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正文

第80回 淫妇忘八进衙 母女当堂对词

施公案

作者:贪梦道人 [全文阅读]
更新时间:2016/07/03

  贤臣说:“王兰芝,快些招来!”瞎子道:“爷爷容禀!本徒鹨,待晚饭后,打发表兄睡熟,把钱摸得,讹也是真,从头诉完。贤臣闻听,骂声:“刁奴才!本府分解你听:若是你的钱,无别味;要是回民舶钱,他不住的卖羊肉,接钱手上有油,钱上必有膻气。不然皂白难明。哪知本府专判奇怪之事。本府看你讹钱之过,理应重处,号枷于羊肉铺门首示众;因念你母孤寡无靠,拉下重打二十大板,免枷!鼻嘁麓鹩,用头号板打得两腿崩裂。打完跪在一旁。贤臣叫:“洪德,本府恕你苍老,免打回去!边低沸欢;鼗丶淼馨ご,心内不忍,将两串钱领出,与瞎子一串。王兰芝摸着,不顾疼痛,一齐叩头,欣然而去。
  又见从角门进来男女几人,上堂跪下。差人上前回禀施公:“小的等将陈魁、张义、陶氏带到!毕统及谑,公差退下。
  贤臣说:“报名上来!薄靶〉慕鹌坛驴!薄靶〉恼乓!薄靶「救颂帐!毕统继,叫声:“人来,把陈、张二人带下去,命陶氏快快实说!碧帐峡谧穑骸袄弦胩盒「救朔蛑髅骋孜,金铺打杂。小妇人终日闭户家坐。单夫独妻,度过光阴。
  无故招灾,拿进衙门,莫把旁言信以为真!毕统嘉盘,说:“刁妇住口!少得胡言。与我拶起来!”青衣答应,上前拶起来。恶妇人实难忍,满口说招。贤臣闻听冷笑,骂:“狗妇!不怕你不招!狈愿溃骸八尚,快些实说!碧帐峡谧穑骸按罄弦,是小妇人害了女婿;銎鸪驴,却是张义之错。夫主无能,家道贫寒,金铺做手艺,引诱东家入我之门。张义饮酒吃醉,陈魁又将女儿灌醉硬奸。陈魁又定计:门斗孟文科,缺少三亲六眷。便生心将他谋死,好拐女儿同走。安心把张义撂在京城。小妞又教女儿叫她应允小妇人母女同着他去。陈魁惟恐小妇人女儿不去,取出雕龙金子稳他!笔┕盘,叫声:“陶氏,金子不知有多重,快快说来!”陶氏说:“陈魁言及足足十两八钱。正面雕的是团龙。又说:‘金子为定,绝无更改。你母女跟我回南,快活无穷。你们母女害死孟文科之后,金子为聘,不必须媒。若不允从此事,金子退还!且阅概笔甭谟υ。小妇人三人定计,将文科灌醉,命根上用手一掐,孟文科立时丧命;放火把他烧得囫囵,料得真假无处去辨,便去掩埋,神不知鬼也不觉。哪知大老爷神目如电,看透其中情形。所招俱实!
  施公详理不假,内中又供出董成之金。施公想毕,又骂:“陶氏狗妇!你谋婿放火,带累邻右,齐遭回禄,居心何忍?”
  吩咐:“人来,先把他母女带下看守,不许交言串话!惫畲鹩Υ。施公复又想起一事,再叫把张氏带回问话。下役答应,带上跪下。问说:“本府问你:放火之先,怎么谋害你夫?”张氏见问,回答:“小妇人回过:陈魁早把夫主灌醉,同小妇人抬到房内,他掐着颈子,小妇人伸手揪他的命根。用力连揪带掐,只听哼的一声气绝。陈魁才去,留话:再听消息。小妇人害了命,无奈放火烧房!笔┕盘,骂声:“狗妇下去!不许与陈魁答话!惫钔讼。施公又叫:“人来,尔等去把孟文科邻右传来!毕乱鄞鹩Χ。立刻叫到堂上,跪下报名:“小的是门斗左邻张志忠!薄靶〉氖敲衔目朴疑崂钣谐。见大老爷叩头!笔┕担骸氨靖愣,并无别故。既是孟文科紧邻,张氏媒夫,难道不听见响动?”二人见问,一口同音,说:“并无动静。忽然今日起火!蔽粗笫氯绾,且看下回分解。
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手机版

扫一扫手机上阅读

目录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
读书网首页| 读书网手机版| 网站地图

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,请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换成@)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
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.
闽ICP备17002340号-1

书页目录
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
2019一肖中特-2019一肖中特马-2019一肖中特期期