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366回 众英雄合力攻山 铁头僧拚命拒敌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黄天霸等到了山下,仍见李昆等在那里攻打青龙岗、白虎岭,尚未攻破。你道这是何故?原来这两个山头,形势颇险,由山下直到山顶,那条道路壁立上去;加之山上多设擂木滚石,不必说李昆等人,就是飞将军也不能立破。先是李昆一闻号炮,知道大营里已经得手,立刻就率领兵丁直杀上去。走至半山,只见擂木滚石如雨点一般直打下来,众兵丁不能上去。
      正在为难之际,恰好黄天霸等率众来攻,遂领兵一同杀攻上去。
      走至半山,仍被擂木滚石打下来,不能上山。黄天霸等没法,只得收兵回营,歇息一日不表。
      再说铁头僧打发万世雄等下山劫营,到了三更以后,忽然大营内号炮一响,心中便疑惑道:“怎么大营内有号炮声响?难道他那里有了准备,陆老幺不曾打听得的确?真是如此,山上的锐气失矣!”正疑惑间,忽见青龙岗、白虎岭两处守山的小头目,慌慌张张的进来报道:“大王师父!大事不好了!大营内已经有了准备,现在两个山头,被官兵攻打甚急,请令定夺!”铁头僧一闻此言,只吓得魂不附体,也就慌忙说道:“尔等赶即将擂木滚石放下,务要死守,不得被官兵夺了这两个山头。若被他攻破此山,我等性命难保。”小头目得令,赶着飞奔回了山头,死力拒守,因此不曾失去。到得天明,小头目又复来报:“大王师父!现在官兵已退去,青龙岗、白虎岭均幸保无恙,擂木滚石打伤官兵不计其数。但不知大营内诸位爷们如何光景?也恐怕是败多胜少,怎么不见一位爷回山?其中必有不妙之处。”正在那里说着,忽见熊海狼狈而来,一见铁头僧哭拜在地。铁头僧一见忙问道:“那里胜负究竟如何?”熊海道:“师父!不必讲了,咱们总算上了陆老幺的当了。现在万世雄、周鹿、韩豹、卫达、沈三魁俱被杀死,温球不知去向,所有喽兵尽遭杀戮。徒弟幸亏拚命杀出,方才逃走,回上山来,不然也要死在那里。为今之计,这个地方是住不得了,速速早寻去路才好。”铁头僧闻言,大叫一声:“气死我也!本师定与这黄天霸小子誓不两立!”
      正在怒不可遏,忽见陆老幺抱头鼠窜而回,走到铁头僧面前伏地请罪。铁头僧道:“你还有何面目来见我?就被你说出那件妙计,要去劫营。你又探听不出人家已作了准备,而且你还自鸣得意,回来报信。现在弄得一败涂地,你尚有何说?”
