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l id="mllbl"></ol>

<tr id="mllbl"><output id="mllbl"></output></tr>
  • <strike id="mllbl"></strike>

    关闭

    正文

    第101回 施贤臣遵旨求雨 傻和尚闭锁空房

    施公案

    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    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    话表黑面僧现出原形,伏在龙棚。老佛爷闪目观看:是一条金色鲤鱼,爬在地上。老佛爷看罢,对文武用手一指,将要开口责说,忽见一阵腥风直扑面目,黑气上起。老佛爷觉腥膻难闻,忙往后退,复归宝座。又听呼的一声,那怪风仍刮得旋转天地。老佛爷复注目一看,还是那怪伏在旧处。看罢未及开言,天师连忙前行几步,大声喝道:“你这畜生!真乃野心不退。为何这等性急,陡起妖风,几乎有惊圣驾。你不想本爵未曾送神,你焉能脱身?今日本爵一片慈心救你,你这孽畜便该捐除兽心,牢记誓愿。要是再蹈前非不改,必逢天怒,定受天诛!即犯在本爵之手,难再想轻饶放过。”畜类也具羞恶之心,听着真人切责,直是低头蹙缩,觳觫之状,甚觉可怜。老佛爷本是仁德之主,看着,不忍将它处死,叫声:“妖物!今朝若非张爱卿代你说情,朕一定将你碎尸寸磔,以为兴妖祸世者戒。既洪教怜你修炼不易,概不根究,留你一命,再不可贻害生命。修得功圆行满,何愁不得归正?如今赦你无罪便了。”那怪听老佛爷圣谕,不住点头。真人见圣上已竟发落,急命法官符送众神归位;又转身叫声:“妖物,以后莫负圣恩!速去!”那怪听真人开了活命之恩,真是漏网之鱼,连忙驾起风奔回水沼。
      见了同类,又气又怒,怨说众水怪无义。那些众怪述说有神阻路厉害,才知是天师预遣天神空中阻挡,不能前进之故。那怪自讨了这场没趣,俱各相戒,再不轻赴北京。每日在沼内纯修,后话不表。
      且说老佛爷见雨已落,妖物现形,龙颜大悦。对天师叫声:“爱卿,适才求雨的那面铁牌,朕想颇有灵效,可称是仙家宝物。今仍在龙潭,必是不能再得。卿为祈雨济民,却将灵牌遗弃,朕甚惜之。这等仙传之物,爱卿果能还有几件?朕想用金牌更换,备存在龙神庙内;倘有时逢着旱灾流行,朕便派人用牌祈雨。”老佛爷言罢,真人连忙跪倒,口尊:“我主,臣那面铁牌,更不过是符印之灵,并非仙传宝物。虽已掷在深潭,到了夜静,龙宫自差水卒前来缴送。我主圣谕存留,微臣遵旨。当遣法徒,奉上龙神庙内。如逢时旱,我主仍命一位大员,不论何地龙潭,掷到水中,都有神验。天意所在,最忌宣泄,微臣不可预言。”佛爷听罢,叫声:“爱卿所奏,确为至理,朕为忧民事,亦当顺受天命。不知今日这雨落到几时?”天师道:“微臣敕令龙神行雨,就在一日为止。但微臣复有一事启奏万岁:适才微臣仰观雨景,只见正东甲乙方,忽起祥云瑞霭,笼罩一方。据臣看来,定有神人降凡。”老佛爷闻听,忙问道:“爱卿既然看出有神仙降世济民,不妨这事明奏,生在何处?日后访出实迹,必要钦加封号,不枉神仙降世临凡。”天师听老佛爷追问,连忙行礼,至龙棚清净之处,召遣值日神查明回报。值日神起到空中,霎时一看,便知就里,到天师面前报明。
      真人听罢,复对老佛爷奏道:“微臣已悉其事。这灵光瑞彩,乃是佛门慧根发现,在通州郡内。始因本地刘姓夫妻,吃斋念佛,积善感动西方世尊,说他夫妻行善不懈,该生一佛子,将来使他夫妻终归报乐。因遣罗汉降生,化成痴傻。刘好善夫妻故去,村人怜他憨傻,送到本庄三官殿内为僧。后果有菩萨与善财童子幻化僧尼,授他无字真经;又默有神人点化传法,遂悟澈佛门微妙。如今这傻僧要遁入深山,欲极本处供养之义,暗用佛法度化愚迷。他知我主颁旨求雨,通州官员集在城隍庙内,他便前去惊觉官民,在众官面前,许定今日午时求雨济众。
