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108回 众盗寇嘲笑对句 关小西闻信惊心

施公案

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话说贤臣盼望关小西,不见来到,无法可施,只得还是哀求,此时也不顾官体咧!想着迟一会是一会好,候着小西回来。
  想罢叫声:“众位大王,暂且息怒,听我一言!敝坏眉僖馑档溃骸傲形缓煤呵胩!在下是京都人氏,今来献县,探望至亲。只因身带残疾,走到此处,步履难行,故此来到庙里,暂息片刻?汕珊錾Ь,不觉睡着,以致好汉贵驾到临,有失回避,罪实不轻。今既冒犯众位,就是碎剐零割,无处可怨。只是可怜,在下是远方人氏,我一命不值蒿草,只可惜我一双父母,必然饿死家中。好汉们若肯饶恕我一命,连我家中父母,也不致饿死。好汉们算是赦了我的一家三命。常言说,‘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!笸醯炔簧比,更是功德无量了。日后在下还家,每日烧香拜祝,愿大王们日日添财进宝!毕统及Ц媪嘶嶙。
  只见那独眼龙对众寇说道:“你们别瞧这个孤雁,长得虽然不甚够本,却倒舌能嘴巧。你们看这一派的蜜拌糖的话,我直觉心软咧!”那杉高尖也对着笑话崔三道:“万留不得,把他绑在柱上,取一把牛耳刀,开了膛,吃点心血,大家先喝了解解渴。等着大哥来到,拿出你们带的酒来,大家再就着尝一点儿,开发了他。同着大哥,连他的东西一总分了,咱们好各散。我今晚还要到阜庄驿,会会我那得意的人儿去呢!”周五、崔三二寇闻听,叫声:“四哥,你真也算越老越少心咧!那么一个养汉老婆,也值得这样挂在心上。这算什么事情,还说出口来。就是那样猪八戒的破货,也称‘得意人儿’?要真好,古来说的西施、昭君,生成一朵鲜花样儿的,还许买张八仙桌弄在家里当香花供养呢!你这才叫‘情人眼里出西施’。今日说的这好话,比作‘见了骆驼容长脸,抱着母猪唤貂蝉!形颐撬,不如先将那心收了罢!等着大兄来到,诸事已毕。我们有个巧当儿,领了你去,管保叫你乐个有余便罢!”亚油墩李四便吩咐将施公上身衣服剥去,绑在柱子之上。
  登时将贤臣吓得眼似鸾铃,面貌失色,直望外瞧,心内暗暗口道:“壮士呀,我的命只在眼前,你怎么还不见到?早知今日有祸,虽然渴死,也不叫你取水。纵然困死,也要挣扎着前行,赶过此处,何致今朝废命?”贤臣心中一急,气往上撞,大叫一声:“老天哪!真真的太不睁眼!贝耸窍统己ε,不知不觉的叫出这么一声来。哪知众寇一听,更加气恼。其中有一个叫白脸狼马九的,他见贤臣失声怨叹,便大叫一声,说道:“好这个不知死的东西!你既大胆前来,甘心纳命,你还敢怨天怨地的,多出言语,先割了你的脑袋,吃了你的窝窝头!
  说罢照脸就是一掌,只听吧的一声响亮,又听“哎哟!”打得贤臣眼冒金星,鼻流鲜血,登时忍气吞声,不敢言语,只是点头自叹,暗痛在心。且说李四见白脸狼马九打了贤臣,还要上来再打,连忙阻道:“马九弟台且稍停手,忍着些,少时,就要他的活命,哪消与他生气。不必打他,你们老哥儿们不拘谁动手罢咧!”亚油墩话才住口,只见独眼龙与衫高尖二寇,一齐大声嚷道:“四哥,今日这点小事,让给我们开开利市。往后打仗迎敌,免得胆怯,叫你们众位老兄笑话软弱。如今壮一壮胆子,再要杀人,也就容易咧!”二寇言罢,俱扯出明晃晃的利刃,手内擎着。杉高尖说:“七弟,今日你先让我罢!”独眼龙说:“五兄,你让兄弟今日试试好不好?”李四复又开言,叫声:“二位也不用再争咧!左右咱们还得等着大哥。即有这个工夫,再容他一会儿。七兄弟,你素常对我说,会什么酒令儿,什么诗句。我如今出个主意,你们两个都得依着我。说一个对句;上联还有个曲牌名儿。你们哥俩对下一句。谁要能对上来谁先动手;对不上来的,不但叫他不能动手,还要罚他个东道——吃喝时叫他给众人斟酒。免得二位争论!倍芴,只得将刀一齐入鞘,都说:“四哥说的最好,你先说一句,试试我们的才学,谁高谁低!