      陆老幺跪在地下战兢兢的说道:“非是徒弟打听不确,委系黄天霸诡计多端。徒弟到他大营的时节,分明见他们聚众饮酒,快乐非常;后又传令,叫各营一律安歇。徒弟打听确了,才敢前来报信。哪知他其中有诈。徒弟见识浅短,可是未及察出,现在徒弟自知罪不可救,求师父作主便了!”铁头僧听了这番话,也知:“他并无他意,不过未曾识出官兵的诡计。现在山寨需人之际,若再将他治罪,山寨内分外无人帮助,不如仍然恕了他的罪过,叫他奋力帮助,他必然感激我不杀之恩,也就死力战斗了。”心中主意已定,因道:“乱报军情,本当推出斩首。尚念你并无他意,不过见识浅少,未能识破,误中敌人诡计。本师加恩格外,既往不咎。尔须知道,现在山中兵力已衰,从今以后,务要死力合众据守。但能保得那两个山头,这大寨尚可保全无恙;不然,你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陆老幺道:“徒弟蒙师父不杀之恩,虽粉身碎骨,亦不足报于万一。若果遇着敌人前来攻打,定竭力死与敌人相拒。但是寨中兵卒无几,兄弟已杀了殆尽,如何守法呢?”铁头僧道:“徒弟!这倒不要过虑。那两个山头,只要闭关死守,如有敌人前来攻打,切不可与他接战,但将擂水滚石打将下去,他自不能杀上山来。为今之计,熊海与你二人各守一山,你守青龙岗,他守白虎岭,不得再有贻误。若再疏忽,本师一定二罪并治!”陆老幺唯唯退下,各去把守山头不表。
      且说黄天霸等过了一日,便留张桂兰、郝素玉、褚标三人守营,其余出队,一同前往攻打聚夹峰。到了山下,分兵一半:黄天霸、何路通、贺人杰、王殿臣四人,攻打青龙岗;关小西、李公然、郭起凤、计全四人,攻打白虎岭。只听一声炮响,如潮涌一般飞奔上去,并力攻进。那山头上喽兵早已看见,也就赶着将擂木滚石如雨点一般打将下来。那些兵卒打得头破血流,纷纷倒退下来。黄天霸也没法,只得暂叫兵丁稍息,再为进攻。
      一连攻了四五次,皆是如此,只得传令收兵。黄天霸等回到营中,即将前日来做细作的那个何三,喊来问道:“你前日所说这山寨有条小路,只有本地土人知道,你可就此出去,代我拿一个土人前来,本统领有话问他。作速前去,不得有误!”正自吩咐,忽见巡营小卒拿进了一个人来禀道:“小的们方才到后营巡查,见一个形迹可疑之人在那里窥探。小的们恐怕他是奸细,因将他捉来,听候示下。”黄天霸听说,即着小卒将那人带进帐中,便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谁人指使令你前来充作奸细,窥探本帅的大营?速速招出。若有半句不实,推出营门斩首!”那人吓得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小人实在不是奸细,是本地土人,姓林名保,家住不远。只因我到娘舅家去,由此经过,看见老爷这里颇为热闹,不晓得做什么,要想进来耍一会。不料被他们拿住,硬说小的是强盗差来做细作的。小的实在冤枉,求老爷开恩。”黄天霸看了林保那种样子,却非奸细的举动,因说道:“你既不是奸细,本帅差你去做一事,你若去做得来,本帅不但放你,而且有赏;你若做不来,本帅定要把你作奸细办,推出营门斩首。”林保道:“小人愿做,听大人吩咐。”黄天霸道:“你可知这聚夹峰有几条路可以上去?”林保道:“前面谷口有一条路;后面走田家洼转过去,还有一条路。
      就这两条路,再没有第三条路。”黄天霸道:“这田家洼离此有多远呢?”林保道:“不过五六里。”黄天霸道:“你认得么?”林保道:“小的但知有这条路,却不曾到山上去过。”
      黄天霸道:“你既知道,今夜三更时分,可同本帅前去,将功折罪。”林保道:“小的是不去!”天霸道:“为什么不去?”林保道:“山上强盗甚是厉害,若被他知道,定要送小的性命的。”
      黄天霸道:“你怕强盗杀你,不怕本帅杀你么?”林保道:“小的怕老爷还比怕强盗好些;老爷讲理,强盗不讲理。譬如小的现在是被老爷人捉住,还问小的许多话,但不过要杀小的,并不曾真杀。若被强盗捉去,早已头不在脖子上了。”黄天霸道:“你无须怕,但同本帅前去,可以保你。而且不要你上山,只要你将本帅领到那里,就叫你回去便了。”林保道:“如果这样,小的便遵老爷之命,带老爷前去。可是要交代明白了:到了那里,小的只管指明老爷的去路;若是叫小的上山,小的虽死也不去的。”黄天霸道:“本帅决不骗你,只要你指明本帅认得路径,你就回去便了。”林保答应。到了三更时分,黄天霸换了夜行衣靠,即同林保上山。毕竟如何捉拿铁头僧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