      合郡官见他疯傻,锁在空房之内。那僧先知此处微臣敕令龙神求雨,他暗中诵经相助。现今雨已应候,众官说他有异,俱各信服。雨落,禾苗勃然生长,一方共乐岁丰,万民欢声遍野。
      一为积些善功,再为报答乡里。从此便匿迹藏名,脱身世外;幽岩古洞,以待脱了凡骨,复返西方,移带刘好善夫妻齐升仙界。今这傻僧还在空屋奉经劝世。值日神回报如此。我主暗访通州城内,自有实迹。”佛爷听罢天师所奏,龙心暗道:“今民间有这等善人,能感动神佛,亦是国家祥瑞。朕还宫后,必须前去访明,看看这个神僧是何形象。”想罢,对张天师说道:“今日妖伏雨落,皆是爱卿之功力,候朕加封便了。”不须烦琐。
      且说通州傻和尚,自从锁在静室之内,那一夜把木鱼敲的梆梆不住,吵得众官俱未得安。到了次日清晨,施公同众官净面用茶已毕,仍去照常行香,参神拜圣。众僧等仍然各依本教科仪,修蘸念经,吹打法器。此时通州那些军民,听说有一游方傻僧,许定当日准能落雨,俱走来观看怎么求法。来到庙内,闻说和尚锁在空房,一齐纷纷说道:“京都皇帝,派本处官员求了这许多日,并未求得龙神落几点儿雨。不知那块来的这个傻秃,就敢说是行得了。现在旱得人都编出口号儿来咧!满街上作曲儿,唱什么:‘朝也拜,暮也拜,拜得日头倒干晒:早也求,晚也求,求得水滴都不流。’看这个傻和尚也是白捣乱就完了!”军民乱谈。忽听傻僧木鱼儿梆梆加力的击了三声,大声念道:叹世人,真可惜!作贪宫,为污吏。不积福,不克己,不忠不孝还不悌。口头言,甜如蜜;坏良心,黑似漆。坑拐谋骗把人愚。逞强梁,生巧计,机谋费尽千钧力,真可惜!并不顾头南脚北,倒成了手指东西!
      嘴里念着,木鱼敲的声音略小。念罢又大击三声,往下又念道:十方佛,他是谁?谁是我?黄梁大梦谁能脱?邀龙神,不得闲,布云童子哄了我。午时三刻不见云,未时六刻难救我。灵山佛,苦杀我,早沛甘霖慈悲我!
      憨声憨气流水的朗诵。那些军民听了,也有笑的,有说编排得好听的。此时众官拜毕众神,庙院散步,听了都不为意。
      只见有一下役上前禀道:“回众位老爷,西北起了黑云向东飞来。”众官闻听,各去纵目西望:果然云遮天日,似有风雨来到,俱各盼望。不料迟了片时,又一昂头,云已散尽,那红日炎炎如火一般,晒得大地更加炎热。看罢俱各烦闷,齐说:“可异!明明雨已落下,转眼又雾退云消呢?这傻僧说的甚妙,难道见着一片云,便算求了雨咧?分明是饿疯了,前来调谎骗食,还大着胆自定时刻,看他到底怎样?”施公听着众人所说,暗想这傻僧果然求不下雨来,他岂肯特来找打?要说他一定可行,却又午时已到,不见有雨。贤臣猜疑不定,忽听傻僧又打那木鱼更加乱响。众官道:“这傻僧也算有异处:精神不小。一夜闹得众人都不能闭目,咱们俱觉困倦。”只听他又在屋内傻声喊道:人人同说不着迷,一说善事便是疑。晨昏恶气冲天地,怒了龙天雨露稀。天不雨,你们急,怨说阴晴天不齐。天虽远,却难欺,人间善恶老天知。要求感召风合雨,一念之善起云霓。
      众人听他念罢,刚要转身回去,只听空房里木鱼儿又大敲了三声。不知往下还有什么话语。要知后事,且看下回分解。

    默认

    默认 特大

   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   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  手机版

   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    目录
    • 背景

    • 字体

    • 宽度

    夜间

    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   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闽ICP备17002340号-1

    书页目录
   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