  亚油墩见二人应允,叫众寇一同团团坐下,说是:“众位听着,如今我说的不好,众位也罚我个东道!敝惶诳芤黄氪鹩,都说:“四哥快说,我们好听着,有味没味!崩钏牡溃骸拔揖椭缸耪庵还卵闼蛋!雁落沙滩,撞着打牲人必死!敝诳芴,齐都砸嘴,连声夸好道:“真是比得不错,我们听着,这才学比那醉写的李白,不在以下。这该周五你们哥俩的咧!快对呀!”那周五本来斗大的字认不了七升,哪能会对对联?
  急得张口瞪眼,抓耳挠腮。那王七却念过四五年书,心内灵透。
  他住家又挨着学堂,常听市村的那些学生讲究什么对字,所以他懂得个大概。且说王七见周五对答不来,便得意说道:“五哥你先慢慢的想想,我先对上一句,试试合四哥的意不合?”
  周五听了,并不言语。众寇一齐开言,说是:“很好!”王七带笑说:“众位听着,不要见笑。劈破玉龙飞彩凤,任意高腾!”
  众寇闻听,一齐大笑道:“好的,好的!四哥说了个雁落沙滩,王七弟的对了个劈破玉龙,活的死的都有;又有两句曲牌名儿!
  说着,又一齐掐着指头,算了一算,都是十一个字数儿,遂哄然共赞道:“大才!大才!吾等不敢不服你!贝耸敝芪寮钡妹嫱ê旃,说是:“你们可再等等。我对了,也对上句,看好不好!敝诳芩担骸笆沟,你快想就是了!
  不表众寇咬文嚼字,且说贤臣被白脸狼击了一掌,不敢言,只得任其捆绑,低头思想,暗暗叹气道:“我的恩重圣主,只知微臣山东放赈,哪知我半路亡身?微臣一身死无妨碍,只可惜误了国家大事,有关亿万民命。不能实受国恩;高堂父母,不能侍奉!
  且不表施公,却说壮士小西,自从往近方的去处取水,不敢迟慢,如飞的奔了村庄。走约三四里,但见前面有村子。好汉走上前来,瞧见偏东一家庄院,门前有座菜园,旁边一眼砖井。小西看罢,举步走至井边,并无汲水之物。刚要前行求告,忽见从里边走出一个老者,年纪五旬,肩担水桶,手内拿着细绳,来到井上。小西一见,连忙近前拱手,带笑开言,叫一声:“长者请了。在下是行路之人,从此经过。因伙计身有残疾,步履艰难;一时焦渴思水,在下故此前来,万望发善心,赐一器皿,取点水回去,好去解伙计之渴!蹦抢险咛,说是:“客人不必太谦,从来水火不算什么。这里有现成的水桶,你自己汲些儿上来。我去给你找一水罐,你好盛了,拿着回去。但不知你们那伙计今在那里等候?”关小西答说:“现在漫洼三义庙内!蹦抢险咛,说道:“客人,你快着汲水,我去给你拿水罐!彼蛋,老者慌慌张张,须臾拿到。小西此时将水已经汲到桶内。那老者说:“客人,我有一句话告诉你,依我说,你快着取了水去罢。你那伙计,时运要好,还许无事;要是走着低运,只怕此时早就没了性命。你们远方人,是不知道。
  那三义庙内,好似杀人场,陷人坑,时常强寇那里歇马,害的行人不计其数。青天白日,鬼神现形。不遇着他们,那是万幸;若是巧了,一时碰上,只怕你说破了唇舌,也不肯饶放。你快回去看看罢!不是玩的!毙∥魈,登时吓了个真魂失散,连忙拿着水罐,说是:“多承指教!备娲抢险,流星似的往回里便跑。一面跑着,一面犹疑。及到离庙不远,连忙闪目观瞧:但见庙外闹嚷嚷的,约有一二十匹马,拴在树上;许多小卒坐在树下,树旁挂着几十个袋。先前小西走过黑道儿,一见这光景,就知是江湖上的。众人都在那里席地而坐,一个个指手画脚,不知说些什么?蠢纯慈,只不见贤臣的影形。好汉登时心下着忙,口内连连说道:“不好!一定应了那老者的话!
  心中一急,怒气一攻,往庙里便闯将前去。不知关小西的性命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目录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闽ICP备17002340号-1
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