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356回 察理准词亲提县令 闻风报信暗告强梁

施公案

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话说陈仁寿将状词缮好,专等施公到河神庙拈香回辕,便去拦舆告状。在辕门外等了一会,金锣响处,施公已打道回衙。
  陈仁寿即将状词捧在手中,等施公轿临切近,他便拦着轿杠,跪在一边,口喊:“冤枉!求大人申冤!”施公在轿内闪目观看,见是个秀才打扮,手捧状词,口称冤枉。施公即命住轿,问道:“你有什么冤枉,到本部堂这里来拦舆呢?”陈仁寿见问,便将状词呈上。当有家丁接过。施公打开,看了一遍,就在轿内向外面问道:“你叫陈仁寿,是桃源县学的生员。你可再将这状词内所告的各节,细细诉禀上来!”
  陈仁寿道:“大人容禀:生员姑母,适同邑西门梁家庄梁世和为妻,历有年所。姑父亦系本省辛卯科武乡试举人,生有两子一女。女名玉贞,自幼与生员结下姻事,现在尚未过门。只因聘妻表妹,生得稍有姿色,平时并不出外。于前月初四日,随姑母站立本庄门首,观看村景。不料有距梁家庄五里之遥温家寨的寨主温球,他仗自己是个武进士出身,平日专行暴虐,霸占田产,抢掠妇女,强霸一方。家中又广有豪奴,多养打手。凡遇本地方官,他又专门联络,借通声气。姑丈梁世和虽与温球近在咫尺,却各不相扰。前年因民人蒋德富有田十六亩,始则价卖温球,继则为温球霸占。蒋德富心实不甘,欲去县里控告,又恐力不相及,便来求请生员姑丈给他说项。生员姑丈虽然是个武举,最恨的恶霸土豪。一闻蒋德富之言大怒,当即到了温家寨与温球说理。不意温球见生员姑丈前去代蒋德富说话,他始则横暴,继且用武,与生员姑丈交起手来,却被生员姑丈将他打败。那时他才转托人来说和,情愿价买民人蒋德富的田亩。彼时生员的姑丈因与他争斗之后,他虽然情愿价买民人田亩,究于自己无干,不过一时代抱不平,心下究有些过意不去。也就复到温家寨,见了温球,亲自谢罪。温球当时也就罢了,却是暗地里尚有些怀恨。两年来虽不相扰,这温球可是刻刻寻报复,又因寻不出事来,只得含忍而已。哪知可巧前月初四,他从城里回庄,打从生员姑丈家门首经过,瞥见生员表妹,即央人来求婚。生员姑丈即以已经许字生员的话回复来人。不料家人去后,温球就因此更加不悦?汕烧馊沼懈錾轿魑渖展,因到南边投亲不遇,脱了盘费,便去寻找生员姑丈,请他帮助些银两。生员的姑丈平时又极好义,凡遇这等事件,只要有人前去找寻,无有不帮助之理。因此生员的姑丈见了这山西武生生得仪表非俗,又爱他武艺精通,就留他住了一日,送了他三十两银子,郭仁也就走了。不料温球访知有这事,便去县里贿嘱差役,诬指生员的姑丈通同大盗。桃源县又不问情由,听凭差投将生员姑丈、姑母及两个表弟一并拿去。问了一堂,勒令生员的姑丈招出大盗的名姓,并欲令承认通同的情事。生员的姑丈向来安分守己,何能承招?桃源县即将生员的姑丈、姑母及两个表弟,一同收入大监。这也罢了!哪知生员的姑丈等,才被县里提拿,温球即于本日率领豪奴打手,来到生员的姑丈家内,将生员聘室表妹玉贞,强抢而去。当经老仆梁孝追赶往夺,反被该豪奴毒打,身受重伤而回。彼时生员尚在城里家内,等闻信奔往出城,生员的姑丈已经下狱;生员的聘妻已被温球抢去。老奴梁孝受伤未愈,现在原籍。生员为此情急,本拟仍往原籍控告,奈该县既有前情,倘或生员去告,亦断不准词。因此生员方星夜驰赴大人阁下,追求申雪!再生员如有半句不实,大人一经察出,愿领诬告之罪!”说罢就磕了一个头,仍然跪在那里候示。
  施公听罢,不觉勃然大怒道:“该县既如此糊涂!境内有这等恶霸土豪,不能先事预防,还敢通同诬害,实属不法已极。陈仁寿你可先行退下,候本部堂一面亲提该县,并及那原、被告,人证,来辕审讯;一面札饬该县,即日前到温家寨温球家里,将你聘妻梁玉贞保出,查明有无奸占情事,再行核夺,分别治罪便了!背氯适傥ㄎǘ。施公回衙进入书房,更衣已毕,立刻命人缮就饬知:委派计金、何路通二人,星夜驰往桃源县,督同该县前去温家寨温球家内,赶将玉贞保出;并将温球及桃源县知县,暨拿捉梁世和一并四口之原差,并梁世和一家人等,限五日内一并押解来辕听候讯办。
  计全、何路通奉了施公之命,哪敢怠慢?即日带了亲兵,拿了文书,星夜直奔桃源县而去。不一日到了桃源,先行通报进去。桃源县闻知施公那里派来的人,不知为作何事,赶紧迎接进去。计全、何路通到了书房,彼此相见已毕。有人献上茶来。原来这桃源知县姓胡,名唤维世,是个捐纳出身。为人极其贪财,而且心地又极糊涂。所以计全、何路通到了此地,还疑惑是来打抽风的。因道:“二位惠临,有何见谕?但是兄弟这里清苦异常,除每年例得养廉外,毫无生色。而且桃邑强悍,地土瘠弱,兄弟自到任以来,并无别事,并赔累得不少了。不知贵衙门每年还有什么例规,还望二位仁兄指教明白,以便兄弟设法措备!奔迫蚯雷潘档溃骸袄闲志」芊判,兄弟等此来,并非需索例规。实因奉了大人之命,有件小小财爻送与老兄,可即前去赶办,不可误事。将来办得好,大人是一定要保奏的!
  这两句话,在稍微明白的人,早知道内里有些不妥。哪里晓得胡维世还当是真是美差,忙笑着说道:“既蒙大人恩典,委兄弟去办,兄弟何敢误事?便请二位仁兄指教罢!”计全道:“当得!当得!”说着就在靴统内,取出一件文书出来,递给胡维世观看。胡维世接过,拆开封套,将公文抽出,捧在手中,由头至尾看了一遍,不觉汗流浃背。且看下回分解。
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目录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闽ICP备17002340号-1
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