏一把拉住,说道:“我儿!你不要如此,你的心迹,为娘是知道的,是非自有公论。好在你爹妈俱已在此,我儿子虽说死得不明不白,总不能够说是你害死他的。大家商议起来看,如何代我儿子申冤!不然,你的冤枉也无处申,我的儿子也不知因何而死?”吴氏听了这番话,虽觉得有理,总以死了干净,免得随后纠缠,口口声声,直是要死。吴有德明知女儿绝不能得个水落石出——女婿到底因何而死,所以存了这个心,因道:“我的儿!你切切不可寻死觅活,虽然痛夫心切,你翁姑却无甚他意。但是女婿身死不明,连我也有些疑惑。在我看来,倒是去县里报报案,请县官前来相验一回,你也可明一明心迹。就是女婿也可弄清他是因何身死。你若现在死了,在知道的,说你是大义殉夫;在那不知道的,还说你畏法身死。你此时可死不得,等将来有了水落石出,你那时再死不迟。”这一番话,说得在情在理。吴氏本来决计殉夫,甘心死节,现在听了父亲这些话,忽然大悟,暗道:“我此时可实在死不得,就便我没有良心,也要代丈夫申一申冤枉,才对得起他。”因此一悟,也就将死抛在一旁,专等报官相验。
      那杨怀仁初意说了许多唆使的话,本想吴有德暗暗买嘱他,便好得些钱财,再来说项。现在听见这番说,这报官相验一层,反出在吴有德之口,因道:“我这侄孙昨日始回,今日便死,其中显有情弊。不怕你亲家见怪,光景非鸣官不行。”吴有德听说也道:“你老人家言之差矣!我本来也是此意。但是报官一层,从无母族去报之理。亲家翁是分不开身来。此外又无人可去,在我看来,莫若就烦你老人家进城一走。好在你老人家也是杨家族长,此事也应该问的。我等当在尊府,恭候本县到此相验,好见个明白。事宜早办,就请你老人家进城一走罢!”
      杨怀仁被吴有德这番话,说得顿口无言,又不好说不去,只得答应着前去报县。说着,当即出大门,匆匆的直望城里而来。
      进了城,到了县门。却好这日是被告之期,便请人写了一张状词,即刻呈递进去。阜宁县接到这案,见是“谋毒亲夫”重案,当即准词,饬令:预备尸场,听候相验。杨怀仁见准了词,也就即刻出城,直奔杨家庄送信。当有本庄地保预备尸场,听候县官前来相验。
      到了次日,约有巳牌时分,阜宁县带同差役、仵作乘轿而来。及至杨家门口,降舆而进,即刻升坐公案。先提原告杨怀仁略问数语;又提被告杨吴氏至公案前,略问一遭。吴氏便将前后的情形,哭诉了一遍,因道:“小妇人丈夫身死不明,总要求大老爷申雪!”阜宁县正欲下问,杨士兴便跪在地下,向上说道:“儿子杨大富身死不明,求老爷从公申雪!”阜宁县向下问道:“你是何人!”士兴道:“小人是死者的父亲。”阜宁县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士兴道:“小人名唤士兴。”阜宁县道:“怎么那状词上不是你的名字?何以怀仁反是原告?本县可不明白。”士兴道:“怀仁是小人从堂叔父,小人因不能分身进城,所以请叔父怀仁前去喊冤。”阜宁县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一面问话,一面察看吴氏动静;只见吴氏跪在地下嚎啕痛哭,实在不是谋害亲夫的情状。而且吴氏端庄诚实,哀毁之至,又非那淫泼一派。阜宁县此时已知道其中定有奸人唆使。又将杨怀仁望了一回,觉得杨怀仁颇非善类之人。看了一遍,因饬令仵作:悉心检验,据实详报。仵作答应下去。不一刻,喝报上来:验得尸身肚腹青紫,委系中毒身亡,余处并无伤痕是实。阜宁县据报,复走出公案,亲视一周无误。因命填了尸格,饬令先行收殓。所有原、被告带回衙门再讯。毕竟杨吴氏是否谋害亲夫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