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128回 张岐山割肉见怪 王朝凤饮酒得差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且说屠户韩道卿,往肉上端详端详,咯哧就是一刀,割了一块硬肋,回手递给了他,把砍刀插在架子上,回身就往里走。
      岐山一见,就说:“大哥先别走。这肉可倒好,就是骨多肉少,没点油,怎么下锅炒呢?你再添上块油。”屠户闻听,心中不悦说:“尊驾必是远方来的。此处又是一样风景,买肉连油此处不行。不信你去访访,外号就一刀,没有两样。”公差又气又恼,想着人在外乡,目下是个孤身,且又心中烦闷,压下火气说:“大哥不用生气,买卖人有三分耐性。算我乍进芦苇,不知深浅。俗语说:‘现钱买的手指肉。’再者,古人留下斗和秤,为的是公平。我原是德州人,相离不上七八十里地,就是两样行事?实告诉大哥,说要在我们德州,别说饶油,就是白要,还得给一块呢!我心不明,请示大哥,怎么就立下这个规矩呢?”屠户见问,回嗔作喜说:“哦,这就是了。尊驾原不是本地的人,这就莫怨了。皆因今人不似古人,公平买卖一例。小人花钱治了酒席,请来本地举监生员,宰民人等,谈合定下规矩,也学古人。尊驾知道姚通砍肉煮汤。有个屠户叫黄一刀,不论人要三五吊钱肉,就叫黄一刀,再不用还手。人回家去秤称,每斤足有十六两。因此卖肉不用秤。”公差说:“古人姚通买肉,遇见黄一刀罢了;如今我买肉,也遇见黄一刀咧。”
      屠户说:“虽然我不是黄一刀,怎奈众亲友赴了我的酒席,公议也送了几句号儿,尊驾访访便知。”公差说:“你把几句号告诉我,我也明白明白。”屠户说:“你问此说,听我道来:‘辛集韩道卿,卖肉不用称;准斤十六两,无欺更公平。’尊驾听真,并非我自夸,是此方乡亲们抬举于我,才定下肉规。请罢!不用唠叨了。”言罢回身干他的去了。把这公差说的傻呆呆发了会子愣,无奈一手提鸡,一手提肉,只得回去。心中有气,暗暗思想:他论姚通,是《汉书》上有个姚二愣——招灾惹祸充军的人。马清、杜明陪着他住在店内。遇着恶屠户黄冈,割下一刀肉着他算。近方居民,不敢争论。他自称黄一刀,后终于恶贯满盈。如今又出了韩一刀。有心合他弄气,又怕耽误了大事。
      正自叨念,忽见店门不远,迈步进店,来到上房。王朝凤一见,带笑骂声:“小猴儿崽子,去了这大半天,必定是叫黄莺撅伤腿咧!”张岐山说:“你瞧这只鸡、三斤肉,买得如何?”
      朝凤说:“好好,算你是吃嘴的好手儿。你快去罢,交了与他们白烫着,再叫他打一斤酒,烙三斤饼,叫他急快。”岐山说:“都交与我咧!”拿将出去,到一顿饭之时,小二用盘端来,全都齐备。小二笑嘻嘻说:“二位爷请用罢!要什么,说话。小侄前面有事,不能伺候,担待侄儿罢。”二人说:“咱是自家人,不怪你咧!请罢。”小二答应而去。这二公差饮着酒,岐山说道:“你方才怪我来迟了。我在外遇见黄一刀。”王公差笑说:“什么叫黄一刀?”岐山说:“不论多少钱,要买三五斤,只割一刀,并无回手之理。”朝凤说:“你这全是鬼话,我不信。”岐山说:“若有句虚言,就是个忘八羔子。”王朝凤吃惊说:“有此事,特奇怪了。你细说我听。”张岐山遂将买肉前后话,怎么接钱不好饶油,并屠户模样,怎样说话,细说一遍。王朝凤听了,也是气恼。二人说说笑笑。王朝凤猛然想起,说是:“大喜大喜,咱今日吃的是喜酒,快着吃罢。”
      岐山纳闷说:“这怎么算喜酒呢?”朝凤说:“有差使,岂不是喜酒呢?”岐山说:“又该你说鬼话了,这里哪来的差使那?”
      朝凤说:“只管开怀畅饮,要没有差使,我就是鸡蛋,叫你生喝了。”岐山仍不解,又饮数杯。王朝凤说:“你想起差使没有?”岐山摇头。朝凤说:“你方才说那屠户名字,叫什么?”
      说:“叫韩道卿。”朝凤说:“咱正是拿韩道卿来咧,岂不是有了差使?”岐山又念几遍说:“就是这字不同。”朝凤说:“这个音倒是全同。他必定是霸道一方。就有点不同,这差使我想交得下去。”岐山细想说:“王哥,倒是你参透,比我胜百倍。”二人遂低言商量一会,预备停当,叫小二收拾饼面,全不要了,说到外面走走再来。
      二人遂即出了店门,直奔城里衙门投文。文武官员见是钦差公文,各派兵丁衙役前来——只言往辛集查集去。张、王二公差,忙得早就走下来了,二人共议如何拿法。朝凤说:“咱哥俩到那里,先把他稳住,再等他们文武衙门的人,料他插翅难飞。”一路说些前后的话,不觉来到辛集街上。看看天有晌午,集尚未散,乱乱哄哄,男女老少,旗民僧道,买卖喧哗,二人无心观看,越巷穿街,走到肉铺门口。张岐山一丢眼色,低声说道:“就是这个卖肉的大汉,他叫韩道卿。”王朝凤吃惊说:“真长得凶恶!”二人一旁低言,定下了计策。忽听有人喊说:“老爷、二爷来查集呢!”二爷常在街上行走,众人也不大理会。有人就过去先把街口查住。王朝凤拿了五吊多钱,来到肉铺说:“大哥,我今日可不是唠叨,这可是好几分子呢!”
      张岐山说:“韩大哥,真有你的。昨日我割那三斤肉,到家一秤,足有三斤十二两。怪不得不肯饶油,再给我割三斤。”王朝凤说:“你是哪的,这么急呀?是我先递过钱的。”把钱往回一拉,串子断了,把钱撒了满地。屠户瞧看,就去拣钱。王公差说:“拣钱不忙,你先割肉。钱丢了算我的。”屠户手执砍刀等候。王公差说:“我割五斤,我二姨妈三斤,厢房三大妈二斤半,倒座房大嫂子二斤。”屠户一咧嘴笑了。说:“我割一份,你再说一份。说了个乱七八糟,把砍刀捺到肠子里了!”
      王公差说:“咱们先把钱拣起来。”屠户闻听,这就屈腰拣钱。
      岐山用大棉袄头上一蒙,掏出铁尺。未知胜负,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