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359回 讯家属追究行踪 缉强梁购觅眼线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说胡县令见温球逃脱,不知去向,急得没法,只得将他的家小一并拿入县衙,庄房封锁起来,候缉到正凶,再行发落。
      次日即提出梁世和一家四口,又将梁玉贞并捉拿的原差,由桃源县亲身押解淮安,听候审问。不日已到,将一干人犯,先行寄入山阳县监。然后,计全、何路通见了施公,将上项的事禀了一遍。施公点头。接着桃源县胡维世也来禀见。施公当即传见。胡维世给施公行了礼,站立一旁。施公命他坐下,当下问道:“温球控告梁世和通同大盗一案,贵县可曾访查明白,究竟有无证据呢?”胡县令道:“卑职该死。总是卑职一时糊涂,致屈好人下狱。”施公道:“贵县既为朝廷命官,本县境内出此等强徒恶霸,应该早为惩办,除暴安良。即使力有未逮,也应该申详大府,并力合拿,才是道理。为什么通同作弊,诬害良民,但听一面之词,便谄害他一家五口。这是有人告到本部堂这里;倘若无人出首,这梁氏一家五口,就屈死贵县手里了。现在温球又复逃脱,贵县一定知他的踪迹。仍烦贵县十日内,将温球获到,本部堂或看贵县一官非易,从轻惩处。倘再怙恶不悛,袒护恶霸,本部堂断不轻恕。那时,贵县可不要怨本部堂铁面无私!姑候明日讯明原、被告人等,贵县便请回衙,赶紧缉获温球到案。”胡县令听了这话,哪敢强辩?只得请了安,告退出去。
      次日施公升堂,先传原告陈仁寿问了一遍,即将梁世和夫妇父子提来。梁世和夫妇跪在下面,又将前情申诉了一遍。施公又命将梁玉贞带上。玉贞跪下,先磕了一个头。施公问道:“陈仁寿是你何人?”玉贞道:“是小女子表兄。自幼经父母凭媒说合许字,尚未过门。”施公道:“温球将你抢去,你曾被逼过吗?”玉贞道:“小女子也曾被逼两次,后因小女子惊吓成疾;又亏温家一个姓刘的老仆妇,多方防护,所幸小女子未被污。”施公道:“这还是你的造化。但是温球究竟为着何事,诬害你父母兄弟?可知道么?”梁玉贞又将前情申诉一遍。施公命她退下去,带桃源县原差。下面答应,将两原差带上。施公问道,:“你是去捉梁世和一家四口的么?”那原差道:“是小的奉了县太爷之命去捉的。”施公道:“你两个唤作什么名字?”
      两个原差回道:“小的名唤吴能。”“小的名唤张淦。”施公又问道:“你等前去梁家的时节,可曾见有强盗在他家么?”吴能道:“小的未曾看见。”又问张淦道:“你曾看见吗?”张淦道:“小的也未曾看见。”施公又问道:“可拿着他真凭实据么?”
      原差道:“也不曾拿着。”施公道:“你等说不曾见他家窝留大盗,又不曾拿着实据,你等怎么就将梁世和一家四口拿去呢?”
      吴能道:“小的这日在班房闲坐,忽见温大爷家有个小使唤作扣子,来唤小的赶紧前去;说是他家大爷有要紧的话说。小的不知何事,就随着扣子去了。到了温家寨,温大爷就向小的说道:‘你们这两个月内,闹的盗案是不少了,一件皆不曾破案。
      老实告诉你,现在梁世和家窝藏大盗。说不定这些案内,就有他家窝藏的人。你只须将梁世和一家拿到县里,请官严讯一堂,就可以明白了。’小的听说,便问他道:‘温大爷,你老如何知道呢?’温大爷说的是他亲眼看见:某日有个山西人,实在形迹可疑,在他家住了两日才走的。小的听说,就回去禀知。本官听了这话,当时就加差张淦同小的一同前去梁家,将世和夫妇父子四人,一并解到县里。经本官讯了一堂。怎奈梁世和坚不承招。本官只得监禁,以待复讯,彻底根究。哪知他竟是个好人?那温球竟是个万恶奸刁的贼子!不但小的为他所累,连本县太爷也因他受累不浅了。”施公道:“你曾得温球贿赂么?”
      吴能道:“委实不敢受贿。”施公听说,忽将惊堂木一拍,怒声喝道:“尔等还敢隐瞒?本部堂早已访知其事。若不用刑,你等如何肯招?拖下去从重拷打!”手下一声答应,将吴能、张淦两人拖翻,重重的打了四十大板。施公喝叫:“住了!本部堂问你,究竟受了多少贿赂?”张淦被打不过,只得招道:“温球先送了二十两银子,叫吴能将这件事办妥,随后再为酬谢。吴能嫌少,温球又加了十两,共计三十两。分小的五两,他得二十五两。当由吴能进去禀明了本官,立刻就同小的前去捉拿了。”施公听说,又喝令将吴能打了四十,吴能受打不过,也只得一一招出。
      施公又命提温球妻子周氏。温周氏提到,跪在下面。施公问道:“尔夫诬害良民,抢劫妇女,平时强霸一方,你可知道么?”周氏道:“小妇人也曾劝过几次,怎奈丈夫总不相信。前者诬害梁世和,小妇人实在毫无知觉,就是梁玉贞被丈夫抢回,小妇人也不知道。求大人明察。”施公道:“你果实不知?本部堂问你,怎么胆敢将你丈夫放走呢?”周氏道:“大人的明鉴。若谓小妇人暗地将丈夫放走,这可实在冤枉了。那时小妇人已吓得几乎要死,自身还愁保不住,何暇再顾及丈夫?后来大人派去那两位老爷,追问小妇人的丈夫所在,小妇人还指着他去寻。怎奈没有寻出,那两位老爷又再三逼问,小妇人被逼不过,只得随口应道是逃走了,其实真不晓得。”施公听了忽道:“好个刁妇!你在庄上已经对本部堂委员说过,你丈夫是趁胡知县暂离尔庄上那个时节逃走的。尔现在说‘实不知道’,足见平时助夫为虐!拖下去先给他掌嘴四十,问她可招也不招?如若不招,再给她拶起来问。”手下答应一声,即刻将周氏扭转面孔,一五一十打了四十。只打得周氏哭叫连天,哀哀求道:“小妇人愿招!”施公命手下住了,便又问道:“你丈夫究竟逃往何处?你可快快从实招来。再若有半字虚言,定即拶起再问!”
      周氏道:“丈夫逃往何方,小妇人委实不知真切。但知丈夫从前有个习武艺的师父,是个和尚,在什么聚夹峰。或者此次就逃往他师父那里,也未可料。这就是小妇人真实口供,其余就将小妇人拶死了,也不知道。”施公听说,便问黄天霸道:“你可知道这聚夹峰在什么地方?”天霸回称:“不知。”施公也不追问,又将胡知县传上堂来,将各人的口供,先与他看了一回。
      胡县令已吓得魂不附体。施公便予了限期,着他购线在限内缉获温球到案。如逾限未获,定即一并严加处治。又令梁世和等,安分守业。吴能、张淦及温周氏,一并着桃源县带回监禁,候再提讯。胡县令唯唯退下。施公亦退堂。不知如何捉拿温